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專訪淺堤:我們離去家鄉,才唱出高雄

進擊的高雄|音樂篇

專訪淺堤:我們離去家鄉,才唱出高雄

採訪當天,淺堤的四位成員在台北狹小的錄音室裡,邊為《婚禮之途》專場準備、邊談天說笑,淺提的慵懶與幽默裡,帶著來自高雄的真性情。

淺堤由主唱依玲、貝斯手方博、鼓手堂軒、吉他手紅茶,四位成員所組成。

採訪當天,淺堤的四位成員主唱依玲、貝斯手方博、鼓手堂軒、吉他手紅茶,正如火如荼地為即將來到的《婚禮之途》專場準備。在台北狹小的錄音室裡,四人正邊準備、邊說笑、邊埋怨窗外下著小雨,那晚餐該去哪裡。淺堤的慵懶與幽默裡,帶著來自高雄的真性情。

淺堤的四人彼此認識至今已過十多年,2021年底,挾帶著《婚禮之途》的發行,成立自己的公司「湯與海音樂有限公司」。依玲笑著說這個新的狀態,像是跟團員們命定的婚姻關係,有了更大的目標,也打算走得長長久久。

「湯與海」是方博取的,來自於他們2017年發行的首張EP,對他來說淺堤是個與海及土地脫不了關係的樂團,「湯」與「海」這兩個字,集結了生活與大自然的意涵。「湯與海都是水的狀態,」依玲說道:「可以小到日常生活大家都愛喝的湯,但是放大可以是我們來自的城市,甚至是台灣這個島嶼都跟大海很有關係。」

高雄與台北的距離

目前,方博跟堂軒住在永和,紅茶跟依玲則住在高雄,隨著練團及工作安排南北往返,彷彿是永遠都在出差的上班族。奔波的生活沒有規律可言,工作完回到高雄的家還無法休息,還有堆積的家務必須解決,和許多日常瑣事代辦。

淺堤期望未來能搬回高雄工作。

如此的忙碌和疲憊,讓人不禁好奇為什麼不搬到台北?依玲的答案是想要有天四人一起回到高雄工作。如今奔赴台北,是因為相較起高雄,北部的資源更加豐富,若要回到高雄,無論交通時間,或車馬費用都是額外的負擔,為此他們還需要幾年的累積,讓他人願意為了淺堤,接受從高雄出發的報價才行。

崇尚高強度工作的堂軒,則覺得高雄的生活太鬆了,「我覺得這有點像是磨練,就像從紐約回來的人強度會比較高,要把能力跟心境都練到在高雄工作也可以維持一個水準。」就像同樣來自高雄的樂團大象體操所說,因為有著在台北讀過大學及長住的經驗,才有實力搬回高雄工作。

離開高雄與否所帶來的影響,並不是一言兩語能夠清楚說明,但持續移動過程確實造就不同,讓淺堤看事情的角度不斷改變,讓他們的音樂不同於高雄,也不同於台北,而是像是水一般自如變換。

與家鄉的十年

淺堤的起源,可以從2010年開始舉辦的淺動音樂文藝營說起。這個簡稱「淺動」的營隊,是由大象體操的吉他手張凱翔所創辦,依玲、堂軒及紅茶都曾擔任過工作人員,帶著許多高中生踏入音樂業界。

2021年,淺動來到第十屆,過往的學員成了淺堤專場幕前幕後的工作人員,堂軒説:「淺動是一個從高雄出發的活動,帶動許多南方音樂人,所有樂器行、練團室,成發的時候也會找高雄的團來演出,整個高雄的音樂圈是很緊密的。」

十年的緣分在高雄彼此牽動,也連結到依玲的故鄉——澎湖。澎湖出生長大的她,老是跟團員說著關於澎湖的種種難忘,也讓團員意外地發現,原來有不少澎湖人落腳於高雄,如今已搬回澎湖的MV導演李彥勳,也曾是述說鄉愁的其中一人。

最早李彥勳提議要在臺華輪——這艘往返高雄和澎湖馬公的豪華客輪上進行live表演時,並未讓淺堤動心,後來紅茶一查才驚覺,「原來臺華輪跟我們差不多大,一樣30歲了,而它即將在明年退役。我們這張《婚禮之途》也是在講30歲的心境,剛好跟它結個緣。」

打開Youtube上臺華輪live的影片,開頭的一顆長鏡頭看著依玲帶領著觀眾,以及臺華輪的故事一起登船,從〈禮物〉到〈水母漂〉,從早晨唱到夕陽。一首首的演唱是獻給同樣三十歲的臺華輪,也獻給「所有在本島落地的澎湖移民」。

開啟對話的公路之旅

從2016年首張EP裡的的〈怪手〉,到2021年發布的專輯《婚禮之途》,最大的不同是對話。過往的淺堤等著依玲有了思緒,寫了歌,才開始專輯的製作。這次團員間花了許多的時間對話,分享自己的故事,才統整出概念,由方博梳理曲目,打造了這趟恆春之旅。

隨著〈下南州〉一起踏上高速公路,帶著祝福般的〈禮物〉來到婚禮現場,擁抱著輕快〈恆春花絮〉,在〈呱呱墜地以後〉稍作小憩,最終駛回家中,度過〈又一個漫長的下午〉。從序曲啟程直到結束,這張專輯是一場完整的公路之旅,也是一趟自我和解的路程,走著,聽著,好像豁然開朗了,讓不少人覺得,淺堤的歌好像比以往更活潑了。

淺堤的主唱依玲覺得,在新專輯《婚禮之途》變得更願意溝通了。

「我覺得不是叫活潑,應該說更願意溝通。」依玲回應,一開始的〈怪手〉是避開自己單純的陳述,等著他人來理解,因此寫了許多與土地議題有關的歌,包括〈高雄〉和〈叨位是你的厝〉,「那些土地的議題是在展現我自己,也是在保護我自己。可是隨著創作,音樂人一定得把自己打開,去探索自己。」

樂團的變動,海外的演出,一次次轉變了依玲,才在2017年的EP《湯與海》有了溝通的念頭,2020年的專輯《不完整的村莊》中探索自我,「我在把倔強的自己,跟另外一個不倔強的我,所對話的過程給大家看。」

拍謝少年的維尼作為《婚禮之途》誕生的見證人,曾對他們說過,30歲的自己就是要讓20歲的自己,覺得現在的樣子有夠秋。雖然對淺堤而言,現在的模樣還不及圓夢,卻也有了踏實感,一首首歌曲,一張張專輯,正是他們搬回高雄的返家之途。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大船出港,進擊的高雄三部曲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Mion
  • 攝影/蔡傑曦
  • 編輯/陳湘瑾
  • 核稿/梁雯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