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經典同志電影《藍宇》20周年:關錦鵬追求動人故事

導演關錦鵬回顧當年製作《藍宇》的點滴。

2001年的此刻,在導演關錦鵬的鏡頭裡,原本情慾的網路小說《北京故事》,成了動人的悲戀電影《藍宇》。哥哥般帥氣護人的27歲高幹子弟陳悍東(胡軍飾),與純情真摯的18歲大學生藍宇(劉燁飾),呈現的不只是經典同志愛情,更反映了大時代下每個人的選擇與掙扎。如今20年飛逝,再次觀看,也別具意義。

關錦鵬導演最會拍的是「女人戲」,他電影中的女性動人、細膩,舉手投足都充滿情緒,領著觀眾隨之走入電影的故事中。然而關錦鵬不只述說女性故事,而是動人故事。第38屆金馬獎拿下最佳導演的《藍宇》,便是為此而生。

刪減的片段 是剪接師張叔平的驚喜

關錦鵬很少看自己的電影,他總說拍完了就讓它去了。若非被選作2021年香港電影節的焦點影人,他大概也不會再次觀看《藍宇》。專訪問起重看後的想法,導演只淺淺地說著,「我覺得修復得很好,那個光、那個顏色,張叔平調理得很好。」

回憶那時,關錦鵬特別感謝擔任美術指導與剪接的張叔平:「我跟他的合作,比起討論,我更期待是當我照劇本拍好,他會剪出怎麼樣的內容。張叔平常常透過顏色、剪接、節奏等等,用他的判斷給出許多情境。」

以陳悍東離開藍宇後的婚姻生活為例,最初在討論剪輯時,關錦鵬原想保留陳悍東與妻子林靜平貌合神離的婚姻生活,但張叔平的初剪卻刪去這個片段。「蛤?叔平,這真的有那麼不好嗎?」面對關錦鵬的疑惑,張叔平只叫他明天再來,看放入婚姻生活的版本會是如何。隔日關錦鵬便了解張叔平的捨去是對的。

最終呈現在觀眾面前的,便是當陳悍東與前妻林靜平的婚紗快門閃起,直接切到多年後與藍宇在機場再次相遇,中間時光的飛逝、模糊的空白。也呼應了陳悍東的內心:少了藍宇的日子,發生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導演說,藍宇的初次出場其實沒有拍好。最初安排是在俱樂部裡,陳悍東靠在吧檯表達自己對藍宇的興趣,便走到他身旁、搭著肩膀聊了幾句。

不過張叔平給了另外一種登場方式,讓陳悍東準備走向他的剎那,直接切到飯店房間裡裸身看著電視的藍宇,讓觀眾更能感受到這個純真的大學生,在陳悍東的呵護下情竇初開,「那個力道肯定比我原本想的更大。」關錦鵬說。

片中胡軍與劉燁分手後,娶工作上結識的女子為妻。

張叔平選擇刪除的片段,製片張永寧卻選擇放回電影中。這次上映的《藍宇》修復版,相較DVD版,最大的差異便是拿掉了兩個鏡頭。一個是陳悍東與林靜平的婚姻生活,一個是陳悍東出獄後,聽著藍宇在雪景中唱著黃品源經典的《你怎麼捨得我難過》。當問起這個不同,導演說了一句:「我已經原諒張永寧了。」

原來當年在戲院獲得一片好評的《藍宇》,正要以DVD發行時,製片張永寧為回應市場的需求,便將導演關錦鵬及剪接張叔平所捨去的兩個鏡頭,重新放入電影中。如今的解釋輕描淡寫,但當年每顆鏡頭的剪接可都是精心安排。

我追求的 是哪個場景感動了你

關錦鵬回憶,一次到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播放《藍宇》,映後當學生紛紛離去,剩一位中性打扮的女學生留在座位。導演詢問是否有些疑問?她搖搖頭說沒有,她只是想說「謝謝」。她與前女友相戀兩年、已分手兩年,記憶裡似乎不存在著兩人的過去,但看著《藍宇》的結尾,她彷彿看見兩人這四年裡發生的種種。

電影結尾是陳悍東從車內望向工地,思念已經離去的藍宇,油門踩下,窗外的工地欄板飛逝而過,直到謝幕。導演笑著聊到,這顆鏡頭其實是場意外,在拍攝別墅戲的那些日子,每天經過大天橋底下的工地,看著看著,關錦鵬便隨手請攝影師拍下這些欄板不停閃過的場景。

雖然劇本裡沒有這段,導演也沒想過要真的使用,但就被張叔平剪入結尾之中,像是回憶的走馬燈,也像是荏苒的日常,成了悍東最後寂寞而悠長的悲傷。

電影裡,關錦鵬也投入自身情感。看著胡軍與劉燁戲裡戲外都如兄弟一般,導演的個人經驗裡,也像藍宇一樣喜歡年長的、哥哥般的對象,「想必這是連躲也躲不掉的,很多情感面都從藍宇的身上帶到我自己。」或許也因為如此,觀眾對於藍宇總是多了一點關心與疼惜。

1996年,關錦鵬導演透過紀錄片《男生女相:華語電影之性別》在威尼斯影展公開同性戀的身份,成為香港第一位出櫃的導演。那時全世界似乎都期待著他大張旗鼓,拍出一部部同志故事。

但對關錦鵬而言,同志角色、悲戀都不是重點,他所追求的是電影裡的記憶點,觀眾能被哪些場景、鏡頭所感動,「我跟編劇魏紹恩合作構思劇本時,不見得是同志電影、主角是同志,能感動觀眾的,我才會放進去。」

如今電影重映,關錦鵬深感社會對於同志的接受與認同變化許多,「就說我的學生好了,我放《藍宇》給他們看,裡面的故事與關係,對他們而言就是兩個個體發生的情感與情慾生活,不帶著既定俗成的眼光去看待『LGBT+』。」

忙碌的關錦鵬,除了明年(2022)年初監製新導演祝紫嫣的作品,也繼續在香港城市大學任教。看著現在的香港,他總鼓勵學生,面對這兩年的變化,該有些劇本和片子將其記錄下來。

雖然現在的香港已回不到過去動輒千萬預算的1980、90輝煌年代,但關錦鵬關注到的是年輕創作者及觀眾,渴望著發生在自己身邊的香港故事。與魏紹恩著手下個劇本的關錦鵬,也期待著未來的香港能誕生出怎麼樣的創作火花。

|延伸閱讀|

Mion

讀的是食物設計,寫的是影劇,做的是Podcast。現任《VERSE》聲音部編輯,畢業於米蘭工設學院。嘗試著各種說故事的方式。

更多Mion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是老闆也是員工,全公司只有一個人的出版社

文化閱讀

是老闆也是員工,全公司只有一個人的出版社

只要對一件事保持絕對的熱情,一個人也能獨立完成。例如,開一間出版社。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下):拍電影正是因為愛看電影

人物電影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下):拍電影正是因為愛看電影

九把刀與柯孟融,兩位因為曾經合作而惺惺相惜的電影導演,他們拍故事、寫故事,各有自己作業的一套方法。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上):從失去的愛犬開始,將人生轉換成戲

人物電影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上):從失去的愛犬開始,將人生轉換成戲

2022年「台北電影獎」入圍導演中的九把刀與柯孟融的兩位,分別以《月老》、《咒》入圍最佳導演獎。這兩部破億票房作品裡的一幕幕,有著他們對人物的用心刻畫,還有一部分是他們生活中曾經有過的經驗與體悟。那些曾在人生中的片段,都被他們選擇以電影的形式恆久保留。

專訪《修行》導演錢翔:守住婚姻到底得到什麼?

人物電影

專訪《修行》導演錢翔:守住婚姻到底得到什麼?

相隔7年,導演錢翔再度與演員陳湘琪合作拍攝電影《修行》,男主角則由陳以文擔綱。本片獲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改編劇本獎,也在今年台北電影節入圍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女主角。

十年破蛹,專場直擊——聲子蟲的新專輯與回歸

文化音樂

十年破蛹,專場直擊——聲子蟲的新專輯與回歸

睽違十年,台灣後搖滾名團聲子蟲(Bugs of phonon)以生涯第二張專輯《真面目》回歸樂壇,並以《A DECADE》為名舉辦專場巡演,用更全面的視聽饗宴喚撼動新舊樂迷。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戲劇文化最新消息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由阮劇團與劇場空間臺港共製的舞臺劇《皇都電姬》,以臺港兩座即將被拆遷的「電姬戲院」與「皇都戲院」為故事背景,藉由回溯臺 港母語電影的黃金時代,探討母語文化失根的過程。2022年《皇都電姬》演員製作陣容全新升級,並進一步融入「元宇宙」(mataverse)議題,在魔幻又前衛的世界中,交織出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國際觀念電影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當影視圈都在追求「大IP時代」的效益時,在商言商,需要投資大場面與大調度的戰爭類型電影還有搞頭嗎?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國際觀念電影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由湯姆.克魯斯所主演的《捍衛戰士:獨行俠》不僅叫好又叫座,這齣睽違36年的續集更創下巨星演員從影以來生涯最佳開票紀錄,但你可曾知道,當年拍完第一集後,阿湯哥可是極力想與這部電影劃清界線,甚至直言「這可能會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電影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Top Gun》台灣片名譯為《捍衛戰士》,其他華語國家或地區皆翻譯成《壯志凌雲》,然而當國民黨政府還在中國大陸時,確實有部軍事電影叫《壯志凌雲》(1936年)。原以中國東北抵抗日本為背景,囿於蔣政權先反共再抗日的政策下,腳本被審查反覆的修改,最後變成抵抗匪徒侵略的模糊說法。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人物文化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在劇場界活躍將近四十載的劉若瑀,於2021年接下臺北表演藝術中心(以下簡稱北藝中心)董事長一職。從與「優人神鼓」在山林裡排演練功的生活轉身「入世」到熱鬧的士林,打破了許多人對劉若瑀的想像。北藝中心歷經九個寒暑的曲折,漫長而艱辛,2022年3月,終於正式開啟試營運,讓台灣多了一個全新的文化地標與重要藝術機構。在這個特別的時刻,《VERSE》社長張鐵志和劉若瑀董事長進行了一場深刻的長訪談,分享對北藝中心未來的展望,尤其是對青年世代創作者的期許,以及如何讓台灣在十年之後,可以成為世界級的表演藝術重鎮。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