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舒米恩 ✕ 桑布伊:原民創作者獻給海島的旋律

卑南族音樂人桑布伊(Sangpuy Katatepan Mavaliyw)

台灣原住民族歌舞是共生的群體情感,是身與聲的能量共振,千年來他們在這塊土地上彼此扶持,於季節流轉間吟頌真摯的謝天手勢。台灣這座海島的孕育創造了8000年的旋律,各族族語自地底萌芽,以歌舞傳統灌溉滋長,充滿生命力的海島,守護著目前共計16族的原住民文化。

2021年,原民文化仍持續於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中努力深根茁壯,當代族人以傳統為本,創作出各式各樣撼動人心的藝術作品。然而音樂領域中,絕不容錯過的,是不約而同屢獲金曲獎肯定,同樣來自台東海岸的兩位部落之聲:

卡大地布部落卑南族歌手桑布伊(Sangpuy Katatepan Mavaliyw),以及阿美族歌手舒米恩(Suming Rupi)。兩人皆以台灣原住民族語為創作基底,純樸而真摯的旋律,總能輕易穿越語言的藩籬,帶給海島人民乃至全球聽眾,一份難以形容的原始悸動。

台東夜空的兩顆星星

台東依山傍海的自然環境居住著六族台灣原住民,舒米恩的老家都蘭部落位於都蘭山腳,沿岸緊臨廣闊太平洋。相隔40分鐘車程距離,則是桑布伊的卑南族卡大地布部落。

生長於這塊受祝福的土地,舒米恩與桑布伊,兩位詩人般的創作者,以原住民族耳熟能詳的虛詞文化創作旋律,再使用族語填詞。像音符一樣,不具意義的固定虛詞無法靠語言翻譯,但充滿畫面與想像的情感,卻能透過吟唱保留,精準傳達。

桑布伊回憶起自己甫退伍的那段日子,舒米恩曾特地騎車到卡大地布找他談天,不同族群的兩人,在音樂創作與文化傳承上,擁有同樣的熱情與堅持。「Surimet(勤勞),很努力的一個人!」桑布伊用卑南單字形容印象裡的舒米恩,那個與他年紀相仿,和自己討論文化傳承的阿美族青年。「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桑布伊的語氣不帶一絲保留,盡可能詮釋舒米恩的勤懇。

「Fangcalay,美好的。」舒米恩也用阿美單字形容桑布伊,他印象裡的桑布伊卑南文化底蘊深厚,相處起來親切幽默。桑布伊的音樂氣勢磅礡,與私下樂天開朗的性格形成反差,講到這裡舒米恩笑了出來,笑聲中,帶著珍惜與敬愛。

那夜台東星空下的機車會面,兩人都不知道,20年內他們將各自獲得數次金曲獎,並接連獲邀國際音樂節演出機會。若有人好奇,能否用一個例子具體形容原住民族互助與分享的天性?surimet的舒米恩與fangcalay的桑布伊,應成為最美麗的回答。

阿美族創作歌手舒米恩(Suming Rupi)

生命繼續向前—Suming舒米恩

當代原住民青年,幾乎都認得舒米恩的聲音。有別於過去族語音樂帶給大眾的經典印象,舒米恩將阿美族文化與族語融入當代多元曲風,這種摩登卻不失傳統脈絡的聽覺衝擊,使舒米恩的音樂輕易跨越族群疆界。

青春期的舒米恩如同其他都蘭少年,在蔚藍海岸踩踏石頭成長,都蘭山壁實實在在,台東烈陽,將影子照得清清楚楚。舒米恩愛音樂,特別喜歡周杰倫、張震嶽和蔡健雅,回溯高二那年,他以日記形式開始嘗試創作中文歌曲,即在音樂比賽中接連獲獎。

當兵時期的舒米恩,在軍中結識了幾位同樣熱愛音樂的原住民族人,他們分別來自排灣與卑南部落,與舒米恩所累積的中文創作不同,幾位同袍早已熟練以族語創作,這樣的的刺激,促使他正式開始以阿美族語進行創作。2002年,與好友以「圖騰樂團」出道,創作母語歌曲。

「學習傳統的關鍵在於你的創作要有脈絡,才會在當代具有代表性。」舒米恩努力抓緊轉瞬即逝的每個細節。「我很認真去學一些吟唱的母語歌,那些東西內化變成我的素材,然後我就用那種概念,再重新創造『現代的吟唱』,聽起來同時帶有傳統歌的韻味。」舒米恩習慣以阿美族虛詞譜曲,再填入族語或中文歌詞,族語承載文化,中文則開啟溝通。

2010年發行的首張個人創作專輯《Suming》,初探即獲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肯定。至今已發行五張原創專輯,以馬蘭阿美族語及中文同時進行創作,這般才華,使舒米恩成為歷年來金曲與金音的熟面孔。不僅如此,八年前開始,舒米恩在故鄉都蘭創辦「阿米斯音樂節」,他期盼這片土地上所有族群皆能擁有一個自由分享創作的交流平台。

聆聽舒米恩的多元創作,或許,我們能以〈不要放棄Aka pisawad〉一曲,意會都蘭山海賦予舒米恩的祝福:「ano tala'ayaw, tatiih to, fancal to, sahto nga'ayay.」(如果生命繼續向前,不論遇到壞的、好的,都是值得經驗的。)

唯有愛是越分越多—Sangpuy桑布伊

桑布伊童年有個卑南語綽號叫「dare」(泥土)。當年,臨盆在即的母親仍秉持卑南精神跪在田裡拔地瓜,大腹便便經常沾滿土灰。回望這段部落記憶,實則是個美麗寓言,誰也不知道,捧在族人掌心惹人憐愛的寶寶dare,將在成年後擔任卑南歌謠傳唱者且揚名國際。

桑布伊共發行三張專輯,每首歌曲皆以卑南族語創作。桑布伊每每發行,在金曲獎上總有傲人成績:首張同名專輯《Dalan 路》入圍五項;第二張《椏幹 Yaangad》入圍七項;第三張《得力量 pulu’em》更於今年以最高紀錄入圍八項大獎。

桑布伊的成功不是偶然,他的作品不僅在國內受肯定,甚至多次榮獲國際大獎。談起傲人佳績,午後剛從農田歸返,自稱農人的桑布伊,以謙卑的語調感謝所有評審老師和喜愛自己音樂的朋友。他將榮耀歸功創作夥伴,更把所有際遇形容成祖先美好的安排。

桑布伊充滿靈魂的作品除了音樂美學格局龐大,亦還原記錄了古調吟唱規範,他的創作方式與卑南族傳統相同,先譜曲後填詞。桑布伊無時無刻不在創作,曾在果園務農時因緬懷已故親人譜出〈撫摸 maaplras〉,更在地球彼端挪威,接近極地的永晝城鎮創作出母語歌曲〈路dalan〉。

「因為我們沒有文字,所以我們需用音樂、用故事來講述,傳承我們的傳統規範、倫理道德。」桑布伊誠懇地介紹原住民族口傳文化。若選擇一首創作送給故鄉,桑布伊會選〈擁抱 maava〉:「nu litek u lra, uri pasenasenaw ku.」(如果你覺得冷,我會給你光的溫暖。)「是一種寬容,是一種天地萬物信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去給別人希望或者去照顧別人。」

就像父親囑咐他的信念:「哪裡需要,我們就去被人家需要。」桑布伊的謙卑與責任感,不僅體現於音樂創作,或許,在日新月異的現代社會,他是來自東岸,風雨中保護樹根的泥土dare,是這座海島上,千年流傳的卑南精神。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7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寫時代的歌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諮商師周慕姿提醒二十世代:關於未來  我們只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觀念重磅

諮商師周慕姿提醒二十世代:關於未來 我們只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諮商心理師周慕姿訴說自己的成長經驗,提醒可能正面對迷茫的20世代:不要急,慢慢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獨有的路。

從Plan b到Alife:持續推動城市規畫與生活解決方案

商業重磅

從Plan b到Alife:持續推動城市規畫與生活解決方案

「Plan b 第二計劃」不只是一間空間設計公司,戰線從永續發展、品牌策略到空間活化,並推出以「Alife」居住概念的生活服務產業。

哲學作家朱家安 :二十世紀最後的少年 反思跨時代脈動​

觀念重磅

哲學作家朱家安 :二十世紀最後的少年 反思跨時代脈動​

當台灣進入21世紀,網路致使橫空出世的自由、社會價值框架重新打破再定義,哲學作家朱家安書寫現下20世代所面對那瞬息變化的情境。

黃崇凱 VS. 拍謝少年(下):乘著「新台風運動」 飛向有夢的未來

文學音樂

黃崇凱 VS. 拍謝少年(下):乘著「新台風運動」 飛向有夢的未來

當黃崇凱遇上拍謝少年,出身同時代的創作者們重新審視「台派」標籤,細數關於自己和彼此創作脈絡的過去和未來。

黃崇凱 VS. 拍謝少年(上):台派中年站出來!文學與搖滾樂的共時宇宙

文學音樂

黃崇凱 VS. 拍謝少年(上):台派中年站出來!文學與搖滾樂的共時宇宙

當作家黃崇凱遇上拍謝少年樂團,出身同時代的創作者們開懷地暢聊關於創作、關於彼此、關於文學與音樂的那些大小事。

張志祺的雙贏絕招:比起一個人獨鬥  更會找一群人打群架

人物重磅

張志祺的雙贏絕招:比起一個人獨鬥 更會找一群人打群架

「志祺七七」訂閱數有八十幾萬,作為YouTuber並不是最多,但張志祺在社會議題上有一定聲量,一路走來他不斷探索、尋找合作的各種可能。

金曲作曲人HUSH如何妖言惑眾,重新定義「衣櫃歌手」?

人物音樂

金曲作曲人HUSH如何妖言惑眾,重新定義「衣櫃歌手」?

以「妖」表達個人特質,創作歌手HUSH作詞、作曲,也寫書、底片攝影,更以《安和》一曲獲今(2021)年金曲獎最佳作曲人。

金曲歌后曹雅雯《自本》:以台語音樂展露藏不住的優雅與自信

人物音樂

金曲歌后曹雅雯《自本》:以台語音樂展露藏不住的優雅與自信

金曲32的大贏家,曹雅雯以《自本》專輯展現出新時代台語歌的優雅與自信,也象徵曹雅雯的破框而出,台語女歌手不必再受限於苦情歌路。

追溯HUSH的詞曲創作之旅:從與陳綺貞、張惠菁、林夕的相遇出發

人物音樂

追溯HUSH的詞曲創作之旅:從與陳綺貞、張惠菁、林夕的相遇出發

以蘇慧倫的〈安和〉一曲入圍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的HUSH,從作詞的創作啟蒙出發,細數寫他人的歌與為自己寫歌的差異。

迪拉:不知道怎麼寫歌時,就再聽一次宋岳庭〈Lifie's a struggle〉

重磅音樂

迪拉:不知道怎麼寫歌時,就再聽一次宋岳庭〈Lifie's a struggle〉

〈Life‘s a struggle〉是宋岳庭過世後隔年才發行的經典之作。迪拉說,永遠記得第一次聽到歌詞中寫實到殘忍的punchline,內⼼衝擊之⼤!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