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舒米恩 ✕ 桑布伊:原民創作者獻給海島的旋律

卑南族音樂人桑布伊(Sangpuy Katatepan Mavaliyw)

台灣原住民族歌舞是共生的群體情感,是身與聲的能量共振,千年來他們在這塊土地上彼此扶持,於季節流轉間吟頌真摯的謝天手勢。台灣這座海島的孕育創造了8000年的旋律,各族族語自地底萌芽,以歌舞傳統灌溉滋長,充滿生命力的海島,守護著目前共計16族的原住民文化。

2021年,原民文化仍持續於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中努力深根茁壯,當代族人以傳統為本,創作出各式各樣撼動人心的藝術作品。然而音樂領域中,絕不容錯過的,是不約而同屢獲金曲獎肯定,同樣來自台東海岸的兩位部落之聲:

卡大地布部落卑南族歌手桑布伊(Sangpuy Katatepan Mavaliyw),以及阿美族歌手舒米恩(Suming Rupi)。兩人皆以台灣原住民族語為創作基底,純樸而真摯的旋律,總能輕易穿越語言的藩籬,帶給海島人民乃至全球聽眾,一份難以形容的原始悸動。

台東夜空的兩顆星星

台東依山傍海的自然環境居住著六族台灣原住民,舒米恩的老家都蘭部落位於都蘭山腳,沿岸緊臨廣闊太平洋。相隔40分鐘車程距離,則是桑布伊的卑南族卡大地布部落。

生長於這塊受祝福的土地,舒米恩與桑布伊,兩位詩人般的創作者,以原住民族耳熟能詳的虛詞文化創作旋律,再使用族語填詞。像音符一樣,不具意義的固定虛詞無法靠語言翻譯,但充滿畫面與想像的情感,卻能透過吟唱保留,精準傳達。

桑布伊回憶起自己甫退伍的那段日子,舒米恩曾特地騎車到卡大地布找他談天,不同族群的兩人,在音樂創作與文化傳承上,擁有同樣的熱情與堅持。「Surimet(勤勞),很努力的一個人!」桑布伊用卑南單字形容印象裡的舒米恩,那個與他年紀相仿,和自己討論文化傳承的阿美族青年。「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桑布伊的語氣不帶一絲保留,盡可能詮釋舒米恩的勤懇。

「Fangcalay,美好的。」舒米恩也用阿美單字形容桑布伊,他印象裡的桑布伊卑南文化底蘊深厚,相處起來親切幽默。桑布伊的音樂氣勢磅礡,與私下樂天開朗的性格形成反差,講到這裡舒米恩笑了出來,笑聲中,帶著珍惜與敬愛。

那夜台東星空下的機車會面,兩人都不知道,20年內他們將各自獲得數次金曲獎,並接連獲邀國際音樂節演出機會。若有人好奇,能否用一個例子具體形容原住民族互助與分享的天性?surimet的舒米恩與fangcalay的桑布伊,應成為最美麗的回答。

阿美族創作歌手舒米恩(Suming Rupi)

生命繼續向前—Suming舒米恩

當代原住民青年,幾乎都認得舒米恩的聲音。有別於過去族語音樂帶給大眾的經典印象,舒米恩將阿美族文化與族語融入當代多元曲風,這種摩登卻不失傳統脈絡的聽覺衝擊,使舒米恩的音樂輕易跨越族群疆界。

青春期的舒米恩如同其他都蘭少年,在蔚藍海岸踩踏石頭成長,都蘭山壁實實在在,台東烈陽,將影子照得清清楚楚。舒米恩愛音樂,特別喜歡周杰倫、張震嶽和蔡健雅,回溯高二那年,他以日記形式開始嘗試創作中文歌曲,即在音樂比賽中接連獲獎。

當兵時期的舒米恩,在軍中結識了幾位同樣熱愛音樂的原住民族人,他們分別來自排灣與卑南部落,與舒米恩所累積的中文創作不同,幾位同袍早已熟練以族語創作,這樣的的刺激,促使他正式開始以阿美族語進行創作。2002年,與好友以「圖騰樂團」出道,創作母語歌曲。

「學習傳統的關鍵在於你的創作要有脈絡,才會在當代具有代表性。」舒米恩努力抓緊轉瞬即逝的每個細節。「我很認真去學一些吟唱的母語歌,那些東西內化變成我的素材,然後我就用那種概念,再重新創造『現代的吟唱』,聽起來同時帶有傳統歌的韻味。」舒米恩習慣以阿美族虛詞譜曲,再填入族語或中文歌詞,族語承載文化,中文則開啟溝通。

2010年發行的首張個人創作專輯《Suming》,初探即獲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肯定。至今已發行五張原創專輯,以馬蘭阿美族語及中文同時進行創作,這般才華,使舒米恩成為歷年來金曲與金音的熟面孔。不僅如此,八年前開始,舒米恩在故鄉都蘭創辦「阿米斯音樂節」,他期盼這片土地上所有族群皆能擁有一個自由分享創作的交流平台。

聆聽舒米恩的多元創作,或許,我們能以〈不要放棄Aka pisawad〉一曲,意會都蘭山海賦予舒米恩的祝福:「ano tala'ayaw, tatiih to, fancal to, sahto nga'ayay.」(如果生命繼續向前,不論遇到壞的、好的,都是值得經驗的。)

唯有愛是越分越多—Sangpuy桑布伊

桑布伊童年有個卑南語綽號叫「dare」(泥土)。當年,臨盆在即的母親仍秉持卑南精神跪在田裡拔地瓜,大腹便便經常沾滿土灰。回望這段部落記憶,實則是個美麗寓言,誰也不知道,捧在族人掌心惹人憐愛的寶寶dare,將在成年後擔任卑南歌謠傳唱者且揚名國際。

桑布伊共發行三張專輯,每首歌曲皆以卑南族語創作。桑布伊每每發行,在金曲獎上總有傲人成績:首張同名專輯《Dalan 路》入圍五項;第二張《椏幹 Yaangad》入圍七項;第三張《得力量 pulu’em》更於今年以最高紀錄入圍八項大獎。

桑布伊的成功不是偶然,他的作品不僅在國內受肯定,甚至多次榮獲國際大獎。談起傲人佳績,午後剛從農田歸返,自稱農人的桑布伊,以謙卑的語調感謝所有評審老師和喜愛自己音樂的朋友。他將榮耀歸功創作夥伴,更把所有際遇形容成祖先美好的安排。

桑布伊充滿靈魂的作品除了音樂美學格局龐大,亦還原記錄了古調吟唱規範,他的創作方式與卑南族傳統相同,先譜曲後填詞。桑布伊無時無刻不在創作,曾在果園務農時因緬懷已故親人譜出〈撫摸 maaplras〉,更在地球彼端挪威,接近極地的永晝城鎮創作出母語歌曲〈路dalan〉。

「因為我們沒有文字,所以我們需用音樂、用故事來講述,傳承我們的傳統規範、倫理道德。」桑布伊誠懇地介紹原住民族口傳文化。若選擇一首創作送給故鄉,桑布伊會選〈擁抱 maava〉:「nu litek u lra, uri pasenasenaw ku.」(如果你覺得冷,我會給你光的溫暖。)「是一種寬容,是一種天地萬物信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去給別人希望或者去照顧別人。」

就像父親囑咐他的信念:「哪裡需要,我們就去被人家需要。」桑布伊的謙卑與責任感,不僅體現於音樂創作,或許,在日新月異的現代社會,他是來自東岸,風雨中保護樹根的泥土dare,是這座海島上,千年流傳的卑南精神。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7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寫時代的歌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那些音樂教會我們的事:胡乃元談TC音樂節

人物廣編音樂

那些音樂教會我們的事:胡乃元談TC音樂節

2004年小提琴家胡乃元返國創辦TC音樂節、聚集海內外優秀人才,一起為台灣而奏。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文化閱讀音樂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繼2004年《聲音與憤怒》、2010年《時代的噪音》後,作家aka VERSE 本刊社長張鐵志再度回到他的「老本行」——搖滾樂的文字書寫。最新出版的《未來還沒被書寫:搖滾樂及其所創造的》將許多「還沒被好好說過、但應該被知道的搖滾故事」紀錄成冊,橫跨多方領域的香港作家廖偉棠特別為此書寫推薦序,並回應作家「搖滾樂就是要take risks」的核心精神。

【VERSE VOL. 12】選擇蔬食,選擇一種生活

重磅

【VERSE VOL. 12】選擇蔬食,選擇一種生活

吃蔬食不只是每一餐、甚至是生活態度的新選擇,這個選擇也許會對世界產生一點點影響。你不用是純素主義者,而可以是一個彈性蔬食主義者(flexitarian)。

「茶之魔手」為何能夠成為最狂南部茶飲王國?

商業重磅

「茶之魔手」為何能夠成為最狂南部茶飲王國?

你知道全台唯一擁有自有茶園,且全品項皆使用台灣茶的連鎖手搖品牌是哪一間嗎?答案是從府城台南起家、在全台擁有520間門市的「茶之魔手」。在南台灣,幾乎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茶魔」搶眼的紅底白字、黃色圖案的招牌身影。品項多達200項、價格親民的茶之魔手,甚至有些趣味的都市傳說在民間流傳:「展店只開在三角窗位置」、「史上最好喝的隱藏版飲料:薄荷奶茶加咖啡凍」⋯⋯種種傳說,都讓這間鮮少接受媒體採訪的南部茶飲王國,有著不同於一般手搖飲料品牌的神祕面紗

有植物、自然光和貓的地方,讓我安心:插畫家卓霈欣

人物文化重磅

有植物、自然光和貓的地方,讓我安心:插畫家卓霈欣

《VERSE》第11期封面邀請2021年榮獲波隆那SM國際插畫家大獎的台灣插畫家卓霈欣描繪她理想中的圖書館。「植物、自然光和貓,任何有這三者的地方都能讓我很安心地窩上一整天。」即使現在已經鮮少踏入圖書館,但她仍難忘懷在繪本區留下的回憶,「因為讀者通常是孩子,閱讀時常常會有驚喜,有創意的塗鴉、粗心的汙漬,甚至是撕摺的痕跡,每每掀開一頁,心情便會隨著被加工過的頁面起伏。」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人物音樂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來自馬來西亞、在整個華人世界都有很高知名度的歌手黃明志爭議不少,地下音樂覺得他太主流,主流市場說他是網紅。他孤獨、他寂寞、他很「玻璃心」。他的創作有各種樣貌,不屬於任何一方,也不屬於任何形式,如魅影般唱出自身所處的時代,也鏡射觀者的現實與意識形態。你,認識他嗎?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盛夏,在日復一日低調生活的疫情時節中,發現我今年一口西瓜都還沒吃到,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但更多的也許只是因為在世界疫情的席捲之下,安處相對平穩島國一隅的我,暫時單純地失去了季節感而已吧。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藏身劇場的知識密室

重磅閱讀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藏身劇場的知識密室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成立於1993年,前身是節目部為紀錄院內演出與蒐集各國參考資料而闢出的資料室,始終隱匿在劇場之下,靜靜典藏著兩廳院的場場掌聲與輝煌,而隨著館藏數量愈趨龐大:11萬件視聽資料,近3萬本書籍,還有5萬冊左右的海報、節目單等實體文物,「僅限內部使用」漸顯可惜,便從開放少數兩廳院會員開始,逐步對外敞開大門。

大東藝術圖書館:藝術與生活的擺渡口

重磅閱讀

大東藝術圖書館:藝術與生活的擺渡口

高雄市大東文化藝術中心內,飄著一片延展如升空熱氣球的透天光棚,其下座落著台灣首間以藝術為專門的公共圖書館—大東藝術圖書館,以「帶動大高雄人口閱讀藝術」為設立宗旨,自2012年4月起正式營運。作為高雄市立圖書館分館之一,為了保有「公共」價值代表的通俗性,又不失「專門」二字背負的專業度,大東藝術圖書館在無前例可參考的情況下持續摸索如何在看似相悖的兩個方向中找到平衡。

許石音樂圖書館:為眾人敞開的音樂盒

重磅閱讀音樂

許石音樂圖書館:為眾人敞開的音樂盒

隸屬於台南市立圖書館,許石音樂圖書館的前身為興建於1975年的「育樂堂」,一度鬧熱輝煌,但隨著館舍老舊,與市內新展演廳的啟用而漸漸靜默,也近乎走上「蚊子館」的道途。在思索如何能讓昔日飄揚在館內的樂音再次迴響時,台南市立圖書館洞察到,全國的公共圖書館中尚未有一個專門聚焦音樂的館舍,而也彷彿命運牽引般,許石的家屬亦於此時現身,欲將其一生的手稿與文物捐贈給台南市政府——許石是台灣二戰後首批流行音樂家,曾創作〈安平追想曲〉等膾炙人口的歌曲,也致力於歌謠的採集。就這樣,許石與其牽絆的台灣歌謠文化也就順勢入厝,「許石音樂圖書館」應運而生,自2018年3月正式啟用。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