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最「賣命」的美食YouTuber——「痛風老饕」讓你重新愛上台灣小吃

最「賣命」的美食YouTuber——「痛風老饕」讓你重新愛上台灣小吃

YouTube頻道「痛風老饕易胖體質」痛風老饕,分享探詢美食的秘訣與經營頻道的甘苦。

剛剛成立三年的YouTube頻道「痛風老饕易胖體質」,以輕鬆自然的剪輯節奏、真誠清晰的解說,在茫茫美食系頻道中異軍突起,至今(2023)已突破17萬訂閱,並攏絡一批死忠粉絲。

主理人「痛風老饕」,是真的有痛風,但依舊拿命吃給你看!而她的厲害之處,在於不只是帶大家踩點看熱鬧,更企畫「老饕brunch」單元,親身融入小吃店的場景,讓觀眾快速跟上街邊饕客阿伯們的品味,享受在地美食的精髓。

VERSE(以下簡稱V):老饕為什麼會對「吃」有特別的執著與喜愛呢?

痛風老饕(以下簡稱老饕):我覺得這跟家庭背景有關,我的血統組成很神奇——爺爺是外省人,過年會吃到臘腸、豬血丸子、酸菜白肉鍋等外省菜;奶奶是客家人,家裡又住在新竹,從小就會嘗到客家菜;外公又住在三重,煮的都是非常閩南的菜系。

我喜歡吃的東西,都是從小開始、從他們身上拿到的。其實全部加在一起,就是台灣人的樣子,可惜差原住民一項,不然就更完整了。

V:關於小時候的味覺記憶,能不能再分享多一些?

老饕:我小時候和阿公、阿嬤住在三重,不論是阿嬤早上逛菜市場買的滷豬腳、阿公下午帶回來的點心,還是他們煮的家常菜,都深深影響了我的口味。

三重小吃的特色是鹹中帶甜,而且豬油的香氣很強,更重要的是,這裡的店家都很會處理豬肉。「大台北豬腸冬粉」的招牌上有一個豬頭的圖案,那個形象完全是我對三重小吃的印象——一頭豬從頭到尾、不同部位都會被用到淋漓盡致。

V:在開始創作影片之前,尋找美食就是妳的日常嗎?要怎麼累積不同企畫主題的名單呢?

老饕:我很喜歡找有趣的店家和美食,但頻道的內容不只有我一個人負責企畫,還有夥伴地瓜公主一起,我們都很知道對方的口味,會彼此分享名單。

如果拍攝是在我熟悉的區域,通常會先從自己或是阿公的口袋名單裡找,或是問問朋友。也因為我們在頻道裡的分享, 很多饕客會願意回饋他們喜歡的店家給我;我的Google Map裡面有個「饕客一套」的分類,專門存放粉絲推薦的店家。

日常來說,例如早上到某個地方拍片,晚上我就會在附近另外找一間真的很想吃的,覺得不錯就整理成短影音、vlog或是收進口袋名單。有人問起,就可以告訴他上次吃過哪間好吃的。

V:會不會有些店家實在太好吃,會讓妳不想分享出去?

老饕:的確會有點掙扎,但最後還是都會告訴大家。我的想法是,我會知道那些好吃的店,也是因為有人無私地跟我們分享。雖然大家都說「不要再報了,快要吃不到了」,但沒關係,我還會去找更多新的店家。

前陣子介紹三重夜市的影片,裡面有一攤「薯叔地瓜球」超好吃!因為攤位不在夜市的主幹道上,所以原本沒什麼人,影片上了之後,真的湧現了排隊的人潮。其實我有趁影片上線之前再去吃了一次,還特別請老闆幫我炸兩份!

https://www.google.com/url?sa=t&rct=j&q=&esrc=s&source=web&cd=&cad=rja&uact=8&ved=2ahUKEwjH0dmelIyDAxWqlFYBHWbqCFgQtwJ6BAgVEAI&url=https%3A%2F%2Fwww.youtube.com%2Fwatch%3Fv%3DGH99PCz93sQ&usg=AOvVaw01SvDozcx987_Y9ywujGQ-&opi=89978449

V:很好奇老饕都是怎麼判斷餐點會不會好吃?

老饕:主要會依照過往的經驗去推測,看看這是不是我想要的。我也很喜歡在Google Map上把照片放大、再放大,譬如「薯叔地瓜球」就是我跟地瓜公主事前做功課找到的,看他擠出來粉的裂痕、炸出來的感覺是可以試試看的。也有一些是我在現場發掘的,我很喜歡站在旁邊觀察,如果覺得不錯,就會跟著排隊,試吃一下。

V:妳自創「老饕brunch」的概念,帶大家重新認識台灣非常在地的小吃,當初是怎麼想出這樣的企畫?

老饕:那時候想要做這個題目,是因為大家都在拍小吃,但我觀察到一件很特別的事情——老饕們都特別早起,一般人只要稍微晚起就沒得吃了。每個地區的「老饕brunch」都不太一樣,而且那些東西特別好吃,可能是屬於工作之前果腹的食物,所以有種精華的感覺。

我很想去追尋那種老饕的味道,但也希望大家都可以吃得到,所以才會設定成「老饕們的早午餐」。可能到中午左右,甚至下午1點都還吃得到,讓年輕人不會覺得那麼遙遠,也理解這些其實都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V:執行「老饕brunch」企畫過程中,有沒有什麼新的收穫?

老饕:我原本只大概知道台南有牛肉湯、彰化有焢肉飯⋯⋯但當我真的開始製作這個系列之後,才發現其實還有很多在地的食物,是我完全沒有聽過的,我很喜歡這種衝擊感。

比如台南的「肉粿」,我活了這麼久都不知道什麼是肉粿!它一樣是把米漿磨成的粿和肉末拌在一起,然後乾煎直接吃,或是淋上虱目魚羹,是當地人很常吃的早餐。這樣的吃法,在我腦袋裡真的從來沒有出現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HzueFNg5mY&list=PLsv0fo5vVUTTgDDYlJG8-reX9Kme9zNKw&index=3&pp=iAQB
V:老饕的影片除了剪輯節奏很流暢,口條和描述食物的詞彙也很豐富,妳是怎麼精進這方面的知識?

老饕:因為腦袋裡的詞彙和味蕾的資料庫都有限,所以除了看別人怎麼講,也要不斷去吃、去看新的東西。觀眾只能透過你的描述去想像,所以要吃得比他們更多,才能讓人有更多想像。譬如雞佛的味道、口感其實很難說明,但當你認真去感受不一樣的食材,就會發現雞佛其實很像大顆的生蠔。

我常常會盯著看小吃攤工作的過程,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有辦法講出這麼多內容。前陣子去吃三重的蚵仔煎,我發現老闆在放粉漿之前,會從後面拿出一個小罐子、舀一勺,問了才知道,那是白醬油加上一點蒜泥。上桌的時候根本看不出來,但那就是美味的秘訣。

最近還有一個小體悟可以分享。因為一個業配的機會,自己做了蘿蔔糕,那個經驗讓我對所有做蘿蔔糕的人充滿敬意。 我原本只知道蘿蔔糕要用在來米做,但並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動手實驗過一次才知道原因。我發現親手去做、去碰觸,可以幫助我對台灣小吃有更深刻的體悟。

V:把喜歡的事情變成工作,會覺得辛苦嗎?

老饕:大家常常問我,吃了三年,不會覺得累嗎?但截至目前為止,真的不會。其實我不是大胃王,所以一集的內容可能會分兩天拍,用最舒服的狀態去吃,我才有辦法投入情感,所以到現在都不會覺得膩。

V:除了吃到好吃的食物之外,還有什麼事情會讓妳覺感到特別快樂?

老饕:可能是和小吃店的老闆、老闆娘聊天吧。餐點端上桌之後,他們都會很用心地分享自己是怎麼做的、裡面放了哪些食材,有點像是大餐廳裡的主廚特地走出來說明一樣,是充滿熱情跟自信的。

一般人可能不一定有機會接觸到大餐廳的主廚,但其實只要禮貌地詢問,小吃店裡的叔叔、阿姨都很願意和我們多聊一下,那種感覺非常接地氣,也是我一直喜歡拍小吃的原因。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温伯學 圖片/PressPlay提供 攝影/蔡傑曦 編輯/李尤 核稿/郭振宇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温伯學
  • 圖片/PressPlay提供
  • 攝影/蔡傑曦
  • 編輯/李尤
  • 核稿/郭振宇
温伯學

温伯學

1998年生,淡江大學中國文學系畢,曾任《VERSE》編輯,每日聽歌、寫字,治腸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