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花路阿朱媽》何以誕生首位新加坡入圍影后?專訪導演何書銘、女主角洪慧芳

❍ VERSE 2022|第59屆金馬獎系列專題 ❍

《花路阿朱媽》何以誕生首位新加坡入圍影后?專訪導演何書銘、女主角洪慧芳

《花路阿朱媽》是何書銘的首部長片作品,是他獻給媽媽的情書,裡頭的情感真摯而不彰顯,是2022年新加坡最賣座的本土電影,也入圍「第59屆金馬獎」四項大獎,並讓洪慧芳成為首位入圍金馬女主角的新加坡演員。

《花路阿朱媽》導演何書銘(圖左)與演員洪慧芳(圖右)。(攝影/楊雅淳)

《花路阿朱媽》是何書銘的首部長片作品,是他獻給媽媽的情書,裡頭的情感真摯而不彰顯,是2022年新加坡最賣座的本土電影,也入圍「第59屆金馬獎」四項大獎,並讓洪慧芳成為首位入圍金馬女主角的新加坡演員。

花路(꽃길)是韓國的流行語,意如其詞,用來祝福偶像走在平順、美好,有花相伴的路上。《花路阿朱媽》片名便是祝福女主角阿朱媽(아줌마,韓文大嬸),也是何書銘祝福自己的媽媽未來的路都能走得美好。

七年前,何書銘前往洛杉磯就讀研究所,與媽媽的相處僅有一周一次的通話時間,讓他開始思考,當年長的媽媽不需要再照料兒子,是否就能開始自己的新生活?心中的疑問讓他決定,第一部長片必須以「媽媽」為主。

「如果我能夠拍一部讓我媽媽喜歡的電影,很OK呀!而且之後第二部、第三部就不用特別照料媽媽的喜好了!」何書銘嘴裡開著玩笑,卻流露著對於媽媽的關照,許多不好意思、無法說出口的話,也都透過《花路阿朱媽》告訴了媽媽。

我就是阿朱媽

既然是要獻給媽媽的電影,她最愛的韓劇必然是不可少,更重要的是——本片的「阿朱媽」該由誰擔當?而何書銘從沒想像過,這個角色會由洪慧芳所接下。

在新加坡從老到少,沒有人會不認識洪慧芳——可以將她想像成新加坡的王彩樺,從影至今近40年,演過大大小小電視劇和電影,妓女、名媛到老嫗,沒有哪種角色是她沒演過的,唯獨沒做過電影裡的女主角。

「阿朱媽」洪慧芳出演過各種角色,唯獨沒演過電影裡的女主角。(攝影/楊雅淳)

原本,何書銘還很狐疑,他所熟悉的洪慧芳非常高雅,與大媽的形象完全相反,但在選角面試那天見到洪慧芳的第一面,何書銘就被說服了。不帶任何的妝、頂著滿頭白髮、身著睡衣登場,洪慧芳將自己光彩高雅形象完全卸除了,「對我來講,我的專業是你給我任何角色,我都會全力以赴。所以我去面試時,不會帶有自己的形象,而是以這個角色的形象去面試。」這份專業讓何書銘相信,阿朱媽非洪慧芳莫屬。

在電視劇的演出需要誇張,吸引觀眾的注目;但在電影裡卻必須精準、克制,才能讓觀眾投入角色的情緒之中。為了找到最適當的模樣,何書銘數次講戲給洪慧芳聽,有幾次洪慧芳聽著有了想法,打算當場試戲都被制止,「如果有這樣的想法,那就是『演』,我就不會相信那是真的。」何書銘要洪慧芳先聽完所有故事,如此才能讓阿朱媽自然地存留在她的體內。

媽媽不只是媽媽

電影裡,洪慧芳與韓國資深演員鄭東煥有著許多令人動容的魔幻時刻:前者的角色在走失在-16度的夜晚下,而後者飾演的保全吳正洙收留了她,讓她睡在臥房用著暖爐,自己則睡在客廳的地舖。阿朱媽看著床頭照片裡的妻子和女兒都已不在他身旁,而她自己的丈夫也已過世,兒子遠在美國,阿朱媽突然理解,在他們身上的「孤單」是一樣的。拾起被子,拿著暖爐,她來到客廳的沙發,和吳正洙共享這得來不意的溫暖。

「導演說這場戲他們才認識一天,要有點友情,一點點熟悉的親情,甚至稍微愛情的感覺。但這個感覺又不能太曖昧,不然觀眾會受罪的!」洪慧芳逗得所有人都笑了。既便如此的關係不易拿捏,實際演出時卻細膩得剛好,她說一方面是阿朱媽已經活在她的身上,另一方面或許是她和鄭東煥都皆是資深演員,就算語言不同,默契卻在眼神與肢體間建構,複雜的情緒便自然的湧上心頭。

「阿朱媽的一生一直被人落下車。」洪慧芳說。故事裡,結婚後的阿朱媽便放下了工作專心於家庭,丈夫、岳母相繼離世,剩下唯一的兒子也沒陪他到韓國旅遊,最後在電話裡才說出口,原來早已打算到美國生活。但《花路阿朱媽》想說的並不是這有多孤獨、多哀愁,相反地是想開啟釋懷後的下一段人生。

《花路阿朱媽》是導演何書銘獻給自己媽媽的一封情書。(攝影/楊雅淳)

其中一場雪中戲,對於何書銘來說尤其重要,「劇本調整過很多東西,從第一版到最終版,有兩場戲重來沒有變,一個是跳舞,另一個就是這場雪,我一定要帶阿朱媽去看雪。」何書銘回想自己的媽媽第一次看見雪,開心得像個孩子,那一刻他感受到眼前的媽媽不只是為媽媽,也有屬於她自己的快樂。

走上花路

「演出《花路阿朱媽》前,我原本要退休了。」洪慧芳說。接到劇本前,她已演出上百部作品,覺得自己來到了瓶頸,不太再有機會突破。「之前孩子小的時候,我沒有太多時間照顧他們,錯過他們成長的時間。現在孩子都長大了,也忙,不如我就退休照顧他們。」

但《花路阿朱媽》的出現,才讓洪慧芳驚覺,原來還有事情是可以挑戰,還不到瓶頸,在自己的體力與記憶力還有餘的人生,可以繼續創作有意義的作品。

2022年10月上映以來,《花路阿朱媽》已成為今年新加坡最賣座的本土電影,何書銘與洪慧芳收到了許多迴響,「有很多年輕的觀眾和我說,他們對自己的父母改觀,更能諒解;也有年紀大的觀眾說,看完之後有了重生的希望。」洪慧芳說,能夠把感觸回饋於社會,是作為演員的社會責任,而她既然還能做到,那便沒有退休的理由了。

《花路阿朱媽》也讓洪慧芳重新發現,自己身為演員的社會責任與可能性。(劇照/采昌國際)

除了觀眾的回饋,更讓何書銘開心的,是他的媽媽能夠喜歡,甚至還覺得電影太短了些。「我媽媽第一次看的時候問我『為什麼這個媽媽很傷心的感覺?』我聽得有點心酸。但後來她找了運動的朋友去看第二次、第三次,又從電影裡找到阿朱媽開心的地方。」

電影的最後,阿朱媽開著車,掌握自己人生的方向盤,聽著那首她最愛的〈여성시대〉:「為了自己改變,一切重新開始,把心打開,我會微笑。」何書銘祝福阿朱媽、自己的媽媽,也祝福所有的媽媽在未來的路途,都可以走上花路。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Mion 攝影/楊雅淳 劇照/采昌國際提供 編輯/郭振宇 核稿/郭振宇
文字/Mion 攝影/楊雅淳 劇照/采昌國際提供 編輯/郭振宇 核稿/郭振宇
文字/Mion 攝影/楊雅淳 劇照/采昌國際 提供 編輯/郭振宇 核稿/郭振宇
文字/Mion 攝影/楊雅淳 劇照/采昌國際 提供 編輯/郭振宇 核稿/郭振宇
文字/Mion 攝影/楊雅淳 劇照/采昌國際 提供 編輯/郭振宇 核稿/郭振宇

回到專題:❍ VERSE 2022|第59屆金馬獎系列專題 ❍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Mion
  • 攝影/楊雅淳
  • 劇照/采昌國際 提供
  • 編輯/郭振宇
  • 核稿/郭振宇
Mion

Mion

讀的是食物設計,寫的是影劇,做的是Podcast。曾任《VERSE》聲音部編輯,畢業於米蘭工設學院。嘗試著各種說故事的方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