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有聲書是讓文字再活一次:當聲音成為文化,創造文字的新生命

鏡好聽聲音主播曾紫庭。

Text by 徐淑卿|鏡文學聲音內容部總監,負責鏡好聽聲音內容平台。曾任中國時報開卷記者;大塊文化企劃主編,派駐北京;中國方所書店文化處總監廣州運營總監。

曾經有八年左右的時間,我在一家書店工作。在實體書店工作,有時難免要思考產業的未來。其中最核心的可能是,在網路時代,實體書店的意義是什麼?當然這也涉及,在未來的時代,書店的可能性是什麼?

這其實很難有確定不移的答案。實體書店有難以取代的身歷其境,感受與感動的氛圍,知識的千門萬戶在你視線所及之處展開,且靈感是如此互相碰撞,一本書與另一本書之間,可能既是提問也是答案,是上一句也是下一句。藉由獨具慧心的陳列,你可以看到書店員是如何努力地在一個主題下編織一個世界,打造特殊的人文地景。

但是,當人的生活及獲取知識的途徑,與學習的方式面臨千古未有之變化時,書店要如何與時俱進的成為一個新的學習空間?換句話說,實體書店如何從銷售實體書籍之外,另尋社會對它們的需求?

文化活動與展覽,是書店從銷售轉化為文化空間的一個關鍵。現在運用新的媒介,可將動能從封閉場域轉換至網路可達之處,然而,如此僅讓書店成為網路眾多文化供應者之一,也許有助於品牌擴散,但實體書店的生命力,畢竟仍是藉由無數顧客的無數次上門買書或商品,才能深化與煥發的。

鏡好聽錄音室工作照。

擴增新時空、匯入故事

如此看似不相干的開場,其實是想先說說我自己深信不疑的結論:即使台灣有聲書現在的發展,遠遜於海外各國,但我對前景非常樂觀。因為,有聲書或聲音作為一個文化產品或傳播方式,既行之久遠,也是符合當代與符合未來的。

在文字之前,口耳相傳的說與聽,是我們獲取知識與進入故事的路徑。但因為無法保留旋生旋滅的聲音,文字的書寫與閱讀,成為創造、保存與傳播的主要媒介。

但是,當聲音可以紀錄,當聽取聲音的穿戴裝置更為便捷,我們對於聲音作為普及的文化產品的想像,是否就將有所不同?

比如說,有聲書是適合現代城市的漫遊者的。不久前,我實地親歷洪愛珠《老派少女購物路線》,從蘆洲閒逛至迪化街,耳機裡播放的是郝譽翔《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有聲書。在我的行走中,可以觀賞迎面而來的風景,也同時閱讀著郝譽翔書裡的北投與舊日時光。

鏡好聽的有聲書產品,「台北文學獎」散文首獎得主洪愛珠首部散文集《老派少女購物路線》。

在日常行走、運動、騎車開車、清潔打掃等太多時刻,你的眼睛忙於其他事物,不可能拿起一本書時,你的耳朵卻可以傾聽。

有聲書如同擴增了新的時間,而且也創造了新的空間。在被工作、上網、看劇所擠滿的生活中,有聲書善用雙眼雙手無暇他顧的時刻,在各種生活的畸零地帶,化零為整地藉由耳朵讓知識、資訊、故事源源不絕匯入。為現代人總覺時間不夠,但又充滿知識焦慮的生活提供解決之道,又具有陪伴的療癒感。

也許因為有聲書符合當代生活場景的需要,因此當大家感嘆現代人不買書時,有聲書卻出現令人驚喜的現象。

在美國,2019年有聲書的產值已經超過電子書。在全球範圍內,預計從2020至2027年,有聲書每年將以27%的幅度成長。同時,有聲書也增加了新的讀者,許多有聲書的使用者是被視為不太閱讀的年輕男性。

構築文字的另一層生命

有聲書之所以有未來,是因為它符合現代生活場景,同時也因為它可以給予現代生活中渴求的感性。有聲書不是只把書裡的文字念一遍,也是寄託於文字,而以聲音進行的再創造。每一位朗讀有聲書的人,藉由他們的聲音,增強或破壞文字構築的世界,優秀的朗讀者,可以賦予作品另一層藝術生命,以自己的詮釋,直達聽者內心深處。

歐美許多演員都朗讀過有聲書,有些有聲書的價格甚至超過紙本書。這當然與有聲書錄製成本、演員報酬有關,而購買者願意接受,也是因為聆聽這些有聲書,不僅是讓文字再活一次,也因為這些聲音開創了另一個美妙世界。

徐淑卿認為,有聲書不是只把書裡的文字念一遍,也是寄託於文字後,以聲音進行的再創造。

相較海外,台灣有聲書還在開始階段。這與目前書目不夠豐富,聽有聲書的人口有限,閱聽習慣尚未養成有關。但隨著各出版社相繼投入有聲書錄製,有聲書的討論進入公眾視野,有聲書成為新的閱讀推廣的方式,以及有聲書如何具有創意的與生活場景契合,我們有理由相信,台灣有聲書的發展,也將如海外日漸蓬勃。

最後回到一開頭所說的,實體書店的未來是什麼?我相信一個場所帶給人們的感性刺激,永遠有其意義。尤其在知識購買與獲得途徑更加多元的現在,將場所五感的體驗做到極致,將選書能力變成顧客與書店酣暢的對話,讓顧客以願意上門作為對品牌認同的投票,書店就會成為永遠無法替代的空間。

就像有聲書的價值不僅在於符合現代生活的隨身便利性,也有藉由聲音的感性才能引領進入的世界,而這個世界,就是有聲書必定能開花散葉的土壤。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成為自己以前,先說個笑話吧——保羅.貝提《背叛者》

文學閱讀

成為自己以前,先說個笑話吧——保羅.貝提《背叛者》

作為職業吃瓜群眾,懂得政治正確是基本禮儀,但是過度的自我審查,輕則解嗨、重則偽善。知道只滑臉書「爛笑話社團」不能長見識,於是前先時候,抱著致敬心態讀了保羅.貝提(Paul Beatty)的小說《背叛者》(The Sellout),我們姑且稱之為一部黑人諷刺小說。

「貝殼放大」林大涵 ×「孕學林」劉克健:少子化的國家願景工程

人物商業觀念

「貝殼放大」林大涵 ×「孕學林」劉克健:少子化的國家願景工程

全球首間榮獲「WELL最高白金等級」健康健築認證的產後護理之家「孕學林」,不僅提供產前產後的親子照顧服務,也是空間健康的倡議者。我們邀請群眾募資公司「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特別與孕學林創辦人劉克健進行對話,感受如何用建築學角度去看待生命的重要性。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國際觀念電影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當影視圈都在追求「大IP時代」的效益時,在商言商,需要投資大場面與大調度的戰爭類型電影還有搞頭嗎?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國際觀念電影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由湯姆.克魯斯所主演的《捍衛戰士:獨行俠》不僅叫好又叫座,這齣睽違36年的續集更創下巨星演員從影以來生涯最佳開票紀錄,但你可曾知道,當年拍完第一集後,阿湯哥可是極力想與這部電影劃清界線,甚至直言「這可能會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文化閱讀音樂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繼2004年《聲音與憤怒》、2010年《時代的噪音》後,作家aka VERSE 本刊社長張鐵志再度回到他的「老本行」——搖滾樂的文字書寫。最新出版的《未來還沒被書寫:搖滾樂及其所創造的》將許多「還沒被好好說過、但應該被知道的搖滾故事」紀錄成冊,橫跨多方領域的香港作家廖偉棠特別為此書寫推薦序,並回應作家「搖滾樂就是要take risks」的核心精神。

允晨文化40年:以出版留下時代的紀錄

文化觀念閱讀

允晨文化40年:以出版留下時代的紀錄

成立於1982年的允晨文化,在2022年邁入40年。從早年開創譯介人文社科、經典文學的書系,到出版多部重量級政治、思想、學術人物回憶錄,以及中國流亡與異議作家書籍,40年來,允晨始終深耕人文領域。在允晨任職超過三十年的發行人廖志峰表示:「下一個40年,允晨會繼續發掘有意義的好書,人生的時間有限,但這些書的生命一定會超過我的生命。」

不希望這個世界沒有書店,所以「一間書店」誕生了

文化生活閱讀

不希望這個世界沒有書店,所以「一間書店」誕生了

要在這場瘟疫蔓延時開店實屬不易,倘若開的是書店則更加艱辛,然而「一間書店」就這麼誕生在當前疫情高峰下,主理人威利愛書成痴,他深知一個供給人們閱讀的第三空間有多麽重要。

從台灣ê店到讀派書店:繼續賣書,是因為台灣還沒成功

文化生活閱讀

從台灣ê店到讀派書店:繼續賣書,是因為台灣還沒成功

今年2月,台灣第一間本土文化專門書店「台灣ê店」,宣布離開深耕30年的台灣大學溫羅汀街區,文化界皆憂心忡忡它未來將要往哪裡去。不久後,獨立書店「左轉有書」找上台灣ê店的老闆吳成三合作經營新書店「讀派」(Tho̍k-phài),繼續以書店模式推廣本土文化。已經80歲的吳成三還不願退休,因為自己對於台灣未來的想像,還未實踐。

飛地書店:香港社群的存續地,文化能量的新生場

文化生活閱讀

飛地書店:香港社群的存續地,文化能量的新生場

2022年春天,飛地書店登陸繁華西門町中一條格外安靜的巷弄。這裡由曾任《端傳媒》總編輯、區塊鏈社群平台《Matters》創辦人的張潔平和一群朋友一起成立,以一間書店的姿態,向世界持續輸送香港的文化能量,為港人創造與台灣連結的入口,更邀請所有人探向關於未來的可能。

那些寫不進報導、塞不進正文的「文學」——房慧真《草莓與灰燼》

文化文學閱讀

那些寫不進報導、塞不進正文的「文學」——房慧真《草莓與灰燼》

讀《草莓與灰燼》,是與房慧真安靜對望,看著她的眼睛,並從瞳孔看見裡頭映射的世界。薄短精悍一冊隨筆,她寫家族、生活、旅行與歷史傷痕。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