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CNFlower創辦人凌宗湧:在億萬年火山口下打造一座實驗花園

展現凌宗湧美學的花園角落🅰

這是可以觀賞億萬年火山的特等席,一抬頭,七星山主東峰、小油坑就在眼前,是整座花園我最愛的位置。這裡象徵了我人生現階段最重要的事—在生活裡擁有這樣世界級的美麗景致。

凌宗湧|1973年生,CNFlower西恩花藝創辦人暨設計總監,帶領一支從美學出發的國際花藝設計團隊,傳遞「讓花草進入生活」的理念,作品可見於杭州富春山居、西貢柏悅、W Hotel Taipei、上海璞麗與安縵等奢華旅宿,擔任品牌活動「跟著花開去旅行」花藝導師。同時是精品花藝品牌CNFlower創辦人、美好關係活動發起人。

CNFlower創辦人凌宗湧對於花藝美學的追求,從來都不只是局限在花藝,更致力於探索植物、自然環境與生活的關係。繼汐止「食養山房」前身與九份「數樹·私房」的荒地改造計畫之後,2018年凌宗湧再一次展開全新計畫,在陽明山竹子湖一方農地,開啟「與自然共生」的花園實驗。

通往花園的入口是一方簡陋窄小的木柵欄,低調嵌於樹籬之中,任誰都不知道內裡竟是台灣花藝大師凌宗湧一手打造的花園祕境。

自木柵欄入園,生機勃勃的自然氣息在眼前豁然開展,與一般常見規整的花團錦簇大不相同—開闢自山坡的園圃一梯梯向上層遞,以針柏覆蔽邊界,境內則錯落散植了聚叢成簇的花草與矮灌木;草木疏密有致,姿態舒徐,或簇擁小徑兩側,或蓬據梯田一隅,看似散漫奔放卻毫不蕪亂,恰到好處地掌握了設計與天然之間的平衡。

花卉的色彩是細碎而柔美的,輕快地綴於繁茂綠意之間;坐落高處的一幢農舍是整座花園的最佳展望點,黑壁板黑瓦,形制充滿簡樸之美;四下是不斷吹拂的微涼山風,若有似無地浮動了香草與花的氣味,偶得幾聲蟬鳴鳥音此起彼落的悠悠應和。整座花園洋溢著安靜而美好的生命力,與七星山主東峰的山色天光遙遙相對。拾階而上,越是靠近農舍所在的花園中心,景致越是令人屏息的壯美開闊。

農舍前方的大片梯田是綠意盎然的「野花園」,毗鄰農舍廚房的是「藥草香料花園」,後方則是種植了蔬果的「廚房花園」,圍繞農舍緣廊的則是可聽水音的「苔蘚庭園」。凌宗湧說:「這是一座億萬年火山口下的實驗花園,我在這裡體悟與大自然的相處之道,並追尋一隅屬於我的花園生活。」

自我與自然的共融哲學

英國知名電影導演賈曼(Derek Jarman)曾經說過:「如果一座花園不是草木叢生,那就算了吧。」(If a garden isn't shaggy, forget it.)這是凌宗湧非常喜愛的一句話,而他也一直夢想擁有一座表現自然之美的花園。

但台灣地處副熱帶與熱帶,四季並不分明,想擁有四季分明的花園有一定難度。海拔高度600公尺左右的陽明山竹子湖,因地處台灣北部,氣候環境近似海拔1000公尺,有台灣難得的四季分明。得知竹子湖有花農要出租農地,再度激起了凌宗湧的花園夢。

入手農地之後,凌宗湧便開始著手進行「改造」,實踐自己理想的花園樣貌,但在改造過程中遭遇了許多意想不到的困難:土地原有的花木面臨保留或移除的兩難,移植進來的花草不適應當地氣候環境,歐美園藝書的作法不適用等,促使他不得不調整原有的構想。

「很多失敗的嘗試,像是沒有存活下來的毛地黃和蜀葵,種下去後沒開過花的日本牡丹,或者被雨水淋壞了的西班牙馬鞭草。」凌宗湧笑說:「我想以自己想法詮釋大自然的自以為是,在這兩、三年來被大自然慢慢改變了。現在我知道『順應自然』才是真理,讓自我與自然共融。在放下完全掌控的那一刻,真正的園藝之路才開始。」

CNFlower創辦人凌宗湧,從在陽明山竹子湖的農地上,實踐他與自然共生的態度。

凌宗湧有一個「70—30」法則,70%是他依自己愛好與想法掌控的部份,30%則交予大自然決定;70%掌控度又以農舍為中心向外遞減:「我的主張就這樣跟大自然融合在一起。」前地主遺留下來的植物,並不十分符合凌宗湧的喜好,但他認為全部推翻是最粗暴也最狹隘的方式,應該要找到它們跟自然的共融性。

「我以前不太能接受山櫻的桃粉色,但如果我一來就把山櫻都砍掉,改種不適合在台灣生長的日本吉野櫻,這種自以為是的美學,對大自然是一種更大破壞,」他說:「我應該為台灣原生植物找出最好的景觀搭配。」為彰顯對台灣原生植物的重視,凌宗湧也特別將冇骨消、燈稱等台灣原生植物植於花園的顯眼位置,一大盆的石蓮甚至就擺設在農舍的門口。

實驗一種新的生活態度

入主花園的兩、三年來,凌宗湧投入時間在花園生活,以眼觀察,用心感悟,經過不斷的嘗試與調整,慢慢摸索出與花園和諧共生的相處之道,一座理想中的山上花園逐漸成形。野花園的小徑兩側滿植香草,隨手摘了芳香萬壽菊與薄荷置入水杯,一邊品飲草香,一邊看冇骨消引來蝶舞紛紛與燈稱的柔美枝葉。

品嚐了現擷的紫蘇與燈籠果,農圃採來的蔬果及香草就在農舍的開放式廚房料理,剪來的花材成為妝點空間的花藝作品;在疊蓆和室旁的緣廊一人獨處,看苔蕨、筆筒樹與金狗毛等台灣原生植物齊聚一庭,一彎細流潺潺入池;樸質的農舍在他改造下成為品味卓越的山居小屋,資深露營愛好者的他在露台擺設了天幕和露營椅,營造愜意的戶外時光。他最愛的景致,當屬七星山的壯美大景。

「在現階段的人生,我更在乎的是可以在生活中擁有這樣的景致,」凌宗湧說:「這是我個人對奢華體驗的定義,就是在大自然中悠閒享受屬於自己的時間。」

回歸自然是世界生活趨勢,凌宗湧希望藉著這座花園,實驗一種順應自然的生活態度,融入園藝的生活方式,以及台灣園藝的可能性──他發現,台灣的所謂「園藝」以生產為主,並不是真正的人與植物的關係,也非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設計庭園的人不擁有一座庭園,也就不能從生活體驗發展真正屬於在地的設計美學。

屬於台灣的花園應該是怎樣的風格?凌宗湧認為,英國的「草木叢生」也適用台灣,因為這正是台灣大自然的樣貌。雖然生活在台灣,卻崇尚歐美日的花園風格,是因為台灣人一直沒有好好正視過自己土地的樣貌—因此他希望持續探索台灣原生植物以及屬於台灣的花園美學,從自身體驗出發,重新詮釋屬於台灣的農具與園藝工具,並討論如何讓大自然與台灣人的生活產生更多連結。

而在這座花園的下一步,凌宗湧希望到中高海拔地區延伸他的花園實驗,更分明的氣候,可以讓他探索並感受更多樣性的植物。

「我是逐花草而居的生活家,」凌宗湧笑道,「花在哪裡開,我就去哪裡生活。」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7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林蔚靜

現任《VERSE》資深採訪編輯。喜歡山、攝影、台灣茶和文字。

更多林蔚靜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寒冬暖心必備:五種甜在心的熱巧克力飲品

生活飲食

寒冬暖心必備:五種甜在心的熱巧克力飲品

時節悄然入冬,離開厚厚被窩時能感到冷冽寒意,來杯熱呼呼的巧克力飲品,既暖心又暖身。

溫事十年:全是對陶器的任性

商業生活

溫事十年:全是對陶器的任性

坐落中山北路一段巷弄轉角的兩層獨棟小宅,是設計師米力與先生Rick共同經營十年的日式雜貨舖溫事。

吳庭安的「創舊」循環革命:沒有舊的基礎,創新只是空談

人物商業

吳庭安的「創舊」循環革命:沒有舊的基礎,創新只是空談

VERSE與Lexus聯名出品的podcast節目《MY WAY》,吳庭安以「創舊」的循環經濟革命為題,談他如何讓逐漸消失的老工藝擁有全新價值。

魚池紅茶復興之路:從產業再造到品牌形塑

地方生活

魚池紅茶復興之路:從產業再造到品牌形塑

南投魚池是台灣紅茶的發祥地,在其間致力耕耘紅茶產業的人們,以充滿開放精神的嘗試與創新,為台灣寫就一段跌宕起落的百年紅茶史。

古典且自由的精神依傍:史學泰斗余英時

人物

古典且自由的精神依傍:史學泰斗余英時

對全球華人來說,2021年余英時教授的辭世是一件大事。他的辭世,對華人的精神世界而言,從此少了ㄧ種涵融古典又自由的依傍,永恆的缺位。

致敬永遠的台灣歐吉桑陳松勇

人物影劇

致敬永遠的台灣歐吉桑陳松勇

老天爺這兩年特別眷顧演技出神入化的台灣歐吉桑,2020年先是無預警帶走吳朋奉,2021下半年又在短短三個多月間把龍劭華和陳松勇這對師徒請上九霄雲外。

從《素還真》到建構霹靂武俠宇宙:專訪霹靂布袋戲總經理黃亮勛

人物藝文電影

從《素還真》到建構霹靂武俠宇宙:專訪霹靂布袋戲總經理黃亮勛

素還真是許多霹靂戲迷心目中的第一男主角,2022年開春霹靂布袋戲推出以素還真為主角的同名電影,宣示打造霹靂武俠宇宙的企圖心。

藝術家陳普:植物的存在,讓設計與生活有更多想像

人物重磅

藝術家陳普:植物的存在,讓設計與生活有更多想像

陳普的植物啟蒙始於兩年前,當時未涉獵植物的他,到建國花市挑選了一棵鹿角蕨、一株圓葉花燭,在養護的過程中種出興趣,把工作室打造成都市叢林。

花藝師林哲瑋:在盛開的繁花中學習道別

人物重磅

花藝師林哲瑋:在盛開的繁花中學習道別

林哲瑋不只是花藝師,他寫詩、畫畫也懂占星,這兩年還學了標本、陶偶製作,並開始熱衷於慢跑。他是生活的實踐者,將自身體悟投射於花藝。

「要寫得比天空還大」:紀念作家陳柔縉

人物文學

「要寫得比天空還大」:紀念作家陳柔縉

作家陳柔縉作為台灣非虛構寫作的指標人物,她的著作與名聲赤燄一般,而她的人卻極盡低調。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