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和聲之中,找出獨一無二的自己——專訪歌手薛詒丹

和聲之中,找出獨一無二的自己——專訪歌手薛詒丹

2022年底,歌手薛詒丹發行了她的第一張全創作專輯《倒敘》,一把漂亮的女中音,用舒緩的節奏藍調、民謠與爵士,唱著輕熟心事。薛詒丹已不是樂壇新人,參加過「歐開合唱團」,擔任過天王、天后御用和聲。她的音樂既保有原創的精神,也有符合唱片工業的精緻度。無論演唱、創作能力,或者製作能耐,薛詒丹都是不容錯過的「時髦創作女聲」。

有豐富幕後工作經驗的薛詒丹,在2022年底推出首張全創作專輯《倒敘》。

2022年底,歌手薛詒丹發行了她的第一張全創作專輯《倒敘》,一把漂亮的女中音,用舒緩的節奏藍調、民謠與爵士,唱著輕熟心事。薛詒丹已不是樂壇新人,參加過「歐開合唱團」,擔任過天王、天后御用和聲。她的音樂既保有原創的精神,也有符合唱片工業的精緻度。無論演唱、創作能力,或者製作能耐,薛詒丹都是不容錯過的「時髦創作女聲」。

微寒的11月底,台北下著陰鬱的雨,女巫店前卻排起長長人龍。

這天是aDAN薛詒丹首張創作專輯《倒敘》講唱小巡迴的最終場。樂迷們相互摩著肩,專注體會歌聲流動,從觀眾與歌者間節制且禮貌的互動,能清楚感覺到人群的熱切,「台北的熱情是很有經驗的,他們會知道什麼時候該拍手、什麼時候該歡呼。」巡迴一路從高雄、台中唱到台北,薛詒丹都選擇在小型場地近距離和樂迷溝通,在最簡單的配置下邊說邊唱,細細分享創作的點滴。

當晚,僅有一支貝斯和一把鍵盤伴奏,薛詒丹卻有一張口便感染全場的能量,她的嗓子是華語樂壇裡少見的女中音,細膩、渾厚,收放自如。有一張完整的專輯能夠展示這副迷人女聲,是喜愛薛詒丹的歌迷們期待已久的美事。

從和聲歌手轉職創作歌手,在華語歌壇薛詒丹已不是第一人,卻是少見能以獨立發行之姿,集結台灣如此眾多優秀幕後音樂人的歌者。

「坊間有一個傳聞,說我的樂手都是比較貴的。」這句流言確有幾分真實,《倒敘》的製作團隊,不乏天王、天后的御用樂手,這一方面歸因於薛詒丹豐富的幕後工作經驗,同時彰顯了台灣音樂場景的成熟。有志創作的音樂人,不論在什麼崗位上,都有機會以更高的規格實現腦海中的音樂。於是,我們聽見的,遠遠不只一位的創作歌手的聲音,更是眾多傑出音樂人共同投射出的音場。

穿梭在爵士酒吧與和聲席之間 

薛詒丹的音樂路經歷了幾次重要的轉折,都是在外人眼中前景一片看好的時候,她卻突然決定轉換跑道,「到了一個關卡,我就會開始懷疑,事情是不是有點不對勁。即便別人要我繼續,我也覺得好像沒有辦法。」順從自己的心往前走,如今再倒敘,所有脫離常軌,都是收穫的起點。

薛詒丹去(2022)年底在女巫店完成最後一場《倒敘》巡迴專場。

2013年,歐開合唱團剛剛拿下三項金曲獎座,成為台灣最具指標性的無伴奏合唱團(A cappella)。團員們正準備以此為基石,展開更長遠的計畫,甫入音樂圈的薛詒丹卻提出離團,她想獨自去闖一闖。

看似果決的單飛,其實心裡仍難免有些徬徨,一切必須從零開始。此時向她拋來橄欖枝的,是曾與歐開合唱團合作以色列鋼琴家Oren Dashti。

「阿丹,要不要來唱一下,試試看。」

循著這句話,薛詒丹開始在台北的爵士酒吧駐唱。「當不知道要去哪裡的時候,只能抓住眼前的浮木,我也不排斥,更何況又有機會認識一些厲害的樂手朋友。」駐唱的日子,讓薛詒丹漸漸聯繫起豐富的人脈,也開始有了和聲的工作機會。

將近一年的時間裡,她一邊隨歌手巡演,一邊要求自己每周練習兩首新的爵士標準曲,「這禮拜練習的兩首新歌,到下禮拜我就用背的。」在巡迴各地的飛機上、巴士途中,她反覆聆聽不同版本的演繹,試圖找出屬於自己的唱法,每周日從不同的城市回到台灣、周一就登台演唱,往復不怠,驚人的紀律替薛詒丹打下扎實的功底。

從律動感、音色轉換到即興能耐,爵士讓她對音樂有了更深的領悟,「爵士是可以犯錯的,你不會太在意還做得不夠好的事情,它就是一個火花、一個mistake,所有樂手都會發生。」穿梭在黑暗的爵士酒吧和聚光燈外20呎的和聲位置,一位成熟的歌者慢慢成形。

集結幕後眾聲的歌者

2019年,薛詒丹再度轉換步伐,拒絕了一整個年度的和聲工作,決定放手一博,潛心準備屬於自己的創作。樂手朋友都說她任性,薛詒丹的回答卻很篤定,「只是評估之後發現我沒辦法一心二用,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那一年一定要開始。」

台北居大不易,停止了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她也一度被生活壓力拉入泥淖,「我記得那個春天過得非常不好,狀態很搖擺,兩頭空的感覺滿可怕的。」低潮之中,她著手整理過去創作好的demo,找來曾一起演出的樂手翁光煒(Wico)協助製作。同年秋天,收錄三首歌曲的首張EP《太安靜》發行,在業界獲得一致好評,收錄其中的單曲〈糖衣〉更入圍第11屆金音獎「最佳節奏藍調歌曲」。

僅僅發行三首歌曲,便獲得獎項入圍肯定,證明了薛詒丹的音樂實力,也為接下來的完整專輯創作奠定良好的基礎。從那時起,薛詒丹正式從和聲席站往台前,在聚光燈下,唱自己的歌。

2022年底推出首張專輯《倒敘》,延續《太安靜》鬆緊有度的聽感,薛詒丹的歌聲在爵士、R&B、民謠等不同樂風之間切換自如,加上堅強的樂手陣容,讓音樂不只好入耳,更禁得起反覆品味:〈Can I Leave My Dream〉有鍾濰宇的復古摩登編曲、〈倒敘〉有王韻筑優雅的弦樂編排、〈Summer Café〉有甯子達、陳彥丞組成綿密的節奏組⋯⋯。

「這是一張交織了很多老朋友的作品,大家好像都把我的歌當自己的作品在做,很像是在玩樂團的感覺。」薛詒丹從來不只是一個人,在一群堪稱頂尖的音樂人加持下,《倒敘》展現出超乎一般獨立製作的水準。

輕柔音樂裡裝載的成熟詞句

近年不論獨立或者流行,華語樂壇上不乏爵士、節奏藍調、新靈魂樂等樂風的歌曲,但許多都選擇以英文歌詞詮釋,薛詒丹卻用心為每首歌曲填上中文歌詞,「以我的音樂風格唱英文是理所當然,但這樣的樂風要真正帶入台灣,還是必須有中文歌詞。」

在分眾的時代,薛詒丹不只有意識地以熟悉的語言貼近聽眾,更有打造金曲的野心,「我明白我做的不會是普羅大眾的流行樂,所以更強調旋律的書寫。我有企圖心,希望可以寫出好聽的華語歌。」一個創作者高度的自我要求,和對專業與才華的自信,在言語間表露無遺。

薛詒丹認真地在自己的歌曲裡導入人生哲學。

專輯主打歌曲〈怎樣的大人〉即是經過反覆琢磨才得出的成果。「每個人都努力尋找喜歡的樣子/白紙勾勒的輪廓逐漸深刻/塗抹上顏色/蛻去了青澀/美得自成一格⋯⋯成為了怎樣的大人/不動聲色 默許規則/理想在現實裡對折」。薛詒丹說,寫歌總是往心底一直挖下去,但她不希望挖到底之後全是負面的情緒,而是能夠找出方向,去解決每一首歌曲拋出來的問題,帶給聽眾正向的能量。

在聽起來輕鬆的旋律與編曲背後,薛詒丹的歌幾乎都談論著些許沉重的話題。「我的歌曲很坦承地呈現我所經歷的,裡面有滿多我的人生哲學,或者至少是我思考過的事情,不是一個小朋友的心思。」〈飯後點心〉提及誤解、迷信,與無法解釋的流言蜚語;〈生存偏見〉借用社會學概念,表達困境中無盡的自我懷疑;李英宏跨刀演唱的〈沙發危機〉即便是以愛情為主題,也是在訴說一段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關係。

和聲教會我的事

專輯發行後,薛詒丹不時還是會回到和聲的崗位上,從和聲編寫到現場演出,她仍是許多歌者信任的女中音。

「和聲時必須收斂至少六成的自己,」再次退到幕後工作,要適時轉換角色、調整聲線,收放之間,心態也開始有所轉變,「但如果目標是成為一個音樂人的話,只要風格上沒有太多牴觸,做音樂相關工作,其實都是很健康的。」

談起幕後工作,薛詒丹的語調輕鬆了下來,「這陣子如果有幕後的工作,我都覺得超開心,像是快樂的小天使。」有自己的作品做後盾,讓她更有底氣,能自在地進行和聲工作。

與眾多歌手與音樂人的合作,開拓了薛詒丹的音樂視野與思維。

站在和聲的位置,從舞台後方往前望,每一位曾經合作過的歌手,都讓薛詒丹有不一樣的學習:戴佩妮寫的歌詞、蔡健雅譜的旋律,還有劉若英與歌迷真誠的互動⋯⋯因為感受過聚光燈的炙熱,這一次回到幕後,她開始在例行的工作事項裡,重新覓得感動。

2022年底,兩度因為疫情喊停的《萬芳30你的30__,你今天有沒有來》終於在小巨蛋登場,薛詒丹說,那一晚她在和聲席上哽咽了五次。

萬芳演唱經典名曲〈猜心〉時突然忘詞,下一秒觀眾竟接著幫她唱了下去,滿場大合唱讓薛詒丹禁不住哭出聲來,「音樂的力量真的很大,能有一首歌被傳唱超過20年,在那一瞬間接住歌手。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也可以努力做到那個程度,並且有同樣的幸運。」

薛詒丹從國小進入音樂班的體系到高中畢業,卻是到了大學接觸A Cappella之後才發覺以音樂、歌唱為業的可能,「一個人可能辦不到,但靠一群人的力量,就有機會站上大舞台。」從合唱出發,經歷歐開合唱團、爵士駐唱、專業和聲到歌手薛詒丹,她不斷累積養分、集結不同階段的音樂夥伴,試圖找出自己的聲音,朝著更大的舞台前進。

堅持與放棄之間,學著等待

《倒敘》的講唱小巡迴在2022年底劃下休止符。

那一夜、熱鬧的女巫店內,演唱之間薛詒丹突然吐出一句:「有時候不是堅持,只是還沒有放棄。」

我問,是什麼讓妳還沒選擇放棄?

「好像是有人喜歡我的歌。」她停頓了一會,接著說:「也為了那些一直在陪我、等我的人,有時候是不想讓那些喜歡你、看好你的人白費心意,所以希望能多做那麼一點。」不管是歌迷、樂手朋友,或者是曾寄與厚望的前輩,每一分支持她都細數在心。

「好像是有人喜歡我的歌。」歌迷的小小回饋,讓薛詒丹獲得大大的前進動力。

收起一股勁往前的急性子,薛詒丹這幾年也開始學會等待。新專輯發布之後,她很享受在小巡迴唱歌的感覺,「該做的都做了,就讓子彈再飛一會吧,音樂需要一點時間醞釀。」

結束女巫店的演出,與薛詒丹在雨夜裡一面散步、一面拍攝,那首關於成長的歌,又在耳邊響起:「在未知的路上/順從心之所向/別忘了最初的倔強/難免不如所望/也不必放在心上/都是獨一無二的模樣」。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致力於挖掘台灣文化,請支持我們正在進行的第三年訂閱計畫,一起記錄與參與台灣的文化改變。

文字/温伯學 攝影/吳昭晨 編輯/Mion 場地提供/The Misanthrope Society 厭世会社 核稿/郭振宇
文字/温伯學 攝影/吳昭晨 編輯/Mion 場地提供/The Misanthrope Society 厭世会社 核稿/郭振宇、郭璈
文字/温伯學 攝影/吳昭晨 編輯/Mion 場地提供/The Misanthrope Society 厭世会社 核稿/郭振宇、郭璈
文字/温伯學 攝影/吳昭晨 編輯/Mion 場地提供/The Misanthrope Society 厭世会社 核稿/郭振宇、郭璈
文字/温伯學 攝影/吳昭晨 編輯/Mion 場地提供/The Misanthrope Society 厭世会社 核稿/郭振宇、郭璈
文字/温伯學 攝影/吳昭晨 編輯/Mion 場地提供/The Misanthrope Society 厭世会社 核稿/郭振宇、郭璈
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
  • 文字/温伯學
  • 攝影/吳昭晨
  • 編輯/Mion
  • 場地提供/The Misanthrope Society 厭世会社
  • 核稿/郭振宇、郭璈
温伯學

温伯學

1998年生,淡江大學中國文學系畢,曾任《VERSE》編輯,每日聽歌、寫字,治腸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