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Goodman Roaster:台北與京都之間,伊藤篤臣的阿里山咖啡夢

Goodman Roaster:台北與京都之間,伊藤篤臣的阿里山咖啡夢

因為愛上阿里山咖啡,伊藤篤臣從東京來到台灣。經過十年,他在士林擁有了兩間咖啡名店,兩年前又前往京都開店,以阿里山咖啡打開京都人頑固的味蕾。

伊藤篤臣因為想探尋咖啡產地,一個人來到台灣,並愛上阿里山咖啡豆。(攝影/林蔚靜)

因為愛上阿里山咖啡,伊藤篤臣從東京來到台灣。十年的時間,從松山機場的小攤位到在台北開過幾家店,如今在士林擁有兩間深受歡迎的名店,2019年他更返回日本,在京都開了第一家分店。去年底,伊藤先生又回到士林,揚著一貫的爽朗微笑,烘豆子、煮咖啡,說著阿里山咖啡故事,分享他的京都經驗與新計畫。

2006年,在東京星巴克工作的伊藤篤臣,強烈地想知道眼前一顆顆的黑亮咖啡豆究竟是怎麼來的。

同事告訴他,離日本最近的咖啡莊園就在台灣。

當時一句中文都不會說的伊藤篤臣,一個人飄洋過海來到阿里山,終於親眼看見陽光下結實纍纍的豔紅果實。採收咖啡豆、處理與烘焙,最後萃取成一杯香氣迷人的咖啡,他喝下,感到前所未有的衝擊:「這就是阿里山咖啡嗎?」伊藤篤臣心想,眼前這杯咖啡帶著熱帶水果與茶相融的風味,和他在日本每天相處的「咖啡」完全不同。

「星巴克的咖啡豆都是烘焙深一點的,是巧克力、焦香的味道。」伊藤篤臣瞇起了眼,「第一次喝到淺焙的台灣咖啡,我真的很感動,是台灣土地的味道。」

回到日本,台灣咖啡帶來的感動一直留存在伊藤篤臣心裡。同時他也發現,日本竟沒有人推廣台灣咖啡,甚至因為產量少、價格高、欠缺品牌行銷,連台灣人也不知道阿里山咖啡的存在。他覺得這是一塊值得耕耘的好機會,於是一邊在日本工作、一邊擬訂計畫,2011年,決定帶著妻子與三個月大的孩子來到台灣追尋他心目中的咖啡夢。

伊藤篤臣始終認為淺焙的手沖咖啡是最有趣的。(攝影/林蔚靜)

手藝,才是咖啡的核心

2012年,伊藤篤臣開始在松山機場與松菸誠品設攤,販售自己烘焙的阿里山咖啡。經過一年努力存錢與自學中文,隔年他在台北天母社區的靜巷中,開設第一間Goodman Roaster

這是一間靜立於天玉街斜坡上的烘豆坊兼咖啡廳,早晨若從門外經過,便能透過玻璃窗看見伊藤篤臣專心地操作烘豆機。人們或許不會對Goodman的店內環境有太多印象——伊藤篤臣希望來客的印象停留在「咖啡」上,他認為一間咖啡廳最重要的是「barista的skill」,咖啡師才是主角,因此刻意降低吧檯高度,讓咖啡職人的手藝能被一目瞭然。

顧客大多是為了伊藤篤臣的淺焙手沖咖啡而來,這是Goodman的強項。豆單上除了最醒目的阿里山咖啡之外,來自各產區的咖啡豆也都是以淺焙手法展現咖啡不同「性格」,這也是伊藤篤臣獨鍾的北歐式烘焙風格,非常考驗烘豆師的技藝。

會選在天母開店,是因為伊藤篤臣覺得天母與故鄉東京目黑區有著相近的氣質。他將Goodman定位為「專業咖啡店」,咖啡品質有口皆碑,讓Goodman開業以來,即使位處過路客稀少的住宅區也擁有穩定客源。

Goodman開幕後兩年,他在芝山開立二店Goodmans Coffee,服務更多顧客。伊藤篤臣明白,客人是為了喝他手沖的好咖啡上門,自己身負重任,「過去兩年不在台灣,都覺得對客人不好意思。現在我回來了,我一定會更嚴格管理咖啡品質!」

位於捷運芝山站附近的Goodmans Coffee芝山店。(攝影/林蔚靜)

以台灣咖啡打開京都人的心房

兩年不在台灣,是因為2019年伊藤篤臣在日本京都開了「分店」——Goodman Roaster Kyoto。之所以返回日本開店,除了想在日本推廣阿里山咖啡之外,他說也是想讓大家看見自己的實力,「我成功是因為提供好咖啡給客人。但有時候一些人會覺得,我是因為日本人的身分在台灣開店所以客人才多。我想要挑戰,在自己的國家開店也可以成功。」

東京長大的伊藤選在京都開店,是因為故鄉的咖啡友人太多,他不想和朋友競爭。來到京都後,京都人固執的舌頭卻差點擊垮他。「京都人如果喜歡深焙就是絕對——絕對不喝淺焙。」好像怕別人不知道京都人到底有多固執,他把「絕對」二字重複且語氣加強了好幾次,他苦笑:「一開始真的太辛苦了,大家都不聽我的想法!」

京都傳統咖啡館林立,已有根深柢固的咖啡文化,Goodman Roaster Kyoto還是開在「京都中的京都」——市中心四條烏丸區,面臨的挑戰更大,想打進「真京都人」的心裡更加不容易。兩年下來,伊藤篤臣靠著熱忱與堅持,讓越來越多挑剔的京都顧客慢慢願意嘗試淺焙咖啡,進而愛上阿里山咖啡的獨特風味。伊藤篤臣還會將咖啡裝盛在鶯歌茶具裡,除了咖啡之外,再奉上阿里山茶給大家品茗,讓顧客體驗台灣風土文化。

在Goodman Roaster Kyoto工作中的伊藤篤臣。(攝影/黃銘彰)

深得日本人喜愛的還有台灣製的咖啡器具。伊藤篤臣近兩年開設了介紹咖啡知識的日文YouTube頻道,他以日文介紹的台灣咖啡器具竟一下子就售罄。最優秀的咖啡器具不是日本製造嗎?伊藤篤臣說明,其實2010年後中港台研發的濾杯、磅秤、烘豆機等器具已經越來越有巧思,品質也越來越好,早已非日本獨霸市場的天下。

京都店推廣台灣的飲食與器具,在台灣則反推日本商品,包括經營不同語言的YouTube頻道,伊藤篤臣覺得這是一種因為咖啡而串連起來的跨國文化交流,也是他開店的最大樂趣之一。現在京都店交由太太管理,自己則於去年12月返回台灣,打算長期定居,待疫情隔離規定鬆綁,便能台灣日本兩邊跑,當個無國界的咖啡師與咖啡YouTuber。

位於京都四條烏丸區的Goodman Roaster Kyoto。(攝影/黃銘彰)

台灣咖啡,是人與風土的連結

回到台灣,伊藤篤臣說自己更享受工作,「以Goodman的客人來說,我覺得台灣客人是比日本客人更懂咖啡的。台灣人會跟我聊咖啡,我認真做的咖啡他們一定會有反應,覺得好喝就會把豆子買下來。」相比京都人,他認為台灣人對於新事物的接受度更高,願意嘗試不同的味道。

「不管昨天有什麼不好的事,只要早上醒來為自己煮一杯咖啡之後,我就會覺得非常幸福——這樣的幸福是我想一直提供給大家的。」伊藤篤臣笑了起來。

來台灣已經十年,伊藤認為自己推廣阿里山咖啡的目標,已經完成了一個階段。兩年沒回台灣,他發現台灣咖啡產業進步速度飛快,有越來越多人深入阿里山、屏東、台東、花蓮等咖啡產區,挖掘出台灣咖啡的特色與魅力。伊藤篤辰認為:「厲害的咖啡師跟厲害的咖啡產地是同一個國家,風味可以馬上feedback給產地,進行調整。」咖啡師跟產地可以直接連結與溝通,是台灣咖啡的優勢,這是雖然為產地、但咖啡技術不純熟的哥倫比亞、伊索比亞,或氣候條件不足無法栽種精品咖啡的日本無法做到的。

回到台灣,伊藤篤臣未來還有許多待完成的計畫。(攝影/林蔚靜)

那麼,接下來呢?伊藤篤臣透露他想回到阿里山,在山上開一間祕密烘豆室。兜兜轉轉,他情不自禁又想回到夢想的原點,畢竟與自己著迷的事物,總是越近越好。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郭振宇 攝影/林蔚靜、黃銘彰 編輯/梁雯晶 核稿/梁雯晶
文字/郭振宇 攝影/林蔚靜、黃銘彰 編輯/梁雯晶 核稿/梁雯晶

回到專題:不只是夜市:士林不可錯過的咖啡與甜點店

大亞能為明日鏈結大亞能為明日鏈結
  • 文字/郭振宇
  • 攝影/林蔚靜、黃銘彰
  • 編輯/梁雯晶
  • 核稿/梁雯晶
郭振宇

郭振宇

或許喜歡電影、音樂與文學。每次的自我介紹都覺得彆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