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Keep it real!金曲華語歌王「蛋堡」的嘻哈人生除了前進別無他法

蛋堡,aka Soft Lipa,近年晉升為 Soft Lipapa。

很少有人光從名字就能窺見其人生軌跡,但1982年從宇宙降落台南的杜振熙(蛋堡)就是其中之一。小時候,因為爸爸總是買火腿蛋堡給他當早餐,「蛋堡」成了同學給他的代號;長大後,因為被歷任女友稱讚嘴唇很軟親起來很舒服,於是蛋堡用「Soft Lipa」當做街聲(StreetVoice)帳號,將原本感到有些自卑的厚嘴唇,變身成充滿自信的軟嘴唇。

2014年,女兒蛋花意外登入地球,他的Instagram也就順理成章地,從softlipa變成「softlipapa」——若知悉來龍去脈,其實蛋堡每次表演的開場白「這是蛋堡,也叫軟嘴唇」,就已隱約透露他的前半生。

「蛋堡」的創作啟蒙:從拉丁、古典樂到MC HotDog

蛋堡的音樂啟蒙來自愛聽拉丁與古典的父親,但真正激發他開始創作的,是高中時期同學瘋傳的一張地下demo,上面標示著「MC HotDog」。當年在台南一中參加熱舞社的蛋堡,本來就聽了不少美國的嘻哈音樂,在那個阿妹、徐懷鈺、蔡依林、五月天等歌手全面引領華語流行樂壇的黃金時期,他沒想過竟然會有如此赤裸、寫實批判的台灣饒舌創作。

那種巨大的衝擊感讓他馬上開始嘗試寫歌,而成品是以一捲錄音帶錄下的〈性慾爆炸〉。於是熱狗寫〈我的生活〉,蛋堡也和熱舞社學弟RPG共同創作融入校歌的〈Skool Life一中生活〉,成為南一中另類的地下校歌,蛋堡也從此在饒舌界逐漸展露頭角。

同時期,被熱狗饒舌熱力炸裂的不只蛋堡,還有許多現在被視為台灣饒舌OG(original gangster)的多位創作者和製作人,比如2005年創立饒舌音樂廠牌「顏社」的張逸聖(迪拉胖)。當時正在尋找Beatmaker的迪拉,透過友人牽線找到了蛋堡,在雲林邊念視覺傳達邊玩音樂的他就這樣接到了迪拉的電話,開啟了每週北上窩在淡水錄音室的生活。

畢業後蛋堡正式進入「顏社」,草創時期除了做Beat也做設計,等待發光發熱的時機。而那個機緣在2008年出現,那是熱狗剛以《Wake Up》大碟拿下第18屆金曲最佳國語專輯的隔一年。

因緣際會下,蛋堡與饒舌歌手滿人、Jnco荊軻合作,發行了只有三首單曲卻引起饒舌圈廣大迴響的《黃金年代》,期間蛋堡雖然已在街聲上發表了講述藝人吸食大麻事件的〈煙霧瀰漫〉,和展現饒舌也能充滿詩意的〈Hit the Rhyme〉,漸漸打響了名號,但這張空前絕後的專輯或許才真正開啟了屬於蛋堡的黃金年代。

貼近日常的饒舌:作者風格展露無遺

2009年蛋堡第一張個人專輯《收斂水》問世,貼近生活的敘事、讀起來像是散文卻又能精準押韻的歌詞、加上旋律融合了嘻哈與爵士,順利搭上了當時崇尚「簡單生活」的風氣,讓蛋堡的輕饒舌與追求小確幸的氛圍不謀而合,迅速與年輕世代產生共鳴。同年底推出的冬日溫暖小品《Winter Sweet》,就順著這股熱潮,將蛋堡送入了第21屆金曲最佳新人獎的入圍名單。

2010年,蛋堡更毫不掩飾對Jazz的熱愛,直接找來日本五人爵士樂團JABBERLOOP合作專輯《月光》,讓自己像是成為第六個樂器般,共同譜出爵士與嘻哈的六重奏。那一年,他們一起登上了簡單生活節的舞台,《月光》也成了繼熱狗《Wake Up》之後,第二張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獎的饒舌作品。

蛋堡的這三張專輯,打破一般人對於嘻哈音樂似乎總是逞兇鬥狠的刻板印象,原來嘻哈也能這麼輕鬆優雅,也讓更多人看見了嘻哈作為音樂元素的可能,蛋堡也開啟與各方音樂人間的跨界合作。2011年推出的專輯《踩.腳.踏.車》中,就收錄和金曲歌后徐佳瑩合作的〈噓…〉,還有與原住民雷鬼樂團Matzka激盪出的〈聽一首歌〉,讓更多不同族群的樂迷聽見嘻哈音樂的魅力。

2012年蛋堡因為一場意外受傷,讓原本應該在該年發行的《你所不知道的杜振熙之內部整修》(以下省略為《內部整修》)延至隔年才問世,這時候人們才開始理解,輕饒舌的背後其實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也是直到此刻,我們才發現月光背後的黑暗面。

我們印象中那個寫歪歌、玩爵士、熱愛周星馳電影老梗的杜振熙,第一次鼓起勇氣向世人揭露自己。那是他從國中開始就有的痛苦嘶吼,是崩解後試圖再重組的內部整修。

當蛋堡唱著〈我們都有問題〉,就像終於有人幫我們說出了只能追求小確幸背後的掙扎與困境,被稱為「草莓族」的世代全都偷偷鬆一口氣。儘管,「我們都不知道怎麼處理我們的問題」,還好,蛋堡也曾經告訴我們「這一切都是過程」,於是「過程是風景,結果是明信片」。

也是在這個時候,人們才開始試著從一張張署名蛋堡的明信片中,找出一點蛛絲馬跡,想像他的人生旅程。在過往的歌曲裡我們看不見他深埋心底的情緒,卻在《內部整修》中一覽無遺,殺得毫無防備的人措手不及,對照著我們自己的問題,蛋堡在此先按下了暫停。

回首2012年他和獨立歌手黃玠合作的單曲〈放個假〉,像是個成真的自我暗示,蛋堡在《內部整修》發表後也放了自己一場長假。而另個實現的預言,則是寫給十年後的自己的專輯末曲〈史詩〉的最後一句:

如果想起什麼寫些什麼還我
給你孩子聽 跟他說你是我
如果他喜歡 摸摸他的頭說「你識貨!」
教他聽hip hop就像你試過

溫柔而大膽的新開始:讓蛋堡得獎吧,這樣振熙才有本錢繼續任性!

沒想過組建家庭的他,在2014年迎來了女兒蛋花。不曾想過的可能性竟然在這個時空中發生,蛋堡的創作時間從此也被零碎切割,但可愛的蛋花就像是被打散在這個破碎世界裡的光,讓本來應該接在《內部整修》後發表的專輯《對外開放》,濃縮成在自家廚房熬煮了七年、出品自蛋堡家的《家常音樂》。

在這七年間,蛋堡儘管沒有發表新專輯,但依然做了許多嘗試。像是2014年阿妹邀請蛋堡爲〈偏執面〉作詞,這首歌入圍了第26屆金曲最佳年度歌曲獎;2016年他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合作演出,讓人發現嘻哈不只能搭爵士還能配古典;2019年擔任他更以藝術家和導演身份,親自參與了單曲〈音菩薩〉的VR虛擬實境MV製作,MV也在2020年桃園科技藝術節展出,吸引不少人專程前往體驗。

其中最震驚歌迷的,或許還是他宣布離開「顏社」,創立自有音樂品牌「任性的人」。但若對照品牌即將發行、預購早已搶購一空的第二張專輯《Loops for Life》的官網簡介,這個決定就顯得再自然不過——蛋堡,只是回歸初衷。

自創品牌讓他回到只有一個人、自由自在的狀態,回到那個「只是想做一些能讓自己舒服放鬆、聽著好睡的音樂」的少年;回到那個在「顏社」草創時期,什麼都要自己來的蛋堡。如同品牌名稱「任性的人」,他將這種隨心所欲發揮到極致,蛋堡第一張獨立發行的專輯,也就是讓歌迷引頸期盼七年的《家常音樂》,刻意不在音樂串流平台上架,只能在官方網站訂購。

蛋堡更在台北東區開了一間為期兩週的快閃店,自己當店員、自己設計專輯和周邊、自己賣自己的音樂——這種回到初衷,更細微地體現在〈家常音樂〉的MV,如果仔細看,有幾個畫面出現了一張錄音帶,上面寫著「E Dabo G 性慾爆炸」,那正是蛋堡人生中的第一首饒舌創作。

30被迫而立,即將40的蛋堡,看似繞了一大圈又回到原點,人生似乎豁然開朗。在《家常音樂》中,過往那些躁的、鬱的都化成迷幻的、佛系的旋律;剩下那些帶點無奈幽默,但認真面對生活的文字,那些自日常收錄的skit,都像是在跟聽眾對話般,講述那些關於小孩的事,也關於你,關於我。

這張由自家品牌獨立發行的專輯,讓蛋堡今年入圍了年度專輯、最佳華語專輯、最佳華語男歌手、最佳作詞人和最佳MV等五個重要獎項。

若從金曲獎回顧台灣嘻哈音樂,首度獲得肯定的,是2004年以〈Life’s a struggle〉震驚華語音樂界、拿下第15屆最佳作詞人獎的宋岳庭,那是第一次大家見識到饒舌文字和雙韻的力量。但要到2007年,金曲最佳國語專輯《Wake up》才喚醒大家對嘻哈的認知與重視。

接著2012年饒舌圈裡少見的女Rapper葛仲珊(Miss Ko)贏得最佳新人獎的頭銜、2018年嘻哈團體「頑童MJ116」獲得最佳演唱組合獎,終於在2019年,金曲最佳華語男歌手頒給了由樂團轉戰嘻哈、曲風獨樹一格的Leo王。

如果再算進曾入圍金曲獎的所有饒舌創作者和作品,在台灣曾被視為非主流的饒舌音樂似乎已獲得聽眾與金曲獎的肯定。那麼我們要問,台灣是否還需要蛋堡成為第二個以饒舌歌手身份獲獎的金曲歌王?

對本格派的饒舌創作者、樂迷,甚至是整個華語音樂圈來說,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我們認同饒舌音樂最珍貴的精神,在於是否帶給人們思想上的衝擊、是否在音樂中展現文字押韻的美感和內容風格上的創新,那麼這位不斷突破自我、被譽為饒舌詩人的饒舌界OG獲獎,正代表了華語音樂的最高殿堂肯定了這樣的內涵與本質,而這種精神並不限於嘻哈饒舌,而是所有音樂都能有所呼應和參照的。

不過對於從不懂事就開始聽蛋堡的人來說,我們其實並不在乎蛋堡有沒有得獎,因為在我們心目中,他早已是不需被加冕的超經典。你問什麼是超經典?請跟著唱:

不會被換  不會被忘
不會被停止 不停地唱
不會被換 不會被忘
不停被複製  不停地放

https://www.facebook.com/Softlipa/posts/305232340967645


◉ 本文感謝饒舌歌手韓森提供的寶貴意見。

|嘻哈延伸|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7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寫時代的歌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炎亞綸」之於「吳庚霖」,在《我願意》探索藝名與真名中的「自我」

人物影劇

「炎亞綸」之於「吳庚霖」,在《我願意》探索藝名與真名中的「自我」

若時光倒轉十年,提及炎亞綸,或許只是與時代眼淚之一的團體「飛輪海」畫上等號,那個外貌無懈可擊,卻又於男子偶像團體中有些格格不入的男孩。而今,面對台劇《我願意》,他開始思索這個藝名之於自己,以及真名「吳庚霖」間的關係。

音樂創造的進行式:KKFARM的科技創新如何改變音樂產業?

商業音樂

音樂創造的進行式:KKFARM的科技創新如何改變音樂產業?

2017年,KKFARM成立,從最初KKBOX集團旗下的文化創投公司,如今透過區塊鍊與數據分析協助歌手創作、發行和行銷。我們從創作歌手吳卓源 ( Juiia ) 的爆發,帶您層層探究這用科技打造的音樂生態系。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人物電影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短篇電影《永生號》像是一部你我生活記憶的MV,故事裡,張震所飾演的生化人在遙遠未來的宇宙中甦醒,回到受疫情、戰爭、污染殘害的地球。突然,一首首熟悉的歌曲響起,高中的嬉鬧、初戀的悸動隨著音樂浮現,漸漸喚醒他久遠之前的地球記憶⋯⋯。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人物電影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頂著黑色軟呢帽,臉上掛著一副墨鏡,高捷從磨石子樓梯步上酒吧二樓,背景音樂正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上樓走到沙發坐下,這畫面彷彿是顆電影長鏡頭,一位黑幫大哥氣勢滂薄的出場,從他30年前首次在電影《少年吔,安啦!》詮釋黑道大哥之後,多數人一想到高捷,總是會浮現這樣的印象。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人物商業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光明分子與蔡司台灣不謀而合的經營理念及彼此對好東西的堅持,是雙方從不打不相識到團隊建立深厚信任的一切基礎。

職業籃球員戴維斯:吃素也可以很強壯

人物重磅飲食

職業籃球員戴維斯:吃素也可以很強壯

「籃球國手」與「純素」似乎難以被聯想在一起,而戴維斯(Quincy Davis III)正是兩者的交集。身為台灣第一位歸化為台籍的運動國手,球迷口中的「Q」在2016年成為純素主義者,並於2019年創立「Uncle Q Vegan 創意蔬食餐廳」,西式風味蔬食大獲各年齡層民眾喜愛;親切推廣蔬食的形象深植人心。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