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LifeWear magazine》木下孝浩:雜誌是一種必須傳承的文化形式

策劃《LifeWear magazine》的設計總監木下孝浩,分享他製作第五期雜誌的想法。(圖/Uniqlo Taiwan提供)

日本知名服飾品牌UNIQLO旗下雜誌《LifeWear magazine》,第五期以「Neighborhood Living鄰里生活圈」為題,透過訪談與專題故事,深刻探索人們與我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在地鄰里關係,並闡釋這些鄰里日常是如何正向地反應在UNIQLO的舒適生活與LifeWear精神之中。

打造《LifeWear magazine》的木下孝浩(迅銷集團全球高級執行副總暨創意總監),在專訪中提出他在疫情期間製作雜誌的思考及概念:

「對我們來說,這個世界究竟是受到更多不便的限制,還是一個我們可以再次拓展視野的機會呢?目前我們仍需耐心等待與遠方朋友碰面的那一天。但同時,這也是可以重新認識我們生活周遭環境並與身邊親朋好友歡聚的機會。本期分享了不同國家、地區人們的穿著,更分享了居住在這些地方的人們的故事。」在疫情尚未遠離的今日,讓我們透過以下訪談,閱讀木下孝浩的雜誌發想與實踐。

◉第五期主題為「鄰里生活圈(Neighborhood Living)」,請問是如何決定的?

木下孝浩(以下簡稱木下):這個想法源自於「當一個好鄰居」,這個原則在COVID-19期間受到很大的關注。在世界動盪不安的時代,當我們重新思考什麼是真正重要的事情後,我們會發現考慮周遭的人、社區、街坊鄰居、以及家人的幸福快樂,最終能引領我們採取行動改變眼前的世界,我們認為這樣的行為肯定存在著,因此定下這個主題。

◉製作第五期《LifeWear magazine》的過程中,有沒有令您印象深刻的章節?

木下:我特別喜歡的專題是關於捕捉攝影師Ola Rindal與其家人在挪威鄉村Fåvang生活紀錄的時尚大片拍攝。Ola是我的老朋友,是一位活躍於巴黎的時尚攝影師,於疫情爆發期間搬回他的家鄉——挪威。你可以從他的眼睛以及充滿愛的全家福照片中感受到對美麗世界的憧憬與希望,我認為這是一篇很棒的專題文章。

◉第五期《LifeWear magazine》中,有沒有哪些部分是您特別希望讀者可以留意的?

木下:UNIQLO and White Mountaineering是UNIQLO今年秋天攜手設計師相澤陽介的全新聯名,在本期《LifeWear magazine》首度亮相,其中相澤陽介談到了他對這個合作項目的熱情。

此外,我們也納入了活躍於日本及亞洲各地的女演員暨LifeWear品牌代言人綾瀨遙的時尚大片;與設計師Jonathan Anderson於其品牌總部——倫敦進行的專訪;以及針對世界知名的建築事務所Herzog & de Meuron創辦人專訪,他們同時也是日本UNIQLO東京旗艦店的設計師。

《LifeWear magazine》第五期專題——「綾瀨遙:時間的堆疊」(圖/Uniqlo Taiwan提供)

◉您期望第五期能讓讀者得到什麼樣的反饋?

木下:我認為與街坊鄰居建立良好的關係,同時意味著理解並尊重他人,這是唯一能修補這個處於破碎危險的世界的唯一方式。在UNIQLO,我們的目標是透過LifeWear豐富全世界人們的生活,我期望能藉由《LifeWear magazine》傳達同樣豐富的文化內涵。

◉可否請您分享《LifeWear magazine》是什麼樣的刊物嗎?

木下:《LifeWear magazine》是一本由UNIQLO社內製作並且於2019年秋季開始推出的免費刊物,每年出刊兩次以配合春夏與秋冬新品發表,並在全球發行。

LifeWear是UNIQLO創造的詞彙,藉以描述讓所有人的生活更美好、更舒適的日常服裝,更具體地說,LifeWear意味著價格合理、高品質的服裝,結合機能與美感,使人們穿著時能為之振奮。《LifeWear magazine》的目標是向更多人傳達UNIQLO每一季打造的LifeWear魅力,除了時尚和風格理念,我們透過專訪和特輯來傳達有關現代生活的新風格,以及我們認為生活中重要的價值觀。

◉您認為《LifeWear magazine》在編輯過程中有哪些有趣之處?困難點是什麼?與您過去的編輯經驗相比,您覺得哪方便對您而言更新鮮?

木下:當我的事業從出版社轉換到UNIQLO時,我以為我再也不會製作雜誌了,但是當製作雜誌的機會出乎意料地突然出現在我眼前,我是非常興奮的;但同時,我也知道選擇出版刊物的實際層面上會遇到的困難,以及幾個需要解決的問題,例如當今出版業面臨的通路、成本和人事等問題。

木下孝浩認為,雜誌是一種文化形式,他希望能繼續傳承這樣的價值。(圖/Uniqlo Taiwan提供)

木下:在通路方面,我們擁有穩固的分店網絡,而非主流書局的連鎖店,以日本為例,從市區到郊區隨處可見UNIQLO的店舖:我們更利用海外店舖網絡,使我們能夠在許多不同地點有效地發行大量刊物來達成我們的使命,盡可能傳達給更多的人。

而在成本方面,商業刊物取決於銷售與廣告收入,但LifeWear magazine沒有這兩種考量;相反地,我們從行銷活動中獲得預算。我認為由高階管理階層透過富含文化意義的雜誌來傳達企業理念是一項很好的決策,即便這同時意味著我們會少拍一些電視廣告。此外,將內容重新編輯成數位形式,包括影片以及其他元素等,並藉由電子版雜誌以提供新的交流方式,都是令人非常享受於其中的編輯工作。

◉您如何定義《LifeWear magazine》的編輯策略?

木下:有一些企業刊物讓我覺得非常有趣,有一些則提不起興趣,當然這些感受會因讀者而異。舉例來說,有些人對於僅列出企業產品的刊物便感到滿足,有一些人則希望能幫助讀者更了解企業立場和理念,後者是我對《LifeWear magazine》的目標。

我們不僅僅販售服裝,我們的目標是透過服裝豐富每個人的生活,創造一個更輕鬆生活的社會,而這也自然意味著我們必須思考什麼是豐富的生活。《LifeWear magazine》中有很多文章與我們的產品沒有直接關係,但我們認為重要的是真正瞭解顧客的觀點,進而依據這些想法採取行動。

◉您認為如何能成就一篇好的《LifeWear magazine》文章?

木下:我認為一本好的雜誌是很難讓人想扔掉的;相反地,一本你毫不猶豫就可以扔掉的雜誌,無論它是否免費,都不應該被製作成刊。我是第一個閱讀《LifeWear magazine》的人,如果我認為一篇文章很無聊,它便不會出現在雜誌上。一篇好的文章可以讓《LifeWear magazine》的讀者思考,有時甚至改變他們的行為,這是我想一直抱持的信念。

《LifeWear magazine》第五期專題——「巴比肯的鄰里生活」(圖/Uniqlo Taiwan提供)

◉在COVID-19疫情肆虐期間,當您在進行拍攝與編輯階段的工作時,有沒有留意到什麼或激起什麼想法?

木下:許多過去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在現在這個時候變得很困難,例如與人會面、面對面交談;或拜訪、感受一個地方,這些事情讓我更加珍惜日常的美好。我意識到當我們不知道生活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時,我們必須擁抱每一天,我也留意到,當必須遠端進行編輯工作時,我會懷念和其他人一起進行拍攝時的工作氛圍。

在此我要向這些在困難時期大力支持《LifeWear magazine》的所有人表達我最衷心的感謝。

◉《LifeWear magazine》中涵蓋了許多有關不同生活風格的內容,這樣的手法使否源自於您過去在《POPEYE》的經驗?

木下:我們認為,當談論UNIQLO服裝時,與其只關注其質感、設計、和製作過程以外,還有必要讓讀者了解LifeWear哲學背後的思想,即「讓日常生活更美好」的理念,我們認為這同時意味了「了解人們現今的生活方式」,因此《LifeWear magazine》收錄了許多關於生活風格的文章。

以編輯雜誌的意義來說,某種程度上我借鑒了過去在《POPEYE》的經驗,但我會依據雜誌的受眾將內容客製化,《LifeWear magazine》和《POPEYE》的目標受眾不同,因此我們相對應地編輯調整了合適的內容。

◉一本由企業內部製作的品牌刊物應該是什麼樣子呢?

木下:我喜歡很多由各種品牌製作的手冊或摺頁,例如:澳洲品牌Aesop發佈的期刊便收錄了許多非常獨特的文章;Patagonia的型錄則有許多精彩的文章和圖片;Hermès的型錄也非常完美。當企業能隨心所欲自由出版刊物時,彰顯出該企業的理念與政策,基於這樣的原因,這些刊物永遠都不會令人覺得無趣。

木下孝浩認為雜誌的印刷與電子兩種版本,各有其優勢與重要性。(圖/Uniqlo Taiwan提供)

木下:企業刊物最棒的一點是它可能是提供大家免費索取的,拿的人不太可能對這些免費的東西過度認真,因此對於製作商業雜誌將近30年的我而言,這樣的關係和連結是令人覺得新奇而坦然的。

◉您也出版了《LifeWear magazine》的紙本刊物,在這個數位時代,您是否認為紙本印刷仍然重要?為什麼?

木下:我不認為印刷絕對比數位好,但兩種媒介的接觸點是不同的。UNIQLO在世界各地皆有實體店面,因此我們出版紙本印刷,期望來店的顧客會拾起一本並帶回家作紀念;至於不常光顧實體店面但經常於網路商店消費的顧客,或那些認為不需要拿實體雜誌的人,則可以選擇電子版本閱讀。

從永續性的角度來看,我理解如何看待紙本刊物的發行,但我個人認為雜誌是一種文化形式,我希望能傳承這樣的價值,就好比沒有聞到報紙的味道就不覺得現在是早上的感覺。

◉最後,《LifeWear magazine》的未來前景為何?

木下:打從第一期開始,我們的目標就是傳達全球人類的風格與思想、UNIQLO的風格、以及LifeWear品牌哲學,我們也非常重視多元性,致力納入不同民族與文化內容,今後也計劃以這個角度繼續編輯雜誌。

木下孝浩|2018年加入迅銷集團,現擔任集團高級執行副總裁,同時也是迅銷集團全球創意實驗室創意總監、以及UNIQLO研發設計高級執行副總裁。在UNIQLO,他同時扮演著負責品牌、行銷、創意、以及監督服裝設計等多重角色。

*本文經迅銷集團與UNIQLO授權刊登,更多相關資訊請按此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商業生活飲食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你是否偶而會對於現狀有不滿的想法?總是會想著或許可以有更不一樣做法?雖然可能還不到漫威影集《無限可能:假如…?》(What If…?)裡那樣的全面大翻盤,但任何的嘗試改變,都是走在「打破框架」的路上。「壞貓2號」就是一個這樣的存在,這個由「兩名獨立廣告商創辦人與一位早餐店老闆」合組的創意團隊,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樣的驚喜與「破壞」?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商業廣編生活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2021年10月開幕的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打造宛如美術館一般的空間,別出新裁地提供生活顧問及個人化選品服務、快速維修、話題⻝室、悅讀講堂及活動策展等創新體驗,致力實踐「為熱愛生活的人找生活」的品牌使命。至此,恆隆行已不再只是代理商,不僅大膽開創了台灣零售服務的新樣貌,並以其積累62年的選品專業,提出營造理想生活的恆式觀點!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國際文化電影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來自韓國的留法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Hayoun Kwon),於2021年高雄電影節發表的VR作品《玉山守護者》,述說日治時期一位日本學者與一位台灣布農族人間的可貴情誼。在創作的過程中她探索了台灣的傳說,更找到了不同的角度去觀看歷史。

北藝青鳥與VERSE baR:一棟未來劇場中的書店與咖啡吧

地方生活閱讀

北藝青鳥與VERSE baR:一棟未來劇場中的書店與咖啡吧

從一本雜誌和一間書店,VERSE與青鳥書店在北藝中心集中結合表演藝術的驚喜與魅力,開創屬於台北士林的新興文化基地。

橫越三大洲的拍攝是為了什麼?專訪《為了國家》導演Rachid Hami與演員Karim Leklou、Shaïn Boumedine

國際文化電影

橫越三大洲的拍攝是為了什麼?專訪《為了國家》導演Rachid Hami與演員Karim Leklou、Shaïn Boumedine

由法籍導演Rachid Hami所拍攝的法台合製電影《為了國家》(Pour la France),該劇情從一名在軍校被霸凌致死的軍人展開,最終讓主角哥哥為弟弟站上前線抗爭。Rachid以自身的故事改編,於阿爾及利亞、台灣、法國三地拍攝,從沉重的回憶裡帶出與弟弟最真摯的情感。

百年的對話,翻譯的魔法——王大閎《杜連魁》

文學閱讀

百年的對話,翻譯的魔法——王大閎《杜連魁》

前陣子進戲院看《媽的多重宇宙》,體驗何謂影像 / 故事 / 字幕多軌並行,於是發覺翻譯一舉,原來能讓譯者在原文之上創造多重宇宙:除了製造語意對應、複製脈絡效果,還存在一種「你手寫我口」的可能,讓「誰在哪裡為何翻譯」的疑問夾藏文本中。而王大閎譯寫的《杜連魁》一作,便藉靈與肉的關係,讓原文與翻譯、城市及生活碰撞輝映。

蕪咖啡:生於雜蕪,卻依然飄香

人物生活

蕪咖啡:生於雜蕪,卻依然飄香

一座隱身土城福仁街內的微型咖啡館,時有咖啡香繚繞,時而傳出咖啡豆烘烤、裝袋的清脆聲響,傍晚過後,店內的溫暖光暈從木質外牆和玻璃窗隱隱透出,直至午夜。

KITOYA甜點工作室:生活在土城,發酵的甜點夢

人物生活

KITOYA甜點工作室:生活在土城,發酵的甜點夢

KITOYA於2021年誕生,憑藉著美好的甜點滋味、深具品味的照片視覺及包裝設計,擄獲許多嗜甜者的心。

阿城鵝肉:土城名店,二代接班

人物生活飲食

阿城鵝肉:土城名店,二代接班

談到土城在地美食,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阿城鵝肉」。煙燻鵝肉、酸菜鵝腸、招牌鴨血和滷白菜,這家超過30年的美食名店,從騎樓下的小攤子,一路到整層樓的大店舖,更在北部地區開枝散葉,這幾年因位於台北市區的分店獲米其林必比登推薦,讓柔嫩香滑、吮指回味的鵝肉,更成為遠近馳名的台式美味。

Misala Handmade:移居到宜居,香港女生在土城

人物生活

Misala Handmade:移居到宜居,香港女生在土城

隱身在「巷仔內」的公寓二樓,是口金包設計師Michelle的住所兼工作室,來自香港的他,半舊不新的移民身份,算算和先生已落腳土城七個年頭,在常民氣味濃厚的土城,找到家的安定感。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