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柯震東、林哲熹的演員養成:《金錢男孩》首次挑戰同志角色

柯震東(左)與林哲熹(右)因為電影《金錢男孩MONEYBOYS》而成為好友。

電影《金錢男孩MONEYBOYS》受到坎城、釜山兩大國際影展關注,同時入圍第58屆金馬獎兩大獎項。這是C.B. Yi首次執導的作品,故事圍繞一座虛構的華人城市中、一對沒有緣分的戀人——梁飛(柯震東飾演)與曉來(林哲熹飾演)。

防雷線,尚未觀影者慎入!

為了改善老家的困苦,梁飛隻身來到城市從事性工作,並與照料他的前輩曉來相戀。然而,在一次意外中,曉來斷了腿,梁飛也被迫前往另一個城市,兩人就此斷了聯繫。五年過去之後,梁飛回到家鄉,卻發現這麼多年下來,家人接受了他的錢,卻不曾接受他作為同志及男妓的身份。只有青梅竹馬阿龍(白宇帆飾演),給了梁飛慰藉。

一同再到城市,阿龍也隨梁飛成了男妓,兩人相依為命。此時,梁飛卻撞見早已結婚生子的曉來。這不期而遇打亂兩人都正決定要穩定下來的心,梁飛與曉來在情意間找尋自處之處。梁飛與曉來在電影裡的對望,從款款深情轉為沈重的游移。看著看著,不自覺地便被他們帶入了這座燈紅酒綠的壓抑城市。

而這部電影是柯震東、林哲熹首次挑戰同志角色。訪談尚未開始的補妝空擋,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他們說,兩人是因為這次合作而相識,這樣的默契並非一開始就有,林哲熹對柯震東的第一印象是酷酷地、不說話,兩人為了戲裡角色的熟悉,特別在開演之前私下相約,才因此變得熟悉。

兩人因為這部電影成為好友,而這份默契也自然地流入在電影之中。許多時刻,談笑間兩人就回到大男孩嬉笑的模樣,但對於角色揣摩和演戲,兩人都不是嘻笑,訪談過程流露作為演員的一再成熟。

林哲熹說,自己並未將曉來一角設定為男同志,在故事裡,他愛過梁飛,也結婚有了家庭,若要說,其實曉來像是個直覺派的動物,當下感覺對了,便愛了。林哲熹不讓同志作為角色的標籤,限制自己與角色的相處及發展,反而是先了解角色的特質與動機,再擷取生活中的自己,一步步塑造出真實而有趣的曉來。

柯震東則表示,準備梁飛這個角色是困難的,因為相較其他華語地區,台灣的思想開放,身邊同性戀友人大多過得自由無拘束。但故事裡的華人城市是傳統壓抑的,梁飛對於自己同志的身份是想隱藏的,想放膽地敢恨敢愛,卻屈就於現實及長輩,將自我縮了起來。如何揣摩梁飛內心的情感與拘束,成了柯震東最著重的課題。

柯震東:我想要「演技」標籤

但柯震東確實做出功課,他在《金錢男孩MONEYBOYS》裡,不再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或《小時代》裡為人熟悉的外放模樣,變得柔和充滿層次。即便依然保有著稚嫩的面容,神情裡透著的卻是個洗練的男子,許多圍著圓桌吃飯的戲裡,他都坐在桌邊一角不曾開口,但隨著餐桌話題的轉換,他的姿態,他的表情,全是情感轉折的線索。觀眾目光被緊緊鎖在他的身上。

有人說,或許是因為《再見瓦城》那一年的磨練,磨去了他的倔氣,如今的柯震東才會有如此內斂而自然的演技。回望當時,入圍了金馬影帝,獲得了盛讚與討論,柯震東以為能就此重穩步伐。但迎面而來的卻是一年半毫無任何工作,就算拚盡全力,閒置無工的公司、網友負評,還是使其陷入低潮,懷疑自己。

就如同他的角色梁飛,就算相信自己身為同志並沒有錯,但外人的冷眼、家人的鄙夷,這些排斥與否定的聲音,不免讓他動搖。「行業裡的有些人可能會瞧不起你,還有網路上那些網友的負評,你會覺得你真的是恥辱嗎?」他在訪談中提出一個問題,像是對自己一路走來的自問自答。

柯震東在《金錢男孩MONEYBOYS》獲金馬評審青睞。

2020年,他帶著塵封已久的《打噴嚏》回到眾人的目光下的首映會,當所有人探問消失螢光幕前的那幾年動向,柯震東潸然淚下:「這幾年滿累的,但我很努力在勇敢,謝謝大家。」啜泣中試圖穩住的聲線,依稀可以感受這個大男孩已經跟過往不太一樣。

「講到演技的時候,你會討論到張孝全,你會討論到吳慷仁,但永遠都不會有我。」、「我身上已經有很多標籤了,希望可以多一些關於表演的標籤。」那一年半的空白與沉澱,讓他更加珍惜,更加全力以赴,深怕任何一個閃失的出現,否定聲浪便會將他淹沒。

今年,在《月老》裡,依然可以看到他如以往動感的偶像模樣;而在《鱷魚》裡,則可以看到他善用神情與肢體,演活一位青澀男孩身上所受盡的磨難;在入圍金馬最佳男主角的《金錢男孩MONEYBOYS》裡,更可以看到他細膩而層次豐厚的演技。

電影的最後那一顆鏡頭,讓我想起,提摩西夏勒梅在電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裡的最後一幕,向著壁爐,不帶一句話語,卻震撼著觀影的眾人。難怪評審們會說,單憑這顆鏡頭,柯震東就足以入圍了。

林哲熹:當演員,焦慮一直在

「很多時候人的生活並不是在選擇,你是被推著走的。被時間推著去做選擇」林哲熹看著劇本裡的曉來,與自己的處世方式有幾分相像。因當下的選擇,用餘生與自己所做選擇一同走下去。電影裡,曉來與梁飛在分別多年後重逢,但曉來自己已結婚生子,剎時猛然回頭,當初的選擇究竟是自己所做,還是時局所致?林哲熹說,他自己的念頭,有時也走在這條困惑的鋼索。

《我們與惡的距離》的那一句經典台詞:「為什麼是我?」,是大家對林哲熹最印象深刻的一幕。雖然寫下了經典,但也成為他的重擔,他說演戲不是網路遊戲裡的砍怪練功,不會知道自己的下一部在哪裡,或許演好了一齣戲,但也不見得能演好下一齣戲,也因此有所感嘆,作為一個純演員,可以決定的事情實在太少。

他說,一個配樂、一個剪接、一個調光的改變,可能就是一部截然不同的電影,但即便作品再好,覺得自己演出再屌,若沒有觀眾買單,這份無法超越期待的焦慮感就會一直存在。「我能做的就是去理解那個選擇。我們常看到的都是表面,你不是那個人,你怎麼知道他是什麼呢?」

林哲熹認為本次在《金錢男孩》中飾演的角色曉來的處世方式,與自己有幾分相像。

林哲熹著名的角色大多極端,為了準備這些角色,他會花數個月的時間與之相處。去觀察,去了解這些角色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他們有時帶來的提問是劇烈的,林哲熹說這些相處的痕跡,會用物理的方式留駐在他身上。他形容這就像是一位愛喝紅茶的朋友,每次喝紅茶都會加三顆方糖,朝夕和他相處,即便殺青之後就斷了聯繫,「但或許半年後,當你點了杯紅茶,你又不自覺地加了三顆方糖。」

有人說豐富人生的閱歷能幫助演戲,但演戲其實也正豐富了人生的經歷。這些角色不自覺停留的記憶,拓展了林哲熹的生活。既然下一步會在哪無從得知,那便珍惜每個遇到的不同。林哲熹很哲理地述說著自己與角色的相處,卻又不時地想逗樂大家,打趣地說:「就看會不會有更多喜劇或偶像劇的角色來找我,讓我可以平衡一下嚴肅的部分(燦笑)。」

《金錢男孩MONEYBOYS》裡的梁飛與曉來都掙扎著自己生存的模樣,眼前的柯震東與林哲熹,似乎也是如此一路走來的。不禁讓我猜想,如今他們大男孩般的颯爽笑顏,是多少淚水與汗水洗鍊出來的呢?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Mion

讀的是食物設計,寫的是影劇,做的是Podcast。現任《VERSE》聲音部編輯,畢業於米蘭工設學院。嘗試著各種說故事的方式。

更多Mion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戲劇文化最新消息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由阮劇團與劇場空間臺港共製的舞臺劇《皇都電姬》,以臺港兩座即將被拆遷的「電姬戲院」與「皇都戲院」為故事背景,藉由回溯臺 港母語電影的黃金時代,探討母語文化失根的過程。2022年《皇都電姬》演員製作陣容全新升級,並進一步融入「元宇宙」(mataverse)議題,在魔幻又前衛的世界中,交織出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豐蔬食》作者田定豐:惟有真正認識自己的需要,才能享受自由

人物

《豐蔬食》作者田定豐:惟有真正認識自己的需要,才能享受自由

以《豐蔬食》一書創造出台灣蔬食餐廳評鑑指標的田定豐,是在二十多年前由葷轉素,並用自己的蔬食旅程啟發更多人,成為推動蔬食生活的意見領袖。

重拾寫作的汽車美容技師姜泰宇:對他人坦承就是對自己坦承

人物生活

重拾寫作的汽車美容技師姜泰宇:對他人坦承就是對自己坦承

姜泰宇曾以敷米漿為筆名出版網路小說,作品紅極一時,十年前因病轉行投資洗車場,重新學習汽車美容的技術。十多年來勞動的汗水取代書稿上的筆墨,以泡沫與高壓水柱清洗他人愛車,也重新將自己拋光整復,成為更加坦然、自在的模樣。2019年姜泰宇重新提筆,並於隔年出版《洗車人家》,如今持續經營洗車場,同時著手進行新的小說創作。

那些音樂教會我們的事:胡乃元談TC音樂節

人物廣編音樂

那些音樂教會我們的事:胡乃元談TC音樂節

2004年小提琴家胡乃元返國創辦TC音樂節、聚集海內外優秀人才,一起為台灣而奏。

「貝殼放大」林大涵 ×「孕學林」劉克健:少子化的國家願景工程

人物商業觀念

「貝殼放大」林大涵 ×「孕學林」劉克健:少子化的國家願景工程

全球首間榮獲「WELL最高白金等級」健康健築認證的產後護理之家「孕學林」,不僅提供產前產後的親子照顧服務,也是空間健康的倡議者。我們邀請群眾募資公司「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特別與孕學林創辦人劉克健進行對話,感受如何用建築學角度去看待生命的重要性。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國際觀念電影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當影視圈都在追求「大IP時代」的效益時,在商言商,需要投資大場面與大調度的戰爭類型電影還有搞頭嗎?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國際觀念電影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由湯姆.克魯斯所主演的《捍衛戰士:獨行俠》不僅叫好又叫座,這齣睽違36年的續集更創下巨星演員從影以來生涯最佳開票紀錄,但你可曾知道,當年拍完第一集後,阿湯哥可是極力想與這部電影劃清界線,甚至直言「這可能會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電影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Top Gun》台灣片名譯為《捍衛戰士》,其他華語國家或地區皆翻譯成《壯志凌雲》,然而當國民黨政府還在中國大陸時,確實有部軍事電影叫《壯志凌雲》(1936年)。原以中國東北抵抗日本為背景,囿於蔣政權先反共再抗日的政策下,腳本被審查反覆的修改,最後變成抵抗匪徒侵略的模糊說法。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人物文化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在劇場界活躍將近四十載的劉若瑀,於2021年接下臺北表演藝術中心(以下簡稱北藝中心)董事長一職。從與「優人神鼓」在山林裡排演練功的生活轉身「入世」到熱鬧的士林,打破了許多人對劉若瑀的想像。北藝中心歷經九個寒暑的曲折,漫長而艱辛,2022年3月,終於正式開啟試營運,讓台灣多了一個全新的文化地標與重要藝術機構。在這個特別的時刻,《VERSE》社長張鐵志和劉若瑀董事長進行了一場深刻的長訪談,分享對北藝中心未來的展望,尤其是對青年世代創作者的期許,以及如何讓台灣在十年之後,可以成為世界級的表演藝術重鎮。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文化閱讀音樂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繼2004年《聲音與憤怒》、2010年《時代的噪音》後,作家aka VERSE 本刊社長張鐵志再度回到他的「老本行」——搖滾樂的文字書寫。最新出版的《未來還沒被書寫:搖滾樂及其所創造的》將許多「還沒被好好說過、但應該被知道的搖滾故事」紀錄成冊,橫跨多方領域的香港作家廖偉棠特別為此書寫推薦序,並回應作家「搖滾樂就是要take risks」的核心精神。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