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當全世界最大的LED迷宮在台北街頭出現:展演空間的造夢者馮建彰

My Way

當全世界最大的LED迷宮在台北街頭出現:展演空間的造夢者馮建彰

最近,台北東區街頭出現了一座以LED建造的迷宮,這座號稱全世界最大的LED迷宮《光鑰未來》,是由業界著名的演唱會舞台設計師、人稱「二馬」的馮建彰,與土耳其新藝術團體OUCHHH,為2023年台灣燈會聯手打造的。這座以光築構的迷宮,使用超過2700片LED,運用大樹據、AI演算等技術,將台北各種即時數據化為燦爛的光影,展現台北的生活脈動。陳綺貞、五月天、蘇打綠⋯⋯ 眾多知名歌手的演唱會皆出自於馮建彰帶領的團隊之手。但在人生踏入40 歲之後,他的目標有了不小的轉變,不僅大量運用新科技進行展演空間設計,更一腳踏入「新」領域— 文化科技策展人。


馮建彰與藝術團體OUCHHH合作打造全世界最大的LED迷宮《光鑰未來》,佇立在台北信義區街頭。(圖 / 全聯)

最近,台北信義區街頭出現了一座以LED建造的迷宮,這座號稱全世界最大的LED迷宮《光鑰未來》,是由業界著名的演唱會舞台設計師、人稱「二馬」的馮建彰,與土耳其新藝術團體OUCHHH,為2023年台灣燈會聯手打造的。這座以光築構的迷宮,使用超過2700片LED,運用大樹據、AI演算等技術,將台北各種即時數據化為燦爛的光影,展現台北的生活脈動。陳綺貞、五月天、蘇打綠⋯⋯ 眾多知名歌手的演唱會皆出自於馮建彰帶領的團隊之手。但在人生踏入40 歲之後,他的目標有了不小的轉變,不僅大量運用新科技進行展演空間設計,更一腳踏入「新」領域— 文化科技策展人。

「FREES自由的設計」創辦人馮建彰走進採訪的會議室,瞧見桌上放著一本他多年前寫的書《LIFE IN LIVE流行音樂與活動舞台設計幕後祕辛:從設計到現場的十年路》,立馬笑說:「這本書出版快十年前了,它其實是我在舞台角色的一個終結,當初出書就是要終結這個角色,想要嘗試新的領域。」

從追星仔到演唱會舞台設計

高職念廣告設計,二專時改讀室內設計的馮建彰,從小就是一個百分百追星仔,「我比一般人更瘋狂一點。」在桃園讀書的他,頻繁北上參加港星、西洋歌手的活動,在那個交通不如當今便利的1980年代,他不僅是癡迷,簡直是著魔的程度。

讓他陷入演唱會舞台情懷最深刻的一次,是張國榮在1997年於台北體育館舉辦的「跨越97巡迴演唱會 」,台上張國榮腳踏紅色高跟鞋,穿著妖媚勾人的服裝,對當時還未完成兵役、不能出國的馮建彰來說,簡直是「把傳說搬到眼前」的衝擊。

後來馮建彰有幸進入夢幻公司,做著心目中的夢幻工作,「當時的就業情報調查,第一名是奧美廣告,第二名是TVBS,有許多人在內心期望著『多希望主管是張小燕』。」馮建彰以備選身分替補進TVBS,負責布景設計,先是陶晶瑩主持的《娛樂新聞》,再來是張小燕主持的《小燕window》。

由於對演唱會充滿熱情與心得,馮建彰常找導播討論,導播便推薦主管讓他負責演唱會舞台設計。他參與的第一場舞台設計,是美聲天后莎拉.布萊曼(Sarah Brightman)來台的電視演唱會,交出漂亮的成績單之後,馮建彰便順勢被指派負責電視演唱會的舞台設計。

幾年過後,隨著唱片業式微,歌手開始開發周邊商品、辦售票演唱會,演唱會市場前景無限。2005年,馮建彰便與夥伴創立台灣第一家展演空間設計公司「FREE'S福利事」。


馮建彰從小就熱愛追星,畢業後甚至還一腳踏入了娛樂圈。(攝影 / 陳怡絜)

啟動演唱會工業革命的齒輪

對馮建彰來說,入行之初能先在電視台打下基礎,是相當幸運的一件事,那像是抓住90年代末的美好與浪漫,「電視台布景設計的邏輯就是把所有複雜的、真實的,都隱藏起來,觀眾看到的就是最美的樣子,我們是要製造美麗的夢幻空間。這有點類似現在線上演唱會的形式。」馮建彰將此形容成「打造夢境」的創作,相比許多後來從實體演唱會入手的同行,則直接先碰到繁複的技術工程。

「從2005年左右的演唱會開始,LED螢幕越來越大,一場演唱會就是一場多媒體秀,後來視覺更延伸至舞台之外,變成沉浸式舞台。」這十年來,隨著科技日益創新,演唱會的模式與規格也在轉變進化,馮建彰與團隊在設計演唱會舞台時,也不斷地在面對嶄新的挑戰。

2013年,陳綺貞沉潛五年後復出,舉辦「時間的歌巡迴演唱會」,馮建彰特別設計代表時光流轉的「雙環時光機」環照整個舞台,自由律動,卻因重量過重遇上技術難題,幸好最後找到劇場技術設計系的老師楊金源,訂製電腦控制的伺服馬達,才讓陳綺貞能高站在雙環裡開場。

馮建彰稱這一次演唱會舞台設計為「演唱會的工業革命」,因為從此之後,電腦控制面板與電動馬達機關的舞台設計,逐步取代了傳統手動裝置布景—造夢者手裡握著的魔法棒,開始由木作、景片等手作工具,轉換成動畫、AI、沉浸式等新科技媒體工具。

陳綺貞「時間的歌巡迴演唱會」,「雙環時光機」的布景設計,開啟了演唱會的工業革命。(圖 / FREES自由的設計)

打造屬於自己的創作

演唱會工業革命的齒輪已啟動,但「人」仍舊是運作主體。馮建彰強調「創意先行」的重要性,「是技術要去服務創意想做到的事,這樣開發新技術之後,才能反饋創意,創意帶動技術,技術又帶動了服務,進而形成產業鏈。」

但再多令人驚喜、絢麗奪目的創意在舞台上噴發,演唱會結束後,光芒最後終究回歸歌手與音樂公司身上。令馮建彰感受最深刻的,是他準備集結十年舞台設計成果出版書籍時,為了蒐羅過往作品版權,去到一間又一間曾經合作的音樂公司談授權,「我發現我沒有留下任何舞台設計的版權,這種感覺就像是我不曾留下屬於我的東西。」

他也觀察到,在自媒體當道的時代,歌手、藝術家都極力展現自我創意,無論是唱片、主持、戲劇創作,都要打造專屬於自己名字的作品,才能被大眾識別與記住。

2014年,43歲的馮建彰人生與工作目標都來到新階段,由他一手打造的「FREE'S福利事」與演唱會製作公司「必應創造」合併,由馮建彰擔任創意長。

2016年,台視舉辦「金曲獎頒獎典禮暨金曲國際音樂節」,由馮建彰負責安排及邀約其中一場「金曲國際論壇」藝術家來賓,「我發現這些幫演唱會服務的團隊都擁有屬於自己的作品。」這讓馮建彰頓時備感緊張,因為他深知開發創作,需要長時間的累積。

「我現在如果不趕快累積,後面就沒有辦法收成。」眼光必須拉長至十年,才能將此刻與未來相連,馮建彰帶我們回望知名歌手的演場會,「五月天的『諾亞方舟』、安溥的『潮水箴言』,這都是十多年前的創意,一直到現在都還在發酵。」

因為意識到創立屬於自己作品的重要性,他開始花費許多時間鑽研新技術,建立起不同以往的經營與策展思維,「我開始把大部分的時間移來開發,打造屬於自己的創作。」馮建彰專注於流行音樂領域的數位技術開發,例如動態捕捉技術、4DViews等新科技,將大眾對於音樂產業展演的想像,推向另一個境界。這段時間,他也去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研究所進修,「我想換顆腦袋,把舊思維全部打掉,那一年半我做了很多報告,不是只為了交作業,我也在寫自己的東西,學習管理這件事。」

2020年,累積足能量與想法的馮建彰,決定離開必應創造,重新創立FREES,他把原英文名的縮寫號「'」拿掉,中文名改成「自由的設計公司」。「名字雖繼續使用,但這絕對不是14年前那間公司,我們的路會走得更多元。」

當虛擬角色躍上舞台

歷經幾年,馮建彰與團隊以AI、VR等新科技打造虛擬歌手Aki、虛擬DJ AMOW,陸續於實體活動露面,像是2022年年末高雄流行音樂中心所舉辦的「高流未來趴」,Aki與AMOW便與九天民俗技藝團共同演繹台灣民俗陣頭文化。

「虛擬歌手跟真實歌手一樣,是需要經紀的,但我們暫時還不會跨足經紀工作,現階段就以技術開發為主,看起來很成功嗎?也沒有,現在還在嘗試創新的過程,不可能幾場活動就能有成效、賺大錢。」

為了持續累積實戰經驗,馮建彰也積極跨領域與各單位合作,例如台灣重金屬樂團血肉果汁機〈虎爺〉的XR MV便是在如此緣分之下製作而成。血肉果汁機的暴戾嗓音,配上XR超越真實與想像的張力,隔著螢幕也能感受到令人血脈賁張的虎爺,是如此虎虎生風。

「走過的路不會白走。」前期研發都在燒錢,但成果陸續獲得政府及合作單位肯定,願意提供研發資金繼續投入,「其實只要把東西做好,一遇到機會,成就就會瞬間凌駕於他人之上。」馮建彰肯定地說道。

與重金屬樂團血肉果汁機合作〈虎爺〉XR MV。(圖 / FREES自由的設計)

哪裡都可以是舞台

這股領先在前頭的創作渴求與練就,使得馮建彰不再局限於演唱會舞台上,反而「哪裡都可以是舞台」。2017年台北燈節辦在城市街區,主展場為西門町,馮建彰以過往演唱會舞台設計邏輯找到策展靈感,「把街頭變成舞台,觀眾在四面,這就是紅磡演唱會的概念。」他翻轉過去燈節以長排作品花燈展現、民眾走馬看花的形式,帶入沉浸式體驗,讓燈節成為一場以城市為舞台的節慶嘉年華。

2020年台北燈節主展場辦在西門町,打造以城市為舞台的節慶嘉年華。(圖 / FREES自由的設計)

2017年台北燈節獲得良好的口碑迴響,馮建彰接連操刀2020年台北燈節、2021年高雄市政府「跨百光年」光影展演活動,以及2022年在高雄舉辦的台灣燈會。2022年台灣燈會一展馮建彰結合舞台與新科技的創作能量,把360虛擬實境直接搬到實體場域,推出全長超過400米、橫跨愛河灣的大港虎橋、1500台無人機展演秀,打造串連陸、海、空立體環繞的沉浸式燈會。


2022年台灣燈會在高雄,馮建彰在愛河畔打造了虎爺無人機展演。(圖 / FREES自由的設計)

打造全世界最大LED迷宮

2022年台灣燈會不僅取得空前好評,也成為翻轉傳統燈會的革命標竿,「我本來認為,在做完2022年台灣燈會後,短時間內應該很難有燈會可以超越。」

殊不知,2023年在台北舉辦的台灣燈會再找來馮建彰操刀,而他也更上一層樓,與曾參與台北白晝之夜的藝術團體OUCHHH合作,打造全世界最大的LED迷宮《光鑰未來》(Key of the Maze)。

迷宮以「選擇」作為主軸概念,馮建彰以LED燈螢幕打造巨大迷宮,迷宮中心則是一座12m巨型LED高塔,來者從不同入口進入,將望見不一樣的景色。迷宮裡每一次的左轉還是右轉,都可比擬成人生中的一次次選擇。選擇究竟有沒有對錯?可能要實際走進迷宮才能有所體會。

馮建彰倒是早有體會,回顧過往,他看似都在做「對」的選擇,頑固中有其遠見,但他的努力與不顧一切的投入,卻也同時讓所有選擇都成了最好的結果。對於離開必應那樣的大公司,自己獨立創業,馮建彰並不感到後悔,他說:「可能我的靈魂不安於室吧,想要繼續闖、繼續試試看,不見得是為了賺錢。」

採訪當日,正好是馮建彰50歲的第一天,而他的人生下半場才剛開始,還有更多計畫等著他將夢成形。

《光鑰未來_全聯 25》

時間|2/5-2/19 每日 17:00-22:00
地點|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00-1號(四季酒店預定地旁)
展演預約|點我,每半小時一場,每天共 10 場
每日展演場次(整體節目內容為展演時段與非展演時段)|
展演時段《Future Jungle 光影秀》:《全聯 25 週年福利秀》與《四季迴響 4season Life》光影沉浸秀》總共長 15 分鐘
開場以「夢想動畫」3D 裸眼製作的《全聯 25 週年福利秀》的全聯福利熊在中央數位光塔作為舞台進行表演,共同歡慶台灣燈會
非展演時段:OUCHHH 日常呼吸 AI 數據動畫
更多資訊|官網

|延伸閱讀|

文字/蘇曉凡 攝影/陳怡絜 圖片/全聯提供 編輯/梁雯晶 核稿/郭磝
文字/蘇曉凡 攝影/陳怡絜 圖片/FREES自由的設計、全聯提供 編輯/梁雯晶 核稿/郭磝
文字/蘇曉凡 攝影/陳怡絜 圖片/FREES自由的設計、全聯提供 編輯/梁雯晶 核稿/郭璈
文字/蘇曉凡 攝影/陳怡絜 圖片/FREES自由的設計、全聯提供 編輯/梁雯晶 核稿/郭璈
文字/蘇曉凡 攝影/陳怡絜 圖片/FREES自由的設計、全聯提供 編輯/梁雯晶 核稿/郭璈
文字/蘇曉凡 攝影/陳怡絜 圖片/FREES自由的設計、全聯提供 編輯/梁雯晶 核稿/郭璈
文字/蘇曉凡 攝影/陳怡絜 圖片/FREES自由的設計、全聯提供 編輯/梁雯晶 核稿/郭璈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蘇曉凡
  • 攝影/陳怡絜
  • 圖片/FREES自由的設計、全聯提供
  • 編輯/梁雯晶
  • 核稿/郭璈
蘇曉凡

蘇曉凡

文字工作者。畢業於政大新聞所。喜歡故事、認識人和社會,有感於文字的重量。曾任《VERSE》資深編輯、天下雜誌記者、風傳媒編輯、娛樂重擊特約採訪編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