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New Taipei Woman SDG Power

率性拋卻性別框架:徐景亭讓三重黑色聚落新生

DHH studio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創辦人徐景亭在三重推動「黑色聚落」計畫。

曾為台灣加工製造業重鎮的新北三重,在1990年代隨著工廠外移、技術轉型,曾經24小時不夜的廠區逐漸沉靜下來。面對在地記憶的消殞,設計師徐景亭並未被動等待,她懷著對未來的想像力,翻動並尋找著潛藏在三重巷弄間的寶藏,希冀讓「黑色聚落」中傳統產業的豐富面貌為更多人所知,從中找尋到地方情感的連結,並將記憶傳承下去。

新北市三重區中正北路193巷,兩側林立的透天厝,共同點是一樓皆為擺放機具的廠房。這裡大概不是一般人日常生活中會來訪的地方,但對徐景亭來說,三重、新莊、五股一帶,是她大學念設計時打樣的必到之處。而現在,這裡更已成為她花費許多心力想好好保存、珍惜的夢想之地。

從東海醫院到三重黑色聚落

身兼工業設計師、知名策展人,同時作為DHH studio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負責人的徐景亭,20多年前的921地震震垮了她在台中東勢的老家,一家人只好舉家搬遷到爺爺留下的東海醫院閒置空間居住。東海醫院舊址已不再營運,但她看著這些陪伴她成長的醫療器材與空間,希望留下紀念,於是在2002年策劃裝置展覽,並成立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創作許多與醫院意象有關的作品。

往後幾年,她的人生發生不少轉變,結了婚、生了小孩,隨著2009年東海醫院正式拆除,她部份的記憶彷彿也跟著消失。此後,她將工作室搬到夫家所在的三重,但等待著她的,卻是另一份消失。

點開Google Maps,可以看見散佈在中正北路193巷上,一間又一間的工廠,從零件到組裝,生產鏈一應俱全。附近一帶從1970年代開始,就已是北台灣加工製造業重鎮,徐景亭夫家的事業便是其一。

然而,2008年的金融海嘯,卻讓公公的工廠接不到訂單;海嘯過後,危機也還沒結束,隨著時代變遷、產業與技術日新月異,各工廠都直面轉型與傳承的課題,公公也動念要將工廠收起來。

心裡不捨的徐景亭突發奇想:「不然我來學怎麼來做這個工廠!」和大部分的師傅一樣,徐景亭的公公覺得女孩子學不來工廠的技術,但仍帶著她進廠觀摩真正的實務操作。

「實際上去拜訪不同師兄之後,我覺得這真的是一門很大的學問,不是說你要接就可以接。」這或許無關性別,因為不同領域確實有各自需要的專業與經驗。徐景亭轉念一想,如何運用自己的設計專業,讓這個地方在完全消失以前,能被與她同樣需要這裡的人記住,於是著手推動「黑色聚落」活化計畫。

讓黑色聚落被認識、被肯認

這些年,徐景亭在三重做了許多嘗試,從重新裝潢公公的工廠作為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據點開始,積極接觸並串連附近的工廠與師傅。「我想要從各種不同面向,讓大家認識這個地方。」徐景亭連結自己周遭的朋友,如藝術家、創作者、產品設計師,與在地的國高中、甚至更遠的大學,一手籌備活動與座談,漸漸地,越來越多人願意和她走在一起,主動表達參訪、認識黑色聚落。

「我相信我們之前做的推廣是有效果的,因為後來真的滿多人會來這邊找工廠。」徐景亭回憶,之前曾接過電話詢問到黑色聚落的公車路線,對方想來找工廠;也曾在活動中成功媒合業主需求與工廠師傅。像黑色聚落這樣維持著一定產能,工廠間又能緊密合作的地方,正好貼合現在新創產業與創客的趨勢。她相信,三重還有無限的可能。

徐景亭夫家的事業經營加工製造業的工廠。

徐景亭積極接觸並串連三重工作室附近的工廠與師傅。

儘管滿腔熱血,在推廣的路上困難必定難免。起初最大的難題並非來自外部,而是原先對自己工藝感到自豪的師傅,在時代洪流下看不見自己的前景、找不到持續下去的動力。「他們會一直告訴我說,最好的時機已經過了。」經歷過工廠24小時不間斷運作的榮景,再對照今日的產能實在不勝唏噓,讓師傅面對徐景亭的熱情總是消極以待。

她找來日本導演進行紀錄片拍攝,師傅們在接受採訪後,反應都相當正面,讓她發現,原來師傅不是不願配合,只是需要得到更多重視與有人肯認他們的價值。在荷蘭進修的經驗,讓徐景亭更加體悟到三重工廠的資源有多可貴,「如果你跟我在荷蘭的同學說,我們想找工廠,只要走出去就有,他們會覺得是天方夜譚。」

全力找回單純的美好

無論在設計圈或工廠,只要是徐景亭認為重要的事物,她總是願意毫不保留地奮力推廣。然而,作為長期身在男性較多的場域裡的女性,這一路上多少碰過因性別而有所不同的對待。

例如,工廠師傅對徐景亭往往相對溫和,或是過去職場上也遭遇過薪資不平等的問題,當時的徐景亭直接詢問總經理,對方卻認為這是理所當然,「他一講這句話就馬上被我回嘴,什麼年代了,你們還有這樣的底薪不同?」自知理虧,總經理下個月馬上調整薪水。

徐景亭也曾在職場上碰過因性別而有所不同的對待。

徐景亭這樣甩開性別框架的直率發揮,並不是只有一次。在女兒兩歲前,她正視自己內心對出國進修的渴望,「我很單純覺得,我如果沒有去做,未來可能不會是一個快樂的母親。」在這個不斷為女性、母親加上各種枷鎖的社會裡,她選擇不把責任推給婚姻、兒女,真正地為自己做決定,選擇去荷蘭進修。

或許,也是女兒給了她這份勇氣,「我從小孩身上,重新看到那份單純。」陪伴女兒成長的同時,徐景亭彷彿也跟著再長大了一次。喜歡的、不喜歡的,應是如此簡單的心意,那為何在成為大人後變得這麼複雜?她重新學習用孩子的心去看待世界,才發現,那些最美好的事物其實不在遙遠彼方,而存在於平凡不過的日常生活裡。

對徐景亭來說,黑色聚落就是這樣美好的事物,「我單純想要讓我生活周遭的環境變好,也想讓大家知道,這裡有這麼好的地方。」她說,就像是把家裡打掃乾淨、變得舒適,大家就會喜歡、人就會回來。她深信,只要用這樣單純的想法持續推動,記憶就會被留住,永續也會自然而然地發生。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新北女力・永續前進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文化觀念電影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即將於8月19日登場的「2022桃園電影節」以「魔幻時刻」為題,探討電影與觀眾間的關係:「未來當下」單元匯集了聚焦未來與近未來的科幻作品,叩問我們對未來的想像及擔憂;「魔幻電影院」單元則模糊了電影幕前幕後與觀眾之間的界線。

一堂以積木為主題的歷史課,如何改變一間教室?

建築文化設計

一堂以積木為主題的歷史課,如何改變一間教室?

走進萬芳高中的「美感積地」教室,由歷史老師黃小萍和3+2 Design Studio攜手合作,讓這間以積木為教材和空間設計理念的教學空間,提供學生沈浸於有別於過往的學習情境中。這個改造是教育部指導、台灣設計研究院主辦的的「學美‧美學—校園美感設計實踐計畫」之一,目的是為了協助台灣各級學校與專業設計團隊合作,進行校園環境美感改造。

從校園掃具到大眾文化,我們該如何看待「常民美學」?

文化觀念設計

從校園掃具到大眾文化,我們該如何看待「常民美學」?

在「美感細胞團隊」發布「校園掃具改造計畫」後,討論聲四起,有人懷疑我們的美學是否該被匡列在類MUJI的極簡風格中,也有人認為過往的紅綠掃具備「常民美學」應當被保留。然而「美」的判斷是否有一套標準,我們又該如何理解常民美學?

「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這不是標準解答,我們只是願意做的人

文化觀念設計

「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這不是標準解答,我們只是願意做的人

2013年成立的「美感細胞」致力推動美學教育,今年6月,一份發布在粉絲專頁的「校園掃具改造懶人包」引爆了一場「何謂美感」的爭論。然而,爭論之後,改造還是要繼續。

「美感積地」教師黃小萍:歷史老師如何推動校園美感?

文化觀念設計

「美感積地」教師黃小萍:歷史老師如何推動校園美感?

「校園美感計畫」是一系列對生活、生命感知的體驗過程,用設計力導入校園,運用策略拆解關於教育現場的痛點,跨業結合產官學協力合作,掀起一波美學寧靜浪潮,在這場美的盛宴中,沒有人會缺席,沒有人不受吸引。這是一門學習感受的課,用「看」學知識,用「問」學思考,動手做、學成就。

2022文博會在高雄——用一場展覽的時間環島全台

展覽文化設計

2022文博會在高雄——用一場展覽的時間環島全台

本屆(2022年)臺灣文博會首度移師高雄,我們特別於展前和三位主要策展人——「豪華朗機工」林昆穎、「莎妹工作室」王嘉明、「水越設計」周育如暢聊設計理念,看他們如何用一場文博會的參觀時間,讓觀者有如環島全台的壯遊體驗。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文化觀念電影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電影史中有一群名為「辯士」的人,他們伴隨無聲電影現身,用聲音詮釋故事,陪伴大眾熟悉影像的世界,卻隨時代的演進凋零,走入人們的回憶。這幾年,辯士重新出現在台灣影展的螢幕旁,不僅是延續一個古老的文化技藝,更讓我們重新思考,走進電影院可以有什麼樣的體驗?

在學習中成為更好的人: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文化觀念

在學習中成為更好的人: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從部編本到民編本,將知識學科化的教科書,不但是國民接受義務教育時學習考試的媒介,更是反映社會集體意識的文本。「為什麼教科書如此枯燥乏味?」「教科書設計為什麼都一成不變?」「國文課本選文為什麼都是中年男子、失意政客的心聲?」這些始終不斷的質疑在過去十年逐漸匯集成一股能量,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實施後,形成一場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