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劇場人「又仁」開講:關於舞台小道具的六點大揭密

音樂劇《當金蓮成熟時》謝幕劇照。(圖片/瘋戲樂工作室粉專|攝影/秦大悲)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下列經驗:逢年過節與親友聚在一起時,突然想玩撲克牌,終於從老家的抽屜或櫃子裡興奮挖出一副牌,玩到一半才發現少一張牌卡,全場興致瞬間被打斷。對我來說,演員在場上演出到一半,若發現小道具出了差錯,絕對比上述的情境更讓人驚慌個三百倍啊!今天就來談談劇場舞台中的小道具有多麼重要,並揭開幕前幕後小道具的祕密吧。

❶誰來掌管小道具?

在各個劇場演出團隊中,通常是由導演助理排演助理來管理小道具,如果是小道具太多太複雜的演出,舞台設計或劇團也會直接找一位人員負責小道具的設計和管理。

像是我在一月底演出的音樂劇《當金蓮成熟時》,有一位執行製作子涵,她主要負責排練相關事務,也包含了協助舞台監督助理尋找、管理「代排小道具」,但等到進入中山堂中正廳彩排、演出時,則由舞監助理明佳負責管理及維護小道具的工作。

上述提到的「代排小道具」,主要用於排練期間,若正式演出使用的道具還沒製作完成,或有任何原因還未到位,就會以其他物件替代正式道具。例如一個演出時才能製作完成的精緻茶杯,排練時就會先用其他杯子代替,也讓演員先習慣拿著小道具的手感和位置。

❷小道具的家

在劇場工作時,我們會以在舞台上面對觀眾席的方向來指稱舞台方位,右手邊就稱右舞台,左手邊稱左舞台。也就是說,觀眾從台下看向舞台的左側,其實是俗稱的「右舞台」。小道具的家就是隱身在左右側台裡,有時也會在舞台的正後方。

通常這些地方都會擺放長桌,小道具負責人會用馬克膠帶(也被稱作電器膠帶或電火布)在長桌桌面上貼出一個個格子區塊,並在每個格子邊角標註場次,讓每個小道具有屬於自己的「地盤」。有時,也會用演員或角色的名字來歸類小道具,就如下方我繪製的插畫圖示:

圖左即舞台上經常使用的馬克膠帶(也稱電器膠帶或電火布),圖右為「小道具的家」,以電火布劃分區塊,將道具分門別類。(插畫/又仁)

❸小道具也有分身

一定會有人好奇,演員每次上下場的地方都不一樣,有時從左舞台上場、右舞台下場,有時右上右下,那小道具會不會有來不及拿的時候?的確,演出時常出現演員需要快速上下場的狀況,以手機為例,同一個角色的手機有時就備有兩支,只要左右側台的長桌上各放一支,就能解決。

為了以防萬一,小道具負責人也都會準備所謂的「備品」,例如馬克杯這樣的小道具,若演出比較多場,可能在搬運或演出某一場時,不小心擦撞讓杯耳朵斷裂,小道具負責人就會淡定又優雅地生出另一個馬克杯,演員當下只想立刻送上掌聲加尖叫,感謝他們的解救。

❹你喝的酒,不是酒!

我讀戲劇系時,曾演出好友陳郁如執導伍迪艾倫的劇作《中央公園西路》(Central Park West),當時我飾演Howard,有一場戲需要在場上不斷倒著威士忌,邊喝邊說話──在此我得向大家揭密,演員喝的威士忌時常會用麥茶替代,否則酒量不好的演員(我就是)可能會失控。

有次彩排時,酒瓶中的「替代威士忌」被我喝光了,我又得繼續演出,只好隨意挑了桌上另一罐酒倒入杯中,當下還在角色狀態的我被杯中衝上來的濃濃酒味嚇著,仍硬生生沾了幾口繼續演下去,卻無法掩飾我逐漸脹紅的臉色,好在當時是彩排啊⋯⋯

❺隱形的保護

看完上面的敘述,不難看出許多小道具都可能具危險性,像是易碎的馬克杯、酒瓶等,所以在離觀眾有一定距離的劇場演出時,小道具負責人會在玻璃杯瓶、盤子等物件,用透明的膠帶包覆,假若真的掉落、破碎,也不會散成一地,大大減少危險,也避免碎片不好清理而浪費工作時間。

劇場工作中有太多類似的大小危險可能發生,因此各崗位的工作細節都是以避免意外為優先,每個環節的設計與考量,都是為了安全、也為了演出順利進行。

❻物歸原處太重要!

每次在舞台上排練完,我們都會進行一個重要工作,術語就叫「回PRESET」。意思就是將所有使用過的小道具放回開演前的位置,可能是左右側台的長桌、或是舞台上各個角落。每次開演前,小道具負責人就會拿著一份道具清單,從後台走到台上,來回確認所有小道具的位置、數量、狀態是否完好無差錯。

身為演員,也會在演出前確認自己演出時會使用的道具。例如2020年十月剛演完的《單身租隊友》,我在開演前都會檢查我飾演的警察角色的制服外套,擺放在床邊的方式對不對、拉鍊是否解開了(否則會影響演出時穿脫流暢度和戲的節奏)、兩邊衣袖有沒有拉出來。演員在開演前檢查小道具,也會趁機再跟所有小道具培養感情,因為有些物件對角色來說,既熟悉又充滿情感。

我永遠不會忘記十年前第一次擔任排演助理時,兼任小道具執行的工作。除了要管理、維護所有演出小道具,每一場演出開場我都有個緊張又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將一顆籃球從右側台丟出,讓籃球能精準地彈跳進左側台裡。這動作也是每一場演出的第一個CUE點,不能有差錯(籃球若是衝向觀眾,或是打到場上任何東西都會是場悲劇啊)。

每場演出順利完成這個CUE點,我都會聽到有觀眾在席間小小窸窣驚嘆著,我才敢鬆一口氣,並偷偷在內心給自己一個大鼓勵。雖然觀眾們在看完戲後或許不太記得,也不一定會特別提及這段演出——開場時從他們眼前劃過整個舞台、彈跳過的那顆籃球——但那是當時身為小道具執行的我,經過不斷反覆練習後才有的成果。

小道具負責人的工作就是這樣啊,不一定能被理解、被發現,卻充滿細節又不容忽視!

作者介紹

又仁|全方位創作藝人,穿梭在劇場、影視及網路世界,著有《我娘》。劇場是夢,藏有諸多祕密,在此為你解密,陪你探索魔幻生成之地。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黃明川的創作革命:以台灣為中心,開拓藝術紀錄片宇宙

人物藝文

黃明川的創作革命:以台灣為中心,開拓藝術紀錄片宇宙

黃明川導演於1970年代末,離開台大法律系,獨身勇赴紐約求學;1980年,黃明川又飛赴洛杉磯轉讀繪畫與平面攝影。至今日,其影像創作量已龐大如海。

台灣在這裡存在著:盧卡斯·漢柏與吳明益的一期一會

戲劇藝文

台灣在這裡存在著:盧卡斯·漢柏與吳明益的一期一會

藉由劇場版《複眼人》,盧卡斯希望告訴觀眾的僅僅是「台灣在這裡存在著」,腳下的土地是多麼好的地方。

為何當紅建築師都來到北投天母?吳思瑤的「讀樂樂公園圖書館」計畫

生活藝文

為何當紅建築師都來到北投天母?吳思瑤的「讀樂樂公園圖書館」計畫

為推廣把閱讀帶進生活,立委吳思瑤發起「讀樂樂公園圖書館計畫」,透過建築師在天母北投的十座公園創作並發現閱讀的新可能。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吻與淚創作群《指尖上的幸福人生》

藝文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吻與淚創作群《指尖上的幸福人生》

衛武營今年推出《指尖上的幸福人生》,搭配電影運鏡下即時呈現七個有關死亡的故事,隨著舞者手部舞動,帶領觀眾行走於魔幻與寫實的各種切片。

我們搖籃的美麗島:吟詠李雙澤,不羈的文藝復興人

影劇藝文

我們搖籃的美麗島:吟詠李雙澤,不羈的文藝復興人

猶若紀念自由主義,不被制約的理想年代;暗夜仰望稀微星光,李雙澤的青春熱愛殉身山海兼美的淡水小鎮,影片結語是林洲民不勝欷歔的悼念。

將國家記憶存進樹林:希望片庫有一座新冰箱  冷藏歷史才可能回到未來

藝文

將國家記憶存進樹林:希望片庫有一座新冰箱 冷藏歷史才可能回到未來

國家影視聽中心執行長王君琦初次造訪片庫那天,在工廠林立的樓房間迷了路,誤入隔壁麵粉廠,好不容易摸索找到正確位置,發現對門竟是紙紮廠。

藍祖蔚的藍色電影夢:四十年了,從電影圖書館到國家影視聽中心

藝文

藍祖蔚的藍色電影夢:四十年了,從電影圖書館到國家影視聽中心

在成為影視聽中心董事長前,藍祖蔚已是著名影評人、記者,也曾主持電台節目,亦曾任中影製片部經理,但最為人所熟悉的是他的抒情文體。

片庫的典藏機密:按下「再生」鍵,讓電影重新復活

藝文

片庫的典藏機密:按下「再生」鍵,讓電影重新復活

電影膠卷該如何被保存?樹林片庫資深專員鍾國華解釋道,日本的播放鍵漢字為「再生」,意味著經由播放即能讓一部電影再次活起來。

莫子儀與《親愛的房客》主創推薦片單:以家族羈絆為起點  一路飛向太空拯救宇宙

影劇藝文

莫子儀與《親愛的房客》主創推薦片單:以家族羈絆為起點 一路飛向太空拯救宇宙

CATCHPLAY+獨家邀請《親愛的房客》導演鄭有傑、主演莫子儀、白潤音、姚淳耀、配樂法蘭,分享他們熱愛的家庭、科幻、愛情、紀錄片及喜劇。

從台北雙年展到《愛×死×機器人》:以高科技的機械嵌合體轉生古老神祇

展覽藝文

從台北雙年展到《愛×死×機器人》:以高科技的機械嵌合體轉生古老神祇

走進2020台北雙年展的大廳展區,看藝術家拼裝前現代的信仰符號及現代化的物質和電力之下,這些嵌合體都體現了傳統與進步之間的拉鋸。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