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李君慈 ✕ Misc ✕ 森田達子:女性設計綻放自由之光

設計師李君慈推出「2021 Ladybug online desktop」平台。(圖/Ladybug提供)

台灣視覺設計產業中,女性是重要卻也似乎相對沈默的一群人。尤其是在學校的設計科系中女性可能比男性多,但如今大大有名的卻多是男性。為什麼?當然,現在越來越多的「她」正在被看見,更有集體發聲的努力如Ladybug計畫在進行中。《VERSE》採訪三位在設計領域耕耘近十載的女性設計師,談談他們身為女性的視角與態度,觀察到設計產業的環境轉變。

李君慈|設計師,2018年創立「Ladybug」計畫,以女性在視覺產業處境為主要議題。

由平面設計師李君慈發起,專注於女性角色在視覺產業處境的計畫Ladybug,從2018年開始嘗試各種發聲方式,包括媒體報導、實體展覽,今年則轉往線上,推出網站「2021 Ladybug online desktop」,在雲端為女性設計師們串連出舞台。她想像,網路世界的無限,也能乘載女性設計師被看見的可能性。

「其實到現在都還在做第一題而已。」李君慈於2018年發起Ladybug計畫,從線下做到線上,卻還未能解完「讓女性設計師被看見」的第一道題。身在產業裡,李君慈周遭多的是優秀女性設計師,但檯面上卻總是男性,失衡現象有很多解釋,卻始終存在得理所當然——關於這題,她也還在提問。這些疑問全來自親身經歷。

李君慈坦言,身為女性,一直以來都過得很「幸運」,受到許多注目,但她並非一開始便是女性議題的積極倡議者,自認過去甚至缺乏女性意識,但漸漸地,她不斷經驗女性缺席的現場,種種疑惑在過程中轉為同理(女性設計師處境)的角色,李君慈試圖改變,想打開看見的大門,被看見就有機會被重視,「有人在意女性視覺設計師在設計產業裡的活躍,其它處境自然就有更多機會被提到。」

訪談過程中,李君慈強調Ladybug的訴求是讓女性設計被看見,就算知道各個領域的女性角色都有困境,但她也深知,在能力所及內一步步推進,才能真的撐起改變,「我非常喜歡平面設計這個工作,我希望能盡我所能,讓所熱愛的環境,在性平處境上更加友善健康。」

2019年,李君慈為Ladybug獻出第一次策展經驗,舉辦女子設計展《Eyes On Her: Girls Graphics》,展出八位台灣女設計師的作品,卻受到質疑:「這些設計師能代表所有女性設計嗎?」、 「所以現在不找女性設計師就是性別歧視囉?」

https://www.facebook.com/ladybugbug.org/photos/a.2150357735223924/2908481779411512

即使會因為這些反應而難過,但她很快便回到初衷——Ladybug計畫是為了溝通,不能不面對現實的聲音。「不只是跟男性溝通,而是要跟整個社會溝通,包含所有性別,所以本來就應該要強壯一點, 不然沒辦法做好事情。」李君慈接受了線下倡議的侷限性,決定轉到線上,繼續做。

Ladybug的線上企劃初衷是發信給女性設計師,一位拉攏一位,集結成名冊,但Ladybug 幾乎是一人團隊,人力及效率有限,如果是透過網站就能在短時間聚集能量。所以最終,李君慈與黑洞創造合作製作網站「2021 Ladybug online desktop」,邀請女性設計師主動投稿。

接下來Ladybug要面臨的第二題,希望在「被看見」之後,能更針對各個困境討論、除錯(debug),李君慈期待有一天不需要再替女性視覺設計師debug——社會不再需要Ladybug計畫的那天,便是使命完成的那天。

改變需要時間,議題也有時間性,此次推出的串連網站強調西元2021年,是一種歷史的註記。 李君慈期許網站能被保存下來,未來之人再回頭瀏覽Ladybug所談的議題、做過的事時,便能發現視覺產業中的女性曾有一段被忽略的歷史,就像如今我們回看更早之前的女性沒有受教、參政權的過往那般,「未來再回顧過往,我們將慶幸,一切已比過去進步許多。」(文/蘇曉凡

「2021 Ladybug online desktop」版面樣式。(圖/Ladybug提供)

Misc|擔任平面視覺設計,同時經營、主持Podcast節目《設計師的仙界傳說》。

點開Podcast《設計師的仙界傳說》,Misc輕盈的聲音娓娓道來自小的敏感體質賦予自身的奇妙見聞,諸如財神爺出場時真的會自帶喜慶的BGM、決定去土地公廟拜拜的前一晚土地公親自登門拜訪⋯⋯除了打開聽眾五感之外的第六感的靈界知識外,也以包容的世界觀談論感性和哲學。

節目自去年開始製作,累積兩季近二十集,收到的回饋卻已多得數不清——有人說節目陪伴了自己每個低潮時刻,也有人在聆聽之後一度想自殺的念頭就此消融,「以前我想用設計改變世界,從沒想到原來在專業領域之外,也能這麼實質地幫助到他人。」現在每天都有人寫信到Misc的信箱,把她當仙姑問世,然而,回歸到本業的設計領域時,於她而言,一切則似乎並不總能如此自由且自在。

「我不喜歡被分化為『女』設計師,畢竟從來沒人會特別強調『男』設計師。但分化一直以來都存在,能怎麼辦呢?」

Misc明白,男設計師也可能遇上「厭男」的業主,「但就機率而言,不得不說身為女生被歧視的機率還是比較高。」遇過的案主中,有些會直覺反射「為什麼不找男設計師?」;也有些總會帶著對陰柔特質的預設,懷疑女性設計師許多時候會無法像男性一樣對事物報以「篤定」的姿態⋯⋯即便有時,案主本人也是女性。

Misc僅花一晚製作出《設計師的仙界傳說》節目主視覺,這件事使她既愉快又心滿意足。

李君慈體察,唸書時班上女生佔比過半,業界叫得出名字的女性設計師卻少之又少。對此頗為懸殊的差異,同為視傳本科系出身的Misc也深有體會,這也一度讓她質疑,難道女人當真不如男?經歷一番抽絲剝繭,加上多次與男性設計師合作的實際觀察,Misc了悟,職場上所謂的男女之大不同之一,歸根結底就是「左、右腦對應的理性、感性之差」。

她發覺,比起多數時候著實比較在意「感性層面是否有得到滿足」的自己,更多男性設計師傾向擁有多幾分的理性思考和商業頭腦——這或許是助其發展成功的商業模式,連帶在公眾視野中擁有更高能見度的關鍵,「但不代表女生辦不到」,Misc強調。

既然比起仙界傳說,「性別差異」更像是令人無奈的現實,一番摸爬打滾後,Misc做出的選擇是「去直視、接受甚至優化自身的女性特質。」此刻,若面對本身氛圍已很剛硬的動畫作品,Misc會選擇抓住自身敏感、浪漫的特質,細膩剖析角色之間情感面的發展,跳脫的同時,也平衡作品中一目了然、理所當然的陽剛思維,嘗試從他人不曾注意的柔軟之處切入、創造出雙方合作的驚喜。

Misc和本是網友的李君慈,因展覽及講座對談的相遇在現實世界搭上線。正式受邀加入Ladybug計畫時,欣賞平台初衷的她一口答應。一張娃娃臉、卻已有十幾載業界資歷的Misc,目睹設計從昔日不被視為專業、更不為大眾所重視的年代,到如今設計力的流行和品牌化時代的崛起,「以前設計師是獨立的個體,如今圈內的大家能友善互動,運用手上資源互相幫忙和串連,是很好的現象!」

不論是在設計師、Podcast主持人亦或其他更多身分之下,女性從來可以是阻礙也是優勢,「就讓自己做不委屈、舒服的事。」這是Misc的真心話。(文/李尤

Misc擔綱設計2021台北電影節主視覺,曾參與過許多影展視覺設計的她,特別喜歡這次的成果。

森田達子|設計過許多女性相關品牌,服飾、保養品、香氛、身心靈療癒相關用品、瘦身品牌媚登峰以及女人迷媒體視覺。

乍聽「森田達子」這位設計師,大部分人都誤以為這位設計師是日本人。但其實這個名字和日本無關,只是朋友為她取的暱稱,熟悉的人都稱她為達子。她也是設計師Misc的Podcast節目——《設計師的仙界傳說》之首集來賓——台灣設計圈之間合作互挺、相互交流並不罕見。

年紀介於李君慈與Misc之間,這位30初頭的設計創作者不侷限於某種風格,也從不只欣賞事物的單一面相,達子認為這是自己最大的性格特色。她舉例,某些設計師可能會因為平時接觸的工作類型,家中的設計與擺設也會是偏向特定風格,但這不是達子的行事作風。

森田達子對事物的喜好廣泛,可以老舊,也可以新潮;顏色可以溫潤,也可以螢光。但這也並不代表達子沒有偏好特定的風格,只是這些風格通常會是跳躍的,「或許和我是雙子座也有關係」,達子笑說。

從研究所開始接平面設計案至今已近十年,達子大學唸的卻是工業設計,不繼續做產品設計的原因有二:達子一開始不明白立體和平面設計兩者製作和印刷的成本天差地遠,產品設計的成本高出許多;其次,大眾對平面設計在視覺上變化的接受度相對較高,產品設計即便外觀設計新穎,也可能不符合實際用途,由此達子漸漸發現,自由度較高的平面設計才是自己的心之所向。

曾在師大平面設計研究所進修兩年,雖然所學和實際期待有所落差,但對達子而言,這兩年的重要性在於她意識到「靠接案做設計維生」成為了自己的選項。回憶她接案這十年間感受到的最大轉變,達子說,剛開始接案的那幾年,可能只有訴求「特別」品味的客人才會欣賞,進而付費「買設計」。而近期大眾對設計的喜好與需求增加了,傾向諮詢設計師的頻率也提升許多。

高雄「一饅頭店」的品牌重塑是達子近期滿意的作品,由於「一饅頭店」始終同意設計師所選的高品質材質,讓達子印象深刻。(圖/森田達子提供)

達子認為女性設計師的身分並不構成自己在設計圈發展的阻礙。「這無關乎性別,反而和個性有關,我和客戶合作前都會先溝通好個人原則。語氣堅定、用專業方式溝通,基本上對方都是可以理解並願意接受的。」她提案的態度並非自信爆棚,達子面對工作的信念即理直氣和、不亢不卑地與業主溝通,「只要拿出專業說服,身為女性並不會是一個劣勢。」達子如此深信。

接案至今雖不曾被稱呼為「女」設計師,但她也不會介意被這樣稱呼,「因為我確實是『女性』啊,若稱我為『男設計師』,才真叫人滿頭問號」(笑)。

即便有注意到在媒體上受到廣泛關注的多半是男設計師,但她並不會將此現象歸因於性別差異,反而是同Misc一樣去思考「女性在這個圈子真的能力比較不足嗎?」答案似乎並非如此,達子的觀察是,這或許和男女性格差異有關——更多男性設計師或許擁有較大的企圖心,會主動地去宣傳自己的作品。

一直強調自己是很「複雜」的人,但在與達子交流的言談間,卻不難感受到她的開朗、果斷且擅於表達自我,「或許是我這樣的個性,才適合當接案設計師吧。面對百百種業主,也是要有『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能力(笑),我不是性格輕柔,容易被對方帶著走的設計者,也許如此才更適合走獨立接案這條路。」

如果不走設計這途,達子表示自己還有其他想做的事,「或許當一個劇場演員,抑或開一間古董店(家裡的藏品多到也如一間店面)⋯⋯我的生活與喜好並不只有設計,倘若我沒有設計才能,很可能去嘗試其他熱愛的領域,體驗不同的職業類別。」(文/陳葶芸

台南藝術節對抽象感設計的接受度極高,讓達子自由地發揮想像力,完成她心目中「台南藝術節」的美好意象。(圖/森田達子提供)

設計是關於才華的故事,應該自由發揮於性別框架之外,李君慈、Misc、森田達子都熱愛自己的工作,設計定義了她們是誰,而她們的故事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訂閱VERSE雜誌,支持台灣的文化媒體:
zeczec.com/projects/vers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歐陽藹寧勇敢跳轉跨域 讓循環經濟從新北發光

人物女力

歐陽藹寧勇敢跳轉跨域 讓循環經濟從新北發光

歐陽藹寧作為REnato lab營運長,由商業和藝術管理背景,毅然跳轉到環境工程與社會設計團隊,持續追尋與環境共生的解方。

率性拋卻性別框架 徐景亭讓三重黑色聚落新生

人物女力

率性拋卻性別框架 徐景亭讓三重黑色聚落新生

設計師徐景亭翻動並尋找著潛藏在三重巷弄間的寶藏,希冀讓「黑色聚落」中傳統產業的豐富面貌為更多人所知。

贏在棋盤裡的女力 黑嘉嘉從身為職業棋士長出堅毅

人物女力

贏在棋盤裡的女力 黑嘉嘉從身為職業棋士長出堅毅

作為台灣職業段位最高的女棋士,在男性為主的圍棋賽場上,黑嘉嘉並不覺得自身突兀,反而憑藉實力脫穎而出。

APUJAN ✕ 蕭雅全打造魅惑時裝秀:《迷宮喧囂》潛入愛麗絲夢遊幻境

設計

APUJAN ✕ 蕭雅全打造魅惑時裝秀:《迷宮喧囂》潛入愛麗絲夢遊幻境

APUJAN的創作中有許多對數位世界的聯想與對資訊過載的壓迫感受,是這時代的鏡像,導演蕭雅全透過影像將這時代的情緒呈現。

深根茶鄉活化農創 吳姝嫻讓更多人看見坪林的美好

人物女力

深根茶鄉活化農創 吳姝嫻讓更多人看見坪林的美好

吳姝嫻與另一半蔡威德共同推動坪林的地方創生已屆八年,將自己的專長發揮得淋漓盡致,為歷史悠久的坪林茶鄉注入活化新血。

現代「山長」施岑宜如何用閱讀讓瑞芳再次點石成金

人物女力

現代「山長」施岑宜如何用閱讀讓瑞芳再次點石成金

施岑宜一路上擔任黃金博物館館長、經營地方美術館⋯⋯到今日在瑞芳辦學「新村芳書院」,她走出屬於自己,也專屬瑞芳的幸福之路。

楊萬利從緬甸街搭起橋樑    為新住民開啟台灣多元樣貌

人物女力

楊萬利從緬甸街搭起橋樑 為新住民開啟台灣多元樣貌

於中和華新街創辦「鳴個喇叭 Mingalar par!緬甸街」工作室的楊萬利,由緬甸街作為起點,為東南亞、新二代發聲。

JL Design創辦人羅申駿的跨域實驗:將設計的可能性最大化

人物設計

JL Design創辦人羅申駿的跨域實驗:將設計的可能性最大化

曾擔任金曲、金馬獎視覺設計統籌的JL Design創辦人羅申駿,以跨界設計實驗,談他如何以設計改變台灣,以及他不斷跨界的初衷。

八年級女生的環保行動力 周孟宣創新北首家無包裝商店

人物女力

八年級女生的環保行動力 周孟宣創新北首家無包裝商店

周孟宣與夥伴在新北三重創立無包裝商店Unpackaged. U,從一開始顧客寥寥可數到如今忙不過來,她始終抱持信念,克服種種挑戰。

何佳興 ✕ 蘭陽明體:所謂的台灣是什麼?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化造型工作

藝文設計

何佳興 ✕ 蘭陽明體:所謂的台灣是什麼?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化造型工作

justfont從設計「金萱」的理念即從台灣出發,在2018年末,justfont開始發展「蘭陽明體」計畫,以全新的視角設計「明體」這樣日常而基本的字體。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