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鍾孟宏宇宙加速擴張:難以忽視的台灣後新電影

鍾孟宏《陽光普照》(2019)劇照。(圖片/甲上娛樂)

鍾孟宏,當前台灣電影裡少不了的一個名字。他的電影,很難定義是什麼固定的哪一種路線、類型,卻有著濃重的獨特個人風格,讓人一眼就能認出這是「鍾孟宏作品」。

它們吸吮著台灣電影的脈絡滋養而成,但綻放出來的是比較接近西方電影世界的精準與犀利。如果把他的電影世界比喻成大家最熟悉的「鍾孟宏宇宙」,自成一家,那麼我還滿幸運地,曾經是這宇宙中的一個成員。

2008年,因為工作的緣故,我與導演鍾孟宏、男主角張震一同出發,憑《停車》一片前往參加坎城影展的「一種注目」單元。這部描寫一個中年男人因停車被卡住而經歷倒楣一夜的黑色電影,串起了我和鍾導的緣份。在坎城日與夜的忙碌行程、宣傳和訪談之間,其實我們聊很多關於電影的事,頗為投契。

回到台北後,導演告訴了我從一篇報紙社會新聞所引發的靈感,變成他想拍攝下一個電影的故事源頭,並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一起創作劇本。一方面是「憨膽」挑戰自己,一方面想說有鍾導在沒什麼好怕的,我便慨然答應,展開了我們一起創作《第四張畫》劇本的過程。

那段日子是我畢生難忘的歲月,一方面我邊學邊寫,完成了我生命中的第一個劇本;另一方面我的兒子也在那段期間誕生,而《第四張畫》就是個有關孩子成長與克服生命難關的故事,有了「爸爸」身分,好像更能融入這個以小男孩的經歷為主角的劇本之中。來來回回,在鍾導的辦公室裡混了幾個月,除了劇本,聊更多的是天馬行空關於電影的大小事,也因為這樣慢慢洞見鍾導獨特的創作與製片過程。

選角眼光獨到

第一次感覺他的電影世界像個獨特「宇宙」,是有關《第四張畫》的選角。很少有編劇可以參與選角的,但我很幸運碰上鍾導,他同時身兼導演、編劇和某個程度上的製片身分。

我們一邊在討論劇本和角色的過程中,就幾乎同時思量著誰是最合適的演員。沒想到,除了那個必須得對外海選的小男主角,以及一直想破頭的媽媽角色之外,其餘的人最後都順利邀到當初我們所想像的卡司們:納豆、戴立忍、金士傑、關穎。

媽媽一角後來我們轉了個念想說如果她不是台灣人呢?然後就出現了郝蕾這個夢幻名單,更沒料到把劇本一傳給她,她很快就答應了願意接演這個角色。對一個編劇來說,在寫作過程中就可以在腦子裡想像著心目中最適切的演員詮釋,充滿著可能呈現的拍攝畫面,大概沒幾個編劇能有這樣的好運氣。

之後的作品,除了我們老早就熟悉的那些班底,又有更多的好演員一個個加入鍾導的電影世界裡。《失魂》有了王羽、張孝全,《一路順風》迎來香港喜劇天王許冠文,然後《陽光普照》裡的陳以文、柯淑勤、巫建和等。我記得問過鍾導,為什麼那麼喜歡找電視裡的喜劇演員或諧星來演戲?

他悠悠地笑著說,其實這些諧星都有潛力無限的演技,只是沒逮到機會。納豆兩次入圍金馬獎都不是僥倖,證明鍾孟宏確實是有著別人沒有的獨到眼光和看法。

導演鍾孟宏,也是攝影師中島長雄。(攝影/劉振祥)

分身中島長雄

鍾導宇宙的中心,除了慣常自編自導的自己,還有一個重要成員,就是攝影師「中島長雄」。如果我的記憶沒錯,這個名字是從《第四張畫》起始。猶記得某個午後我們在討論劇本,他突然聊到要為片子的攝影師取一個藝名:「大家都叫我鍾導,那麼就叫中島(鍾導諧音)長雄吧!」他還強調「長雄」二字聽來十分陽剛,很有氣勢。

我以為他只是開玩笑說說罷了,沒想到電影第一個拷貝完成,大大的字幕上還真列了「攝影中島長雄」這幾個字。後來持續了好多年,都還有人在問我日本攝影師中島長雄是什麼來頭?這個本尊與分身的業內笑話,一直讓我哭笑不得,也是屬於鍾孟宏才有的那股幽默感。

鍾孟宏於《陽光普照》拍攝現場;右為演員温貞菱、許光漢。(圖片/甲上娛樂)

鍾導其實常在談話討論中聊到,他很欣賞那些攝影師,很想找他們來拍電影合作,可是每每真的想到工作時的調度配合,最終還是那個「中島長雄」最合他心意。

我也曾認真地問過他,在拍攝現場同時兼任導演與攝影師的工作, 腦子會不會打架?他總說其實他會把攝影機運動與演員的表演一起考量,現場看他導戲,跟演員講完來龍去脈,再回到攝影機前指揮若定,彷彿也沒有什麼扞挌之處。於是鍾孟宏與中島長雄就這樣一直和平共處,甚至應該說合作無間。

說起來也很妙,中島長雄出道以來,每部參與的作品都會入圍金馬獎最佳攝影,加上今年以《同學麥娜絲》再度入圍,已是第七次的紀錄。在他的鏡頭底下,總能拍出不一樣的台灣在地風貌,即使是殘破的廢墟,落寞的鄉村,都能幻化成另一種難以言喻的美感。他的眼睛,時不時捕捉到這世界萬物的獨特畫面,巧妙剪輯運用,就變成電影裡的閃亮魔法。

還記得《陽光普照》裡一個地上落葉被風吹成旋風的鏡頭嗎?它其實就是固定地在城市的某個角落中發生,但鍾孟宏就會把它靜靜拍下,然後鑲在電影裡酸甜苦澀交織呈現的情節過場裡,增添讓人意猶未盡的情緒,為戲加分。

堅強實力班底

除了演員和攝影,「鍾孟宏宇宙」一字排開,還有無數堅強的實力班底,堅守在各自不同崗位發光發熱,個個都像是厲害的超級英雄,有著他們的強大獨門招式。

統籌所有事情的製片宋銘忠經驗豐富,最熟悉導演的需求,從找景到找人,全部使命必達。美術設計趙思豪人稱「超人哥」,總是能化腐朽為神奇,建立出一個個風格獨特、但放在鍾導電影裡又再恰好不過的場景。我還記得那時拍《第四張畫》,劇本裡寫著媽媽郝蕾在鄉下的酒店裡上班,到拍片現場一看,用貨櫃搭成的酒店座落在宜蘭鄉間,配合旁邊的老樹矮厝,整個氣氛不言而喻,演員一走進去就有戲味了。

或者像《一路順風》裡黑社會老大的保齡球館,配上一張極度誇張的長沙發,整個場景與戲貼合,又有一股神祕難解的奇幻美感。造型設計許力文擅長捕捉角色樣貌融入光怪陸離的世界觀,像《一路順風》裡一票男仔一字排開,如何藉造型切開每個角色的性格與特質;或者這次入圍金馬獎的《》裡,從桂綸鎂的繽紛舞衣到配合楊祐寧性格的帥氣造型,個個都是堅實實力的展現。

在拍片現場觀察,他們就像是一組極有默契的有機體,許多主創人員和工作人員,都是多年來自拍廣告時期就與鍾導合作無間的班底,那種感覺是每一個小動作、或者只要表情動一動,大家就能溝通了解彼此需求,毋需太多言語。這種默契,大概也是造就如今鍾孟宏電影的強烈風格與美學的原因。

導演張耀升與黃信堯於《腿》片場交換意見;該片由鍾孟宏監製。(圖片/甲上娛樂)

從導演到監製

最近幾年,每次碰到導演,他總會認真地長吁短嘆,恨鐵不成鋼地希望台灣電影能走出自己的一番天地。他說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拍下去,好巧不巧,這也是日前我和監製李烈對談時,她對台灣電影未來所說的唯一願景。鍾導近年已經不再拍廣告片,全心投入電影創作,在他口中,這是賭注,也是不得不堅持的路。

一個導演的黃金創作期能有幾年?鍾孟宏說他只能不回頭地往前衝,繼續一直努力拍電影。

2020年11月初,就在鍾孟宏剛殺青自己最新一部劇情長片的隔天,金馬影展盛大開幕,他所監製的《同學麥娜絲》與《腿》兩部作品雙掛開幕,風光備至,兩部片也各自入圍多項金馬大獎。緣分使然,當年他就是在金馬獎擔任評審看了短片《大佛》,才主動找了導演黃信堯合作,拍出口碑票房都很成功的《大佛普拉斯》。

如今,除了黃信堯的第二部長片《同學麥娜絲》,他也幫之前合寫《陽光普照》劇本的作家張耀升完成了長片處女作《腿》,拍出桂綸鎂瘋狂尋找老公失足的黑色喜劇。問他做監製一事,他回我說:「一直往前拍下去也不能只靠我一個人啊!」所以就這樣一部一部地繼續做,鍾孟宏與中島長雄雙劍合壁,幫著新導演們披荊斬棘,闖蕩江湖。

這樣看來,鍾孟宏宇宙只會不停地擴張下去,繼續成為台灣電影裡不可或缺的一股激浪,不停帶來驚奇。

Text  by 塗翔文


影評人,曾任第13-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亦擔任過文化部電影輔導金、第50屆金馬獎等評審工作。曾以《第四張畫》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獎。編著有《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3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台灣製造!優良電影現正熱映中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卡地亞 x 澳洲原住民藝術家:畫一座被擄掠的家鄉之島

文化新聞最新消息

卡地亞 x 澳洲原住民藝術家:畫一座被擄掠的家鄉之島

法國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宣布自2022年7月3日至11月6日,舉辦澳洲原住民藝術家Mirdidingkingathi Juwarnda Sally Gabori的首場海外大型個人回顧展。Sally Gabori為過去20年來公認最偉大的澳洲當代藝術家之一,她以獨特畫風揮灑鮮明色彩印記,獨立於任何藝術流派,甚至在當代原住民繪畫中亦無例可循。

「炎亞綸」之於「吳庚霖」,在《我願意》探索藝名與真名中的「自我」

人物影劇

「炎亞綸」之於「吳庚霖」,在《我願意》探索藝名與真名中的「自我」

若時光倒轉十年,提及炎亞綸,或許只是與時代眼淚之一的團體「飛輪海」畫上等號,那個外貌無懈可擊,卻又於男子偶像團體中有些格格不入的男孩。而今,面對台劇《我願意》,他開始思索這個藝名之於自己,以及真名「吳庚霖」間的關係。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文化觀念電影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即將於8月19日登場的「2022桃園電影節」以「魔幻時刻」為題,探討電影與觀眾間的關係:「未來當下」單元匯集了聚焦未來與近未來的科幻作品,叩問我們對未來的想像及擔憂;「魔幻電影院」單元則模糊了電影幕前幕後與觀眾之間的界線。

一堂以積木為主題的歷史課,如何改變一間教室?

建築文化設計

一堂以積木為主題的歷史課,如何改變一間教室?

走進萬芳高中的「美感積地」教室,由歷史老師黃小萍和3+2 Design Studio攜手合作,讓這間以積木為教材和空間設計理念的教學空間,提供學生沈浸於有別於過往的學習情境中。這個改造是教育部指導、台灣設計研究院主辦的的「學美‧美學—校園美感設計實踐計畫」之一,目的是為了協助台灣各級學校與專業設計團隊合作,進行校園環境美感改造。

從校園掃具到大眾文化,我們該如何看待「常民美學」?

文化觀念設計

從校園掃具到大眾文化,我們該如何看待「常民美學」?

在「美感細胞團隊」發布「校園掃具改造計畫」後,討論聲四起,有人懷疑我們的美學是否該被匡列在類MUJI的極簡風格中,也有人認為過往的紅綠掃具備「常民美學」應當被保留。然而「美」的判斷是否有一套標準,我們又該如何理解常民美學?

「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這不是標準解答,我們只是願意做的人

文化觀念設計

「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這不是標準解答,我們只是願意做的人

2013年成立的「美感細胞」致力推動美學教育,今年6月,一份發布在粉絲專頁的「校園掃具改造懶人包」引爆了一場「何謂美感」的爭論。然而,爭論之後,改造還是要繼續。

「美感積地」教師黃小萍:歷史老師如何推動校園美感?

文化觀念設計

「美感積地」教師黃小萍:歷史老師如何推動校園美感?

「校園美感計畫」是一系列對生活、生命感知的體驗過程,用設計力導入校園,運用策略拆解關於教育現場的痛點,跨業結合產官學協力合作,掀起一波美學寧靜浪潮,在這場美的盛宴中,沒有人會缺席,沒有人不受吸引。這是一門學習感受的課,用「看」學知識,用「問」學思考,動手做、學成就。

2022文博會在高雄——用一場展覽的時間環島全台

展覽文化設計

2022文博會在高雄——用一場展覽的時間環島全台

本屆(2022年)臺灣文博會首度移師高雄,我們特別於展前和三位主要策展人——「豪華朗機工」林昆穎、「莎妹工作室」王嘉明、「水越設計」周育如暢聊設計理念,看他們如何用一場文博會的參觀時間,讓觀者有如環島全台的壯遊體驗。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