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鍾孟宏宇宙加速擴張:難以忽視的台灣後新電影

鍾孟宏《陽光普照》(2019)劇照。(圖片/甲上娛樂)

鍾孟宏,當前台灣電影裡少不了的一個名字。他的電影,很難定義是什麼固定的哪一種路線、類型,卻有著濃重的獨特個人風格,讓人一眼就能認出這是「鍾孟宏作品」。

它們吸吮著台灣電影的脈絡滋養而成,但綻放出來的是比較接近西方電影世界的精準與犀利。如果把他的電影世界比喻成大家最熟悉的「鍾孟宏宇宙」,自成一家,那麼我還滿幸運地,曾經是這宇宙中的一個成員。

2008年,因為工作的緣故,我與導演鍾孟宏、男主角張震一同出發,憑《停車》一片前往參加坎城影展的「一種注目」單元。這部描寫一個中年男人因停車被卡住而經歷倒楣一夜的黑色電影,串起了我和鍾導的緣份。在坎城日與夜的忙碌行程、宣傳和訪談之間,其實我們聊很多關於電影的事,頗為投契。

回到台北後,導演告訴了我從一篇報紙社會新聞所引發的靈感,變成他想拍攝下一個電影的故事源頭,並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一起創作劇本。一方面是「憨膽」挑戰自己,一方面想說有鍾導在沒什麼好怕的,我便慨然答應,展開了我們一起創作《第四張畫》劇本的過程。

那段日子是我畢生難忘的歲月,一方面我邊學邊寫,完成了我生命中的第一個劇本;另一方面我的兒子也在那段期間誕生,而《第四張畫》就是個有關孩子成長與克服生命難關的故事,有了「爸爸」身分,好像更能融入這個以小男孩的經歷為主角的劇本之中。來來回回,在鍾導的辦公室裡混了幾個月,除了劇本,聊更多的是天馬行空關於電影的大小事,也因為這樣慢慢洞見鍾導獨特的創作與製片過程。

選角眼光獨到

第一次感覺他的電影世界像個獨特「宇宙」,是有關《第四張畫》的選角。很少有編劇可以參與選角的,但我很幸運碰上鍾導,他同時身兼導演、編劇和某個程度上的製片身分。

我們一邊在討論劇本和角色的過程中,就幾乎同時思量著誰是最合適的演員。沒想到,除了那個必須得對外海選的小男主角,以及一直想破頭的媽媽角色之外,其餘的人最後都順利邀到當初我們所想像的卡司們:納豆、戴立忍、金士傑、關穎。

媽媽一角後來我們轉了個念想說如果她不是台灣人呢?然後就出現了郝蕾這個夢幻名單,更沒料到把劇本一傳給她,她很快就答應了願意接演這個角色。對一個編劇來說,在寫作過程中就可以在腦子裡想像著心目中最適切的演員詮釋,充滿著可能呈現的拍攝畫面,大概沒幾個編劇能有這樣的好運氣。

之後的作品,除了我們老早就熟悉的那些班底,又有更多的好演員一個個加入鍾導的電影世界裡。《失魂》有了王羽、張孝全,《一路順風》迎來香港喜劇天王許冠文,然後《陽光普照》裡的陳以文、柯淑勤、巫建和等。我記得問過鍾導,為什麼那麼喜歡找電視裡的喜劇演員或諧星來演戲?

他悠悠地笑著說,其實這些諧星都有潛力無限的演技,只是沒逮到機會。納豆兩次入圍金馬獎都不是僥倖,證明鍾孟宏確實是有著別人沒有的獨到眼光和看法。

導演鍾孟宏,也是攝影師中島長雄。(攝影/劉振祥)

分身中島長雄

鍾導宇宙的中心,除了慣常自編自導的自己,還有一個重要成員,就是攝影師「中島長雄」。如果我的記憶沒錯,這個名字是從《第四張畫》起始。猶記得某個午後我們在討論劇本,他突然聊到要為片子的攝影師取一個藝名:「大家都叫我鍾導,那麼就叫中島(鍾導諧音)長雄吧!」他還強調「長雄」二字聽來十分陽剛,很有氣勢。

我以為他只是開玩笑說說罷了,沒想到電影第一個拷貝完成,大大的字幕上還真列了「攝影中島長雄」這幾個字。後來持續了好多年,都還有人在問我日本攝影師中島長雄是什麼來頭?這個本尊與分身的業內笑話,一直讓我哭笑不得,也是屬於鍾孟宏才有的那股幽默感。

鍾孟宏於《陽光普照》拍攝現場;右為演員温貞菱、許光漢。(圖片/甲上娛樂)

鍾導其實常在談話討論中聊到,他很欣賞那些攝影師,很想找他們來拍電影合作,可是每每真的想到工作時的調度配合,最終還是那個「中島長雄」最合他心意。

我也曾認真地問過他,在拍攝現場同時兼任導演與攝影師的工作, 腦子會不會打架?他總說其實他會把攝影機運動與演員的表演一起考量,現場看他導戲,跟演員講完來龍去脈,再回到攝影機前指揮若定,彷彿也沒有什麼扞挌之處。於是鍾孟宏與中島長雄就這樣一直和平共處,甚至應該說合作無間。

說起來也很妙,中島長雄出道以來,每部參與的作品都會入圍金馬獎最佳攝影,加上今年以《同學麥娜絲》再度入圍,已是第七次的紀錄。在他的鏡頭底下,總能拍出不一樣的台灣在地風貌,即使是殘破的廢墟,落寞的鄉村,都能幻化成另一種難以言喻的美感。他的眼睛,時不時捕捉到這世界萬物的獨特畫面,巧妙剪輯運用,就變成電影裡的閃亮魔法。

還記得《陽光普照》裡一個地上落葉被風吹成旋風的鏡頭嗎?它其實就是固定地在城市的某個角落中發生,但鍾孟宏就會把它靜靜拍下,然後鑲在電影裡酸甜苦澀交織呈現的情節過場裡,增添讓人意猶未盡的情緒,為戲加分。

堅強實力班底

除了演員和攝影,「鍾孟宏宇宙」一字排開,還有無數堅強的實力班底,堅守在各自不同崗位發光發熱,個個都像是厲害的超級英雄,有著他們的強大獨門招式。

統籌所有事情的製片宋銘忠經驗豐富,最熟悉導演的需求,從找景到找人,全部使命必達。美術設計趙思豪人稱「超人哥」,總是能化腐朽為神奇,建立出一個個風格獨特、但放在鍾導電影裡又再恰好不過的場景。我還記得那時拍《第四張畫》,劇本裡寫著媽媽郝蕾在鄉下的酒店裡上班,到拍片現場一看,用貨櫃搭成的酒店座落在宜蘭鄉間,配合旁邊的老樹矮厝,整個氣氛不言而喻,演員一走進去就有戲味了。

或者像《一路順風》裡黑社會老大的保齡球館,配上一張極度誇張的長沙發,整個場景與戲貼合,又有一股神祕難解的奇幻美感。造型設計許力文擅長捕捉角色樣貌融入光怪陸離的世界觀,像《一路順風》裡一票男仔一字排開,如何藉造型切開每個角色的性格與特質;或者這次入圍金馬獎的《》裡,從桂綸鎂的繽紛舞衣到配合楊祐寧性格的帥氣造型,個個都是堅實實力的展現。

在拍片現場觀察,他們就像是一組極有默契的有機體,許多主創人員和工作人員,都是多年來自拍廣告時期就與鍾導合作無間的班底,那種感覺是每一個小動作、或者只要表情動一動,大家就能溝通了解彼此需求,毋需太多言語。這種默契,大概也是造就如今鍾孟宏電影的強烈風格與美學的原因。

導演張耀升與黃信堯於《腿》片場交換意見;該片由鍾孟宏監製。(圖片/甲上娛樂)

從導演到監製

最近幾年,每次碰到導演,他總會認真地長吁短嘆,恨鐵不成鋼地希望台灣電影能走出自己的一番天地。他說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拍下去,好巧不巧,這也是日前我和監製李烈對談時,她對台灣電影未來所說的唯一願景。鍾導近年已經不再拍廣告片,全心投入電影創作,在他口中,這是賭注,也是不得不堅持的路。

一個導演的黃金創作期能有幾年?鍾孟宏說他只能不回頭地往前衝,繼續一直努力拍電影。

2020年11月初,就在鍾孟宏剛殺青自己最新一部劇情長片的隔天,金馬影展盛大開幕,他所監製的《同學麥娜絲》與《腿》兩部作品雙掛開幕,風光備至,兩部片也各自入圍多項金馬大獎。緣分使然,當年他就是在金馬獎擔任評審看了短片《大佛》,才主動找了導演黃信堯合作,拍出口碑票房都很成功的《大佛普拉斯》。

如今,除了黃信堯的第二部長片《同學麥娜絲》,他也幫之前合寫《陽光普照》劇本的作家張耀升完成了長片處女作《腿》,拍出桂綸鎂瘋狂尋找老公失足的黑色喜劇。問他做監製一事,他回我說:「一直往前拍下去也不能只靠我一個人啊!」所以就這樣一部一部地繼續做,鍾孟宏與中島長雄雙劍合壁,幫著新導演們披荊斬棘,闖蕩江湖。

這樣看來,鍾孟宏宇宙只會不停地擴張下去,繼續成為台灣電影裡不可或缺的一股激浪,不停帶來驚奇。

Text  by 塗翔文


影評人,曾任第13-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亦擔任過文化部電影輔導金、第50屆金馬獎等評審工作。曾以《第四張畫》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獎。編著有《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3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國產台片現正熱映中!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card 林裕欽的創業之道:助人為快樂之本,所以他凝聚一群人去幫助更多人

人物商業

Dcard 林裕欽的創業之道:助人為快樂之本,所以他凝聚一群人去幫助更多人

現年不滿30歲的林裕欽,帶領著同樣年輕的Dcard網路社交平台,以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初衷,發展多種商業模式,並拓展版圖至海外。

大夢想家魏德聖:追尋台灣電影新座標  ACTION!(上)

人物觀念

大夢想家魏德聖:追尋台灣電影新座標 ACTION!(上)

魏德聖的《海角七號》以上億票房,使國片在21世紀走出黑夜,接著《賽德克巴萊》再創里程碑,而今他的夢想是「台灣三部曲」。

大夢想家魏德聖:追尋台灣電影新座標  ACTION!(下)

人物觀念

大夢想家魏德聖:追尋台灣電影新座標 ACTION!(下)

魏德聖坦言,《海角七號》上映前,他覺得票房五千萬是實力,八千萬是他們的行銷結果,八千萬以上是整個大環境的天時地利人和。

卡斯楚和格瓦拉是錯誤的:霍布斯邦論拉丁美洲革命

人物書籍

卡斯楚和格瓦拉是錯誤的:霍布斯邦論拉丁美洲革命

極左派知識分子的策略受到了卡斯楚的啟發,相信藉一小群武裝分子即可全面在拉丁美洲催生革命,但在霍布斯邦眼中卻是「極其錯誤」。

女性導演「不無聲」: 柯貞年、陳芯宜開創屬於他們的電影新局

人物重磅

女性導演「不無聲」: 柯貞年、陳芯宜開創屬於他們的電影新局

陳芯宜與柯貞年都不將自己定義為「女」導演,他們認為,以性別為主要角度檢視創作、創作者歷程,或許是自我限縮。

凝視雷光夏的音畫宇宙:彷彿在霧中風景裡奏出影像

人物重磅

凝視雷光夏的音畫宇宙:彷彿在霧中風景裡奏出影像

聆聽雷光夏的音樂,彷彿能看到音樂裡描述的場景,其行雲流水的創作,成就了金鐘、金曲、金馬「三金」大滿貫。

李霈瑜在鏡頭前閃亮: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與主角

人物

李霈瑜在鏡頭前閃亮: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與主角

李霈瑜,主持、音樂、戲劇都有所成績,這些成果他確實都「修」得賣力。從走秀、拍廣告到電影,她隨著生活的機遇勇敢踏尋。

楊大正的荒島書籍:帶在身上提醒自己,就算漂流也要當個好人啊!

人物生活

楊大正的荒島書籍:帶在身上提醒自己,就算漂流也要當個好人啊!

《VERSE》受 BBC電台老牌節目「荒島唱片」的啟發,本篇邀請滅火器主唱楊大正分享他的荒島書單。

小曼VS.吳聖雄:一場疫情將馬來西亞「鼓藝」展演推向線上舞台

人物

小曼VS.吳聖雄:一場疫情將馬來西亞「鼓藝」展演推向線上舞台

鼓作為人類最早的樂器之一,不需語言,只靠節奏,就能激勵人心,一場疫情把鼓藝推向線上,真正地成就了「天下鼓手是一家」。

速寫歌手許含光:古典與搖滾孕育我的文字與詩體

人物音樂

速寫歌手許含光:古典與搖滾孕育我的文字與詩體

許含光經常花時間調整狀態,讓腦裡的眾多聲音安靜下來。唯有安靜下來,自己才能聽見哪個聲音最大聲,才知道哪個聲音是自己最渴望的。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