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盧廣仲:在「三金」之後,我依然想要成為「我」

盧廣仲:在「三金」之後,我依然想要成為「我」

在時間長河中不斷調整著自己的步伐與節奏,盧廣仲的創作初衷十幾年來未曾改變。

歷經多方嘗試與探索,一個熟成的盧廣仲會帶來什麼樣的新面貌?

盧廣仲五年沒出專輯了,可他一點也沒閒著。他先是在2018年以《花甲男孩轉大人》勇奪金鐘視帝;2020年再以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主題曲拿下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達成囊括金曲、金鐘、金馬的難能成就。

出道時是一副快樂少年模樣,30過後,歷經多方嘗試與探索,如今「大人中」的他,將推出新專輯,呈現不同於以往的音樂風格。一個熟成的盧廣仲會帶來什麼樣的新面貌?

粗糙畫質裡,少年頭頂厚重髮型,戴著粗框眼鏡,手持一把比普通尺寸小巧的Baby Taylor吉他,在鏡頭前擺出肅穆神情、煞有其事地自彈自唱,模仿俄羅斯男高音Vitas,輕鬆重現原曲中高難度的海豚音。

他是盧廣仲,那時是2007年,YouTube剛創立不過兩年,社群平台仍在萌芽,這段搞笑影片卻在網路上廣為流傳,讓許多人在未認識盧廣仲以前,便聽過他的歌聲。

2008年他以《100種生活》專輯正式出道,主打歌〈早安晨之美〉傳唱度極高,歌詞重複著洗腦的「對啊對啊」,MV透過倒轉的一鏡到底手法,讓他將吃下肚的早餐一一從口中吐出。無厘頭的風格使他立刻成為新世代偶像,獨特造型也引起不少年輕人模仿。隔年他獲得金曲獎最佳新人以及最佳作曲人獎,此後穩定創作,持續推出單曲及專輯。

盧廣仲成為少數集齊「三金」的藝人,且是史上最年輕的三金得主。

在2016年發表第五張專輯《What a folk!!!!!!》之後,盧廣仲跨出舒適圈,2017年出演連續劇《花甲男孩轉大人》中的靈魂人物鄭花甲。雖是第一次嘗試戲劇,但自然演技與質樸的個人魅力,讓觀眾充滿親切感,甚至獲得「國民長孫」的封號,他也因這個角色一舉奪下金鐘獎最佳新演員與最佳男主角雙料視帝;

隔年,他創作的主題曲〈魚仔〉更獲得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盧廣仲也二度獲得最佳作曲人獎肯定。2020年,他演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電影主題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細膩溫柔的情歌演繹,獲得該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主題曲獎,盧廣仲成為少數集齊「三金」的藝人,且是史上最年輕的三金得主。

自我與世界的距離

達到「三金」里程碑,對盧廣仲固然是件值得欣喜的事,但隨之而來是巨大的壓力。

「獎項本質上就是競爭,我得了獎,其他入圍者的歌迷、粉絲可能會為此抱不平。看了那些批評的言論,我有時也會忍不住將自己的不足放大檢視。所以得獎的當下雖然非常開心,但另一個念頭就是『又要被罵了』。」公司夥伴鼓勵他可以分享獎盃照片,他卻選擇保留高興的情緒,低調面對。

難以想像總是樂觀正向的他,心中也有這樣的負擔,但其實這份壓力從踏入歌壇起便伴隨著他。

當時他以學生歌手身分出道,在校園內,開始會遇到有人模仿他的穿著打扮,或是遠遠觀察著他、竊竊私語,他意識到自己成名了,但原本個性較為封閉怕生,一時之間無法習慣,「我小學有過被霸凌的經驗,在那之後我在學校都盡量讓自己隱形,所以突然獲得這麼大的關注,讓我覺得很不自在,身邊也沒有相同經歷的人能夠分享。」

達到「三金」里程碑,對盧廣仲固然是件值得欣喜的事,但隨之而來是巨大的壓力。

那時每個大學生都用PTT,《100種生活》專輯發表後,盧廣仲滿懷期待上網看大家的感想,但發現除了好評以外,也有人批評他亂唱、歌詞亂寫,甚至攻擊他的外型。

「那時候我真的有被打擊到,畢竟是自己花了這麼長時間,嘔心瀝血的創作。」講起這段經歷,他彷彿回到查看留言的當下,露出難受的表情。雖然從那時起便學著適應這些評論,出道至今已超過十年,也難以做到完全無視,他僅能努力創作出對得起自己的作品。

怕引起誤會,他再次強調:「『三金』對我來說當然是非常酷的事,但這是外界給我的肯定,除此之外,我應該繼續自我探索,有其他人生旅程等著我去追求。」他思索片刻,說了一句有些哲學意味的話:「我想要成為『我』,而不是大家眼中的我。」

採訪前,瀏覽盧廣仲以往曾上過的綜藝節目,看見他幾年前聊到自己喜歡研究命理,查閱書籍後發現自己的命格容易讓他人模仿、引起風潮,因此必須要做出好榜樣,讓大家學習。

這段發言乍聽有點囂張,成為了該集節目的笑點,不斷被主持人拿出來吐槽。但對照他出道以來,面對大眾目光的掙扎,他似乎時時在調整自我與世界的距離,這或許亦是作為公眾人物的永恆課題。

生活與創作的平衡

今年6月,盧廣仲發表了最新創作〈英雄〉,MV的黑白畫面中,他低頭閉上眼睛,表情像是在虔誠許願,襯著溫厚的民謠吉他聲,唱出歌詞:「如果你在我身旁/就是我的心臟/驅動我走向遠方」,讓許多在疫情期間辛苦奮鬥的聽眾有所共鳴。

而去年底推出的新歌〈明年〉,歌詞寫道:「明年的我們/我還是希望/大聲的唱著/雖然世界瘋狂」,搭配磅礴的管弦編曲,也為色調晦暗的大疫時代,照進一道療癒人心的暖陽。

兩首新歌雖然都與時代關鍵字有所呼應,但盧廣仲說他鮮少針對特定時事去創作,「我喜歡的歌詞是不那麼絕對、任何時候聽都能有所投射的。我的創作習慣也比較隨機,通常是突然有感而發。」與其說他是站在山頂大聲的向世界呼喊、回應時代,更像是漫步在海邊,從生活的泥沙中,拾取時間沖刷後留下的貝殼,與眾人分享。

回顧他的創作歷程,有些歌曲明確標誌出他的成長與改變。〈校園歌手〉像是對創作者身分的再審視,〈大人中〉則是一場成年禮,在即將步入30歲之際,重新思考生活的本質。

在自省之外,《What a Folk!!!!!!》中的兩首歌:〈今天睡在這裡〉與姚若龍老師作詞的〈一坪半〉,則將視野打開,描寫社會上的特定族群街友及租屋族;這樣的嘗試,與他在替代役時服務過弱勢團體的經歷有關,也是來自恩師鍾成虎的建議。

如果作品一直專注在自我,試圖從中找到可以討論的情感,你的自我意識會變得很膨脹,那種感受其實不是很好受。當你開心的時候,全世界就很歡愉,當你沮喪時,全世界就都在針對你。所以小虎建議我把創作主題延伸,可以淡化這種過度膨脹的自我,是一種與外界重新取得平衡的方式。

「平衡」二字,是盧廣仲長久以來追求的目標。從出道起,他便在作品與表演中不斷提倡規律生活、飲食正常的重要性;

「平衡」二字,是盧廣仲長久以來追求的目標。

除了良好習慣的養成,這幾年他開始主動學習穴道導引,甚至拜師打太極拳,佛教與道家的哲學也深深影響他,「我最近在讀日本學者大西克禮的書,對『侘寂』這樣的美學很嚮往,它在講的是,世間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完美跟完成的,我認為這比較接近自然的狀態,但過去的我對許多事情都太執著,現在開始努力學習放下。」

盧廣仲坦言,會更積極地調整身心靈的狀態,也是因為這幾年遇到的瓶頸。大學時,他能量很強,可以一邊上學、一邊學習好好過生活,再把這些心得寫成歌、唱給大家聽,但近年開始覺得創作、表演變得有些力不從心,對此他仍然在摸索原因,「不知道是心靈的能量變弱了,還是這幾年做了太多事。」

隨著年紀增長,他已不再像學生時代總是歡鬧,一心追求快樂,而是希望能成為平靜的人,「當你的內在很平靜,就像是走在一條中線,可以更有彈性地去感受不同的情緒,甚至是凌駕那些情緒,用一個更好的角度去觀察自己的生命,然後透過歌曲去創造不同可能性。」

堅持一件簡單的事

問起盧廣仲有沒有當作典範的音樂人,他不假思索回答AC/DC的吉他手Angus Young。「他幾十年來,每次表演都穿著短褲!」盧廣仲雙眼發光說,然而現場沒有人接話,他察覺這理由太令人困惑,自己也笑了開來,隨即補充:

「他堅持著同一個人設,用很長的時間向觀眾傳達自己的信仰,對我來說,這就是搖滾,完全就是行為藝術。他們五、六十歲出來唱巡迴時,還穿著同一套造型,我看到哭。」雖然資歷尚無法與Angus Young匹敵,但出道至今他也逐漸明白,要在世界變化中堅持一件簡單的事,其實從來都不簡單。

即便不得不「大人中」,在時間長河中不斷調整著自己的步伐與節奏,盧廣仲的創作初衷十幾年來未曾改變。

十年、二十年之後,他期許自己能夠變成一個能夠給他人力量的人,「就像一顆行動電源,」他如此形容,「我一路走來受到太多人的幫助,完成階段性任務後,我需要維持能量平衡,把獲得的交出去,協助別人完成他們的人生意義,組成一個善循環。」平衡這一關鍵字,又再次出現在他的回答中。

在訪問的最後,我忍不住追問他,為何這麼害羞的人,最初會開始分享創作,甚至參加比賽、站上台去表演?

他回答:「當年因爲車禍開啟了學習吉他的契機,認識了一些創作的朋友,我寫了好笑的歌,就想與宿舍室友或樓友分享,看到別人為自己的創作發笑,好像比一個人笑還要好笑。雖然充其量就是三、四個人給的鼓勵,但時間一久就漸漸有了自信,某次經過比賽報名的攤位,決定給自己一個打破生活型態的機會。」

他的回應,令我想起〈魚仔〉獲金曲獎年度歌曲獎時,他有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感言:「在寫歌的路上,有一種最浪漫的狀態,剛好我喜歡的你也喜歡。」

即便不得不「大人中」,在時間長河中不斷調整著自己的步伐與節奏,盧廣仲的創作初衷十幾年來未曾改變。他似乎仍是當年在宿舍裡抱著吉他的少年,寫了一首感動自己的歌,來到你面前表演,希望你和他一起哭或笑。當歌手有了聽眾,彼此都不再寂寞了。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7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寫時代的歌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鍾旻瑞
  • 攝影/蔡傑曦
  • 編輯/黃銘彰
  • 核稿/陳葶芸、梁雯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