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高耀威:孤獨的街頭求生指南

No.3 市集不只是市集而已,我覺得還是得從起心動念說起

前陣子參加一個市集,我的左鄰右舍是老朋友們,準備設攤時,大家互相支援,右邊借我桌子,左邊跟我借繩子,這種市集感多年來都沒有變,也是我喜歡市集的原因。在這次之前,很久沒有參加市集了,不知道為何,就是有點提不起勁。

從某個時間點後,開始對市集有點難以形容的阿雜(註:台語文「齷齪」,音 ak-tsak)情緒,剛好也該交稿了,就趁著這篇稿子,整理一下內心的想法,或許能消除阿雜,也可能不會。

記得第一次參加市集已是十多年前了,那時候大家好青澀,0416X1024Foufou傻笑鱷魚⋯⋯還是老闆自己顧攤的草創期;那時候在鳳山擺攤時,陳綺貞是表演嘉賓,隔壁賣T恤的許荷西後來畫了很多很厲害的壁畫。

那時候的簡單生活節還真的滿簡單的,不會讓你有巨大的感覺,一切像野草原一般很有生命力的樣子。慢慢的,各種大小市集本身也開始有了自己的生命(品牌),歐式帳慢慢變成白色、攤位開始嘗試木構或竹構,然後再流行一陣子的貨櫃型態。

第三屆簡單生活節,與朋友的攤位組成聯合品牌「慢慢窩」,在現場蓋了一棟木屋。(高耀威提供)

記得第三屆簡單生活節時,我們幾個朋友試著形成市集中的迷你限定聯合品牌,找建築師朋友用借來的木料,榫接組裝了一個臨時的木房子,後院舖了草皮,前門只有一個小入口,很行動藝術主義的打造一棟房子,藉以打破市集的「攤位」既定印象,記得隔壁還蓋了一艘海賊船,這個巨大化的過程,有一種蠻性的玩心,一種為了打破規矩而促發的市集想像與行動。

市集除了攤位表現形式的演變,還有招募品牌的內容提升,起心動念是「把不可能出攤的怪傢伙們都給我找來!」

比起表現形式,身為一個曾經也是一個市集策劃者的我來說,更喜歡這個部份,我們要說服那個怪咖,帶著他深藏的本領或作品下山(不一定住在山裡啦),得為他設想為他鋪路為他解決問題,然後成為一期一會的限定狀態,藉以吸引對這個過程著迷的人前來欣賞並為之付出代價(此指新台幣,另亦指其他的支持行動)。

聽一些朋友說,近來的市集變得有點商業化,這話有點矛盾,市集不就是集合的買賣場所,商業化怎麼會是一個問題,不過資本社會最容易發生的事情就是過度,白話一點說就是太OVER,那誰來定義是怎樣才叫太 OVER,我覺得還是得從起心動念來說,但我不是擅長條列分析的專家,就舉個親身參與的例子好了。

台灣國寶級手繪電影畫師顏振發,受邀在高耀威與朋友籌辦的古物夜市「拾物市」設攤。(圖片擷自高耀威 臉書

有一次與幾個朋友在正興街一個停車場舉辦夜間古物市集,想要打破某種僵固的市集想像,除了找來各具奇異風格的古物攤,特地去邀約了國寶級電影看板繪師顏振發老師,請他來販售那些卸下來的電影看板,顏老師一開始是覺得「蛤,擺攤?文創市集?賣電影看板?」

後來一一解惑找出辦法後,一位跟在顏老師旁學習的勇猛高手,自由發揮的運用木棧板,獨自一人連夜蓋了兩層樓高的電影看板展示區,《血觀音》、《海角七號》、《復仇者聯盟》、《神鬼奇航》⋯⋯陸續進入顏老師的攤位,本來沒有這款代誌的,就在現場發生了,聽說電影看板賣得還不錯,也讓顏老師覺得很有自信。

我很喜歡這種三顧茅廬探訪挖寶,透過市集呈現給世人的趣味與解構,也會從這個觀點來欣賞市集,但若是本身已經具備一定條件的市場性與地位,甚至已經有一間很厲害的店頭,再刻意縮小成攤位的型態參與,動用財力與資源去堆疊出的攤位,我就覺得會失去一點市集感的那種蠻性。

2018 古物夜市「拾物市」,其中有電影看板展示區販售手繪電影看板。(圖片擷自高耀威 臉書

市集除此之外還該有什麼,也是我很常思考及觀察的事,一個大型聚眾活動,若只是比誰人潮多,比誰創造更高的營業額,是不夠的,就像策展一樣,可否除了表現形式之外,能提出觀點?

市集是一個限時的聚合,趁此提出觀點也可以練習創造模式,就像「減少垃圾」這樣的訴求,在一般商圈不容易推行,但市集可以練習,招募租容器單位進駐、店家自備重覆使用容器,近年已經許多攤位在嘗試。

市集的封閉交通接駁系統、人潮控管、飯店合作模式,甚至雨傘放置收納的流程,都是值得試著提出解決方案的題目,讓參與者從中體驗到的,從「排隊買到一個很難買到的物品」,提升至「理想中未來生活的情境練習」,也是市集很少被談及的社會責任,透過這些面向去觀察,市集就當然不只是市集而已。

2018 古物夜市「拾物市」,內部空間一隅。(圖片擷自高耀威 臉書

|延伸閱讀|

高耀威

高耀威

以前,自以為是的想當一個能堵住水壩的少年。變成中年後,試著在潰堤的世界裡游泳。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恆春:台灣最南端的迷人小鎮  從歷史古城到墾漂新族群進駐

地方生活

恆春:台灣最南端的迷人小鎮 從歷史古城到墾漂新族群進駐

經營邁入第三年的紅氣球書屋,介紹他們愛上南國恆春的理由,一種在山、海與風之間率性生活的可能性。

旗津・鼓山・鹽埕:帶著歷史航向未來的港都前線

地方生活

旗津・鼓山・鹽埕:帶著歷史航向未來的港都前線

搬來哈瑪星六年多了,昔日憧憬著大山大海以及對歷史文化的熱愛,生活在由旗津、鼓山、鹽埕組成的「旗鼓鹽」一帶,就像是一間大型社會教室,學習到不再用北部觀點看地方、走讀於歷史事件的場景裡、親近大自然找到不同的生活意義。

透過歷史與文化的縱深,重新尋找城市的新生命力:基隆市長林右昌╳前文化部長鄭麗君

地方

透過歷史與文化的縱深,重新尋找城市的新生命力:基隆市長林右昌╳前文化部長鄭麗君

近年來,文化先行的城市治理,似乎讓基隆變得有些不同,在中央與地方政府的齊心協力下,多元歷史場景透過大規模的保存、修復及串接重現風華,引擎般帶動城市各區嶄新的發展契機,也讓市民更認識自己從何而來,又將朝何而去。

星濱山主理人林書豪:用藝術更靠近海一點點

地方

星濱山主理人林書豪:用藝術更靠近海一點點

研究所讀建築、關注藝術共創,林書豪喜歡海、喜歡雨聲讓人心神安定,如果說基隆的自然環境是引領他抵達的原因,那正濱的歷史環境,或許就是他最終留下的理由。

FLOW CAFÉ創辦人Ken:外地到本地的人文日常觀察

地方

FLOW CAFÉ創辦人Ken:外地到本地的人文日常觀察

總嚷著自己為了愛情嫁來基隆的 Ken,定居、買房還開了(兩次)咖啡廳,至今他說身為南部人,最困擾的仍是潮濕和多雨。

舒國治:一個台北人六十年來基隆追憶

地方

舒國治:一個台北人六十年來基隆追憶

六十多年前,我第一次看到的海,是在基隆。而且,不是看海灘,是看到海港的海。

葉怡蘭:麵控天堂

地方飲食

葉怡蘭:麵控天堂

說基隆小吃,大部分人第一印象都是廟口,我卻對市中心區為數頗多且分布稠密的市場更為情鍾。

台灣第一座現代化都市:日治時期流行與前衛的基隆

地方

台灣第一座現代化都市:日治時期流行與前衛的基隆

做為距離最靠近殖民母國的港口城市,基隆往往是許多日本人來到台灣的第一站,也因此成為最先被打造的現代化城市。

嘉義市:阿里山腳下,那個發光的緩慢之城

地方生活

嘉義市:阿里山腳下,那個發光的緩慢之城

當人們談及嘉義,腦中浮現的第一印象——有時甚至是唯一印象——時常是令人垂涎的火雞肉飯。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嘉義人,深知這座城市絕對不只如此。

踏訪風土尋找台灣好咖啡:Fika Fika Cafe 創辦人陳志煌如何烘出台灣的獨特風味

地方飲食

踏訪風土尋找台灣好咖啡:Fika Fika Cafe 創辦人陳志煌如何烘出台灣的獨特風味

提到台灣咖啡,就可以聽到 Fika Fika Cafe 創辦人陳志煌熱情細數自己踏訪全台灣咖啡產地的故事,以及令他驚豔不已的台灣咖啡豆。陳志煌說,「風土」就是台灣咖啡最獨特的美味。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