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當逃獄嫌犯遇上過氣名嘴:在後真相時代的《罪後真相》

❍ VERSE 2022|第59屆金馬獎系列專題 ❍

當逃獄嫌犯遇上過氣名嘴:在後真相時代的《罪後真相》

電影《罪後真相》以「高雄監獄挾持事件」為起點,導演陳奕甫與編劇葉乃菁思索,當過了氣的名嘴遇上逃犯,「真相」會以何種模樣被述說?懸疑故事的編寫是困難的,角色的建構更尤其不容易,經歷多次挫敗與修改、中途拍攝懸疑犯罪影集《沉默的真相》,也才驚覺推動故事的,與促使自己創作的緣由相同,都是「執念」。

《罪後真相》裡陳昊森飾演亡命逃犯張正義,而張孝全飾演過氣新聞主播劉立民。(圖片/威視電影提供)

電影《罪後真相》以「高雄監獄挾持事件」為起點,導演陳奕甫與編劇葉乃菁思索,當過了氣的名嘴遇上逃犯,「真相」會以何種模樣被述說?懸疑故事的編寫是困難的,角色的建構更尤其不容易,經歷多次挫敗與修改、中途拍攝懸疑犯罪影集《沉默的真相》,也才驚覺推動故事的,與促使自己創作的緣由相同,都是「執念」。

亡命逃犯張正義(陳昊森飾)一身明黃色外送員裝扮,闖入過氣新聞主播劉立民(張孝全飾)的寓所,衝突一觸即發。看似搭不上邊的兩人,因為七年前一起駭人聽聞的棒球場情殺懸案,破天荒上演聯手緝凶的戲碼⋯⋯。

在《罪後真相》中,這場張正義越獄後找上劉立民的戲,宛如全片的寓言。既展現娛樂性與寫實度之間的拉鋸平衡,又以晃眼的一團明黃,暗喻顯而易見、卻藏匿於社會暗角的真相。

繼2020年執導佳評如潮的《沉默的真相》後,導演陳奕甫與編劇葉乃菁合作,交出熬煮多年、以社會懸疑為類型包裝的長片處女作《罪後真相》。比起層層解謎的推理燒腦,他們更關切的,其實是幽微深邃的人性黑洞。片中張孝全和方郁婷精彩詮釋性格父女檔,也雙雙入圍金馬獎。

《罪後真相》為導演陳奕甫首部長片電影,並由葉乃菁擔任編劇。(攝影/沈裕麒)

相遇的起點

2015年,導演陳奕甫從美國南加大畢業的那一年,台灣發生了驚動社會的「高雄監獄挾持事件」:大寮監獄六名受刑人挾持典獄長等人質,提出多項訴求,最終六名受刑人不幸自殺身亡,但期間也曾發生一段插曲——政論節目《新聞龍捲風》透過前議員遞送手機,與獄中人質連線直播。

事後,節目引發社會爭議,但當時收看直播的編劇葉乃菁不禁在想,如果收容人真的因為連線有機會逃出去,那麼名嘴和逃犯之間又會發生什麼故事?於此,《罪後真相》開始有了雛形。

受新聞事件啟發的2年後,葉乃菁將一份1500字的初版故事大綱遞到陳奕甫的手上。在那之前,陳奕甫也曾創作一部犯罪懸疑短片,與做假新聞引發的一系列荒謬事件有關,看到葉乃菁的故事,他直呼很感興趣,雙方一拍即合。

節目引發的社會爭議讓當時收看直播的編劇葉乃菁不禁在想,如果收容人真的因為連線有機會逃出去,那麼名嘴和逃犯之間又會發生什麼故事?(圖片/威視電影提供)

只是,「過氣名嘴遇到逃犯」的概念固然張力十足,卻也留下太多編排空間,開發過程數度易稿,中途也曾一度遭遇瓶頸。就是在這當口,陳奕甫拍攝了紫金陳小說改編的犯罪懸疑劇《沉默的真相》。

執念的萌芽

陳奕甫初看到紫金陳的原作小說《長夜難明》也是在2017年,已經畢業2年的他,本在籌備另一部電影長片,卻在開拍前因故喊卡。案子開發兩年,落得一場空,難免徬徨,後來經旁人轉介而讀到《長夜難明》,書中人「為了一件事撐了那麼久」的執念令他大受感動。「原來我這樣也還好吧!」他驚覺,「人生有時候,需要一個執念再讓你繼續往前走下去。」

陳奕甫找上版權方愛奇藝提案,幸運獲得小說改編的機會,完成人生中第一部影集。而製作時的深刻感觸,也讓他回過頭來,重新找到《罪後真相》的人物定錨。不論是思念妻子、欲留住節目的劉立民,還是一心為遇害女友尋凶的張正義,又或是片中其他角色,其實都是因著各自的執念,做出超乎尋常的抉擇,讓整件事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執念」讓陳奕甫找到拍攝這部電影的信念。

陳奕甫因《長夜難明》書中人「為了一件事撐了那麼久」的執念而感動。(攝影/沈裕麒)

而對葉乃菁來說,雖然劇本一度卡關,但她說神奇的是自己從來沒有厭倦過它,因為「這個故事真的有太多可能性」。在不同版本間輾轉取捨,她為角色創設了千百種的面貌與可能,最終因為導演提煉出「執念」的核心精神,讓她得以此為判準,過濾要保留的事件與情節。

一百分到零分的角色

張孝全飾演的劉立民是片中修幅最大的人物。在編劇筆下他曾是會帶女兒模擬慘案現場的極端媒體人,也曾是傳統懸疑片中頹廢不得志的經典角色,人物特質之多樣,讓葉乃菁直說這個角色從偏激到頹靡的兩個極點之間,有一百分到零分的可能性。張孝全的加入,讓劉立民有了更鮮活的樣子。比起編導對角色不討喜的顧慮,過去多以溫吞清新螢幕形象示人的張孝全,反而給足了編導空間,對突破性地嘗試世故圓滑的名嘴角色躍躍欲試。於是,片中的劉立民雖曾經歷喪妻之痛、事業不順遂,但在人前依然自信努力,一副活得很好的樣子。

本片結局在開機一個多禮拜即拍攝,後來剪輯時,再看到張孝全在這場戲的表演,陳奕甫與葉乃菁不禁都驚嘆相當驚艷。從震驚、糾結到毅然決絕,眼神流轉,情緒潛變,層次明確。「他真的拿捏得很好。」葉乃菁說。

張孝全與方郁婷於電影中表現極為精彩,也雙雙入圍金馬獎。(圖片/威視電影提供)

與此同時,葉乃菁也形容方郁婷簡直是天才少女。真真這個以「立民哥」稱呼父親的小大人,曾讓編導相當頭疼,不知如何掌控台詞分寸。但方郁婷以陳奕甫口中「渾然天成的狀態」賦予了角色具說服力的獨特樣貌。陳昊森的表演,同樣叫人眼前一亮,從陽光風雲球員到含冤階下囚,陳奕甫說陳昊森演出了角色的內斂與孤獨,還有「說不出來的野獸般殺氣」。

罪・後真相

以韓國電影為結構範本,並廣蒐社會真實事件,陳奕甫和葉乃菁在創作過程做足了功課。他們知道在台灣曾有人逃獄長達76天,也知道颱風天路樹倒塌的偶發越獄事件,更知道犯罪懸疑故事真的很難寫。過程中,新加入的編劇黃彥樵為故事重組架構,攝影、美術、後期特效、剪接等主創團隊也極早加入討論,深度參與。

藝術顧問程偉豪提醒陳奕甫和葉乃菁觀眾的視角,更曾提出將故事改成喜劇片的可能。雖然這不是影片的最終基調,但陳奕甫發現,自己仍在其中實踐了相對《沉默的真相》「沉黑穩」風格的嶄新嘗試——納入更多輕巧元素,如劉立民與真真的關係,還有對數位特效的靈活運用。

葉乃菁希望有一天觀眾可以發現,片名也可以唸成「罪・後真相」。(攝影/沈裕麒)

雖然劇本幾經推翻,仍有一個核心始終貫穿,那就是對「後真相」的思索。「當情感大於事實的時候,可能就會製造出所謂的『後真相』。」陳奕甫說。真相成了一種是否願意相信的選擇,他無意為對錯下註解,只想傳達「或許人有時候就是需要『後真相』」的體悟。對於片名,葉乃菁笑著說:「希望有一天,觀眾可以發現,它也可以唸成『罪・後真相』。」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張婉兒 攝影/沈裕麒 劇照/威視電影提供 編輯/Mion
文字/張婉兒 攝影/沈裕麒 劇照/威視電影提供 編輯/Mion
文字/張婉兒 攝影/沈裕麒 圖片/威視電影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璈、Mion
文字/張婉兒 攝影/沈裕麒 圖片/威視電影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璈、Mion

回到專題:❍ VERSE 2022|第59屆金馬獎系列專題 ❍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張婉兒
  • 攝影/沈裕麒
  • 圖片/威視電影提供
  • 編輯/Mion
  • 核稿/郭璈、Mio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