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捍衛戰士》續集時隔36年上映,湯姆.克魯斯化身教官角色。(圖/派拉蒙影業提供)

由湯姆.克魯斯所主演的《捍衛戰士:獨行俠》不僅叫好又叫座,這齣睽違36年的續集更創下巨星演員從影以來生涯最佳開票紀錄,但你可曾知道,當年拍完第一集後,阿湯哥可是極力想與這部電影劃清界線,甚至直言「這可能會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首周就在北美創下1.5億美金的票房成績,創下湯姆.克魯斯主演作品的票房新猷。而在此之前,年近六十的阿湯哥在法國坎城風光參與本片的首映會,法國軍方出動軍機協助造勢,他本人也獲得了表彰終身成就的榮譽金棕櫚獎。

對於台灣觀眾而言,這部電影又有另一層意義。1986年,本片首集問世時,飾演「獨行俠」彼得的湯姆.克魯斯曾身穿一套印上中華民國國旗的皮夾克。但在2019年續集預告與觀眾見面時,青天白日滿地紅卻遭到除去,各界都認為這是好萊塢向中共低頭的明證。

然而延宕三年電影正式發行後,觀眾卻能在戲院清楚地看見當年同款的經典皮夾克穿了回來。當筆者在戲院觀賞時,現場更有觀眾忍不住發出歡呼聲。目前就連美方的評論都對於這個改正感到驚奇,認為這是好萊塢前所未有的修正舉措。

其實如果仔細就這部電影所代表的政治意義來看,便會理解這個改正不僅只存在討好意義,也傳遞了明確的訊息。事實上,從首集《捍衛戰士》開始,這部電影就不單單只有娛樂目的,要知道當年如日中天的湯姆.克魯斯演出之後,可是立刻與這部片劃清界線,直指演出的自己可能是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幫凶。

誰是捍衛戰士們的敵人?

1986年五月,由派拉蒙發行的《捍衛戰士》在全美上映,挑選的時機點是陣亡將士紀念日(Memorial Day,每年五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一)之前。這個有百年歷史的節日,起初是為了悼念在南北戰爭陣亡的美國士兵,到後來延伸成為一個彰顯美國人愛國情操的節日之一。這個上映時刻的選擇,已經彰顯了這部電影所蘊涵的國族情懷與政治意涵。

在《捍衛戰士》中,綽號「獨行俠」的F-14戰機海軍飛行員彼得.米契爾被邀請加入美國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接受訓練,意氣風發的他經歷了好友意外身亡而陷入消沉,然而在最後的戰鬥巡邏任務之中,獨行俠重新找回鬥志與勇氣,擊退數架米格戰機,成為傳奇人物。


要是一個完全不知時代背景的現代觀眾看了此片,多半都會納悶敵軍究竟是誰,因為《捍衛戰士》沒有凸顯反派的面孔,完全聚焦在受訓的美國海軍飛行員們。雖然不知片中敵軍具體身分,但當時身在冷戰局勢之下的美國人,都知道對方肯定是來自蘇聯陣營。如此模糊化敵軍的存在,避開了處理敵方的人性面向與作戰動機,更凸顯所謂的正邪對立,這無疑是電影慣用的戲劇手法。

但就另一個面向來看,美、蘇雙方其實已經隨著代表改革派的戈巴契夫上台之後逐漸解凍。在1985年,戈巴契夫與美國總統雷根在日內瓦有了史詩性的會見,雙方同意裁減核武庫存。而完全由美國軍方支持拍攝的《捍衛戰士》,自然也會照著時勢走,不至於在片中過度激化對立。

承上所述,《捍衛戰士》雖是好萊塢商業娛樂大片,但片中浩大的戰機場面與軍事細節,皆是獲得美國軍方的鼎力支援才得以呈現。換言之,說《捍衛戰士》是一部美國軍方形象大作,並不誇張。若說中華民國國軍看的是《莒光園地》,美國版的《莒光園地》便是《捍衛戰士》。

美軍形象的重建與升級

在越戰之後,美國軍人地位急遽降低,打敗仗是一回事,數起軍方在越南當地燒殺搶掠的細節為之公開,令人對軍人大失敬意。當時大銀幕中的美軍要不是《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1979)中的陷入癲狂與熱衷暴力,就是《第一滴血》(First Blood,1982)中那樣身心受創的悲劇英雄。

《捍衛戰士》曾作為美國軍重塑軍人優良形象的管道。

如何搶回軍人形象,是當時美國軍方的首要之務。支持《捍衛戰士》這樣的商業大片,無疑是一個最有效的宣傳。透過電影凸顯任務的艱險、軍人的英勇,便能有效提升軍方形象,進而達成募兵目標,而得到軍方奧援的好萊塢可以因此削減上百萬美金的開支。

誠然,這是一個魔鬼的交易。在《好萊塢行動:美國國防部如何審查電影》(Operation Hollywood: How the Pentagon Shapes and Censors the Movies)一書中,作者戴維.羅布(David L. Robb)就揭露了軍方干預好萊塢的種種事蹟。書中也引述了反戰導演奧立佛.史東的批評,被軍方排拒的他曾指出:「五角大廈(美國國防部)把我們當成了娼妓,他們希望我們兜售他們的觀點。他們希望製作特定的電影,不想處理戰爭的陰暗面。」

據戴維.羅布揭露,好萊塢製片必須繳交一式五份劇本給五角大廈進行審查,並接受劇本修改的指點,上映前也得再次供軍方進行一次最終審查。軍方會要求片中的一切內容不得醜化軍方形象。

以《捍衛戰士》為例,原始編劇構想是希望獨行俠能與其他女兵發展羅曼史,但由於軍方內部管理不允許同袍之戀,所以才把女主角的身分改成了體系之外的飛行學校教官。在過程中負責與軍方斡旋的,正是有「現代軍事電影之王」之稱的知名監製傑瑞.布洛克海默(Jerry Bruckheimer)。他是五角大廈最放心的合作夥伴,在《捍衛戰士》之後,他繼續以軍方合作《世界末日》(Armageddon,1998)、《珍珠港》(Pearl Harbor,2001)等大片。

《捍衛戰士:獨行俠》導演約瑟夫.柯金斯基(左)與有「現代軍事電影之王」之稱的知名監製傑瑞.布洛克海默(右)。

對於一般觀眾而言,這些改動與模糊化並不造成理解上的障礙。片中湯姆.克魯斯的俊俏外型不僅迷倒女性,也讓崇尚陽剛氣值得男性觀眾為之瘋狂。美軍力退敵方的高潮戲碼,更喚起了美國人的愛國心。電影裡頭的超群技術展現也在當年堪稱高標,完全是一部只有好萊塢資本才能創造出來的電影。《捍衛戰士》最終在當年獲得了3.53億美元的全球票房成績,也是北美年度票房冠軍。海軍徵兵人員直接在電影院外開設了募兵攤位,吸引憧憬電影場面的年輕人報效國家。根據海軍當年給出的數據,在電影上映之後,報名海軍航空兵的人增加了500%(出自《好萊塢行動:美國國防部如何審查電影》P133)。

你拍的是戰爭片,還是反戰的戰爭片?

事實上,收到劇本的演員如果足夠敏銳,也會發現整個作品是一部美國軍方的宣傳大片。受邀演出獨行俠的馬修.莫汀(Matthew Modine)便拒絕了主演的邀約,轉而演出了帶有反戰色彩的《金甲部隊》(Full Metal Jacket,1987)。當時野心勃勃的湯姆.克魯斯當時並未出演一線商業大片主角,雖然同意領銜主演,卻在事後感到後悔萬分。湯姆.克魯斯在三年後出演了奧立佛.史東執導的反戰電影《七月四日誕生》(Born on the Fourth of July),在片中飾演的羅尼.科維克(Ron Kovic)曾經是一個嚮往從軍的愛國少年,卻在經歷越戰期間發現美軍的殘酷,成為反戰旗手,也因為有著演出過《捍衛戰士》的經歷,反而使得他的演出更顯說服力。

一度,湯姆.克魯斯曾拒絕回歸拍攝續集。

有鑒於《捍衛戰士》的成功,美軍急於著手續集拍攝計畫。但立場已經「由右轉左」的湯姆.克魯斯表明不可能回歸,在1990年一月接受《花花公子》雜誌的訪談之中,他坦率地說道:「好吧,有些人說《捍衛戰士》是一部宣傳海軍的右翼電影,而很多孩子都愛它。但我想讓孩子們知道,戰爭不是這麼一回事,《捍衛戰士》有如一個遊樂設施、一部輔導級的娛樂片,不該被看作現實,這就是我沒有拍攝《捍衛戰士2》、《捍衛戰士3》、《捍衛戰士4》和《捍衛戰士5》的原因,因為那將會是很不負責任的。」

「仔細想想,我完全要為第三次世界大戰負起責任。看看現實吧,我的信仰在哪裡?我可沒有在《捍衛戰士》中得到任何收穫。」湯姆.克魯斯說道。(資料來源

當然,湯姆.克魯斯會這麼說,除了良心發現、為新片《七月四日誕生》做宣傳之外,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在當時吐槽軍方不會造成任何形象損失,因為那時的國際局勢已經產生劇變。1989年的東歐劇變、1990年的兩德統一表明冷戰已經進入尾聲,以戈巴契夫為首的蘇聯放棄動武介入,本身也隨之走向解體。二元對立的時代即將告終,隨之而來的是崇尚民主自由化的新世代。強調尚武精神的電影被認為是不合時宜的,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反戰電影的問世。

價值觀與大環境的改變

在蘇聯解體的1991年,全美最賣座的電影是阿諾.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主演的科幻力作《魔鬼終結者2》(Terminator 2: Judgment Day,1991)。英雄面臨的對手不再是俄國人,而是來自未來的機器人,故事表現的是對科技發展失控的焦慮。相形之下,《捍衛戰士》傳遞的價值觀已然過時。

不過真正讓《捍衛戰士》的續集在當年慘遭腰斬的主因,倒也未必與時代背景有直接的關係,而是1991年的一次軍方醜聞「尾釣事件」(Tailhook scandal)。

「尾釣」指的是「尾釣協會」,一個類似大學生兄弟會的組織,各個軍種的會員會租借場地定期聚會,飲酒作樂,場面極盡荒淫之能事。在1991年的年度研討會上,竟傳出有83名女性和7名男性在過程中遭到性騷擾或性侵,消息重創軍方聲望。在《捍衛戰士》之中,獨行俠與友人四處獵豔的場面(包括擅自走進女性化妝室的冒犯舉動),以及事後與教官共枕的場面也因此遭到放大檢視。當時《捍衛戰士》的續集就此腰斬。

事隔36年後,《捍衛戰士》終於推出續集。原先聲稱不願續攤的湯姆.克魯斯再次披掛上陣,這次換他飾演教官訓練優秀的飛行員,其中包括他當年意外辭世的戰友「呆頭鵝」之子。熟悉首集的觀眾會發現前後兩集的經典劇情都有對照,就連沙灘的球賽都再次重現。因應時代轉變,也總算出現了女性飛行員。

《捍衛戰士:獨行俠》中因應時代推演,出現了女性飛行員的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與前一集一樣,新作再次模糊化了交戰的對手,敵方的種族與膚色付之闕如。不過首集上映之時,觀眾都能自動將敵方代入為蘇聯。在續集之中,美國觀眾又是怎麼去想像這次所遭遇的對手呢?

或許皮夾克的改正可以當作一個線索。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在2019年《捍衛戰士:獨行俠》的預告片上架之時,中國騰訊控股有限公司已經簽署投資協議。但顯然中共高層不滿國內的企業去資助一部鼓吹美國愛國主義的電影,於是出手阻撓。另方面隨著2020年COVID-19疫情爆發後,中美關係也的確陷入低點。(資料來源

如果這部電影的任何修正都得過軍方這關,由此可見,復原中華民國國旗的改正,是五角大廈許可的。但問題就在於,這個改動是好萊塢的要求,還是軍方的要求?

凡事本來就不可能政治歸政治

事實上,當時皮夾克爭議出現時,就有人緩頰,指出身為飛官本來就不可能一件夾克連穿30年。所以硬要說改換夾克沒有政治動機,也不是完全說不過去。向來拒絕與中國正面衝突的好萊塢,倒沒有必要為了這個細節召回演員進行重排或者特別進行特效修正。

《捍衛戰士》雖是娛樂大片,也同時與國際政治息息相關。

因此筆者推斷,這個改正很可能是由軍方授意,而這個要求背後的政治意涵,便是向世界宣告目前的世界局勢已經退回了冷戰時期。或說,這是一個「新冷戰」的時代。此時再回頭看片中的描述,故事一再強調敵軍的飛機等級更勝一籌,能夠指涉的對象便能再度縮小範圍。2022年的美國觀眾如果將假想敵視為中國,倒也不是不可能。

若說《捍衛戰士:獨行俠》只是一部娛樂大片,便是無視了好萊塢與軍方千絲萬縷的依存關係,這部電影很明顯所乘載的就是美國軍方有意向世界傳遞的訊息,近期拜登(Joe Biden)指出美方將在中共襲擊台灣時進行軍事干預,似乎也能進行巧妙的對照。

至於當時堅持不演續集的湯姆.克魯斯為何妥協?《捍衛戰士:獨行俠》同樣模糊了敵軍、強化了愛國主義,與首集並無二致。這會不會也說明了湯姆.克魯斯也同意我們所處的世界已經不再如同九〇年代時的預想般樂觀?左派的反戰思維,恐怕不該再是這個時代的主旋律。

可以確定的是,再次選在陣亡將士紀念日上映的《捍衛戰士:獨行俠》只是一個開始,未來好萊塢將逐漸拉開與中國市場的距離,商業大片將敵方設定為中國的時代也可能即將到來。而對於美國軍方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吸引他們重振聲威的歷史性時刻,募兵攤位再次開張。(資料來源

五角大廈心中所盤算的一如既往:透過《捍衛戰士:獨行俠》,他們能招來多少為國效力的新兵?


TEXT by 翁煌德,設有粉絲專頁「無影無蹤」,目前擔任台灣影評人協會常務理事、梅花鹿影展、光孚影展策展人。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為你煮咖啡的心理諮商師:心不懶喘息咖啡

生活觀念

為你煮咖啡的心理諮商師:心不懶喘息咖啡

佇立於北投一隅的「心不懶喘息咖啡」,一場場心理諮詢每天都在此上演,由店內專業助人工作者與大眾進行溫柔且包容的談話,一同了解正確的心理相關知識。

靈魂聚落 Soul Barn:來到僻靜營,安放身體,也安放疲倦的心

國際生活觀念

靈魂聚落 Soul Barn:來到僻靜營,安放身體,也安放疲倦的心

在萬千種健康旅遊、身心靈體驗崛起的時代,品牌「靈魂聚落 Soul Barn」將僻靜營(Retreat)的概念帶入人們生活中,團隊同時也著重台灣在國際健康產業中的優勢,希望協助人們舒緩身心的同時,來自異國的旅人亦能因為這塊土地的溫情,而決意花上更多時間佇足停留,領略台灣的百百種樣貌。

改出新滋味:本季6部必看改編英美劇

國際影劇觀念

改出新滋味:本季6部必看改編英美劇

近期,歐美紛紛推出改編自真實故事或文學的影集,類型內容涵括職人、政治、驚悚、懸疑⋯⋯廣泛又豐富,而與原作或其他改編版本對照時,往往又能發現意想不到的差異或驚喜。

Rollo創作交流計畫:以色列藝術家與策展紀實

國際展覽廣編

Rollo創作交流計畫:以色列藝術家與策展紀實

由以色列Rollo藝術計畫藝術總監Anna Burd和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顧問耿一偉聯合線上策展,以徵件形式召集了台灣、以色列兩地共二十位的藝術創作者,限時24小時接龍創作。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下):拍電影正是因為愛看電影

人物電影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下):拍電影正是因為愛看電影

九把刀與柯孟融,兩位因為曾經合作而惺惺相惜的電影導演,他們拍故事、寫故事,各有自己作業的一套方法。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上):從失去的愛犬開始,將人生轉換成戲

人物電影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上):從失去的愛犬開始,將人生轉換成戲

2022年「台北電影獎」入圍導演中的九把刀與柯孟融的兩位,分別以《月老》、《咒》入圍最佳導演獎。這兩部破億票房作品裡的一幕幕,有著他們對人物的用心刻畫,還有一部分是他們生活中曾經有過的經驗與體悟。那些曾在人生中的片段,都被他們選擇以電影的形式恆久保留。

專訪《修行》導演錢翔:守住婚姻到底得到什麼?

人物電影

專訪《修行》導演錢翔:守住婚姻到底得到什麼?

相隔7年,導演錢翔再度與演員陳湘琪合作拍攝電影《修行》,男主角則由陳以文擔綱。本片獲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改編劇本獎,也在今年台北電影節入圍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女主角。

「貝殼放大」林大涵 ×「孕學林」劉克健:少子化的國家願景工程

人物商業觀念

「貝殼放大」林大涵 ×「孕學林」劉克健:少子化的國家願景工程

全球首間榮獲「WELL最高白金等級」健康健築認證的產後護理之家「孕學林」,不僅提供產前產後的親子照顧服務,也是空間健康的倡議者。我們邀請群眾募資公司「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特別與孕學林創辦人劉克健進行對話,感受如何用建築學角度去看待生命的重要性。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國際觀念電影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當影視圈都在追求「大IP時代」的效益時,在商言商,需要投資大場面與大調度的戰爭類型電影還有搞頭嗎?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電影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Top Gun》台灣片名譯為《捍衛戰士》,其他華語國家或地區皆翻譯成《壯志凌雲》,然而當國民黨政府還在中國大陸時,確實有部軍事電影叫《壯志凌雲》(1936年)。原以中國東北抵抗日本為背景,囿於蔣政權先反共再抗日的政策下,腳本被審查反覆的修改,最後變成抵抗匪徒侵略的模糊說法。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