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杜宗祐×林潔心:臥虎藏龍的千禧嘻哈能量

大娛樂時代

杜宗祐×林潔心:臥虎藏龍的千禧嘻哈能量

千禧年後出生的杜宗祐和林潔心都是透過各種串流平台,聆聽饒舌音樂長大的嘻哈囝。一個已從《大嘻哈時代》畢業,一個來自AKB48 Team TP,兩人作為新一代的嘻哈囝,將在這個新的大嘻哈時代,探索更多可能性。

杜宗祐(圖左)——深藍色尼龍衝鋒外套、深藍色尼龍運動褲、LOGO運動鞋/Gucci。林潔心(圖右)——紅色針織背心、印花牛仔褲、黑色鉚釘羅馬鞋/Sandro;半月形太陽眼鏡/Gentle Monster。

千禧年後出生的杜宗祐和林潔心都是透過各種串流平台,聆聽饒舌音樂長大的嘻哈囝。從《大嘻哈時代》畢業後,外號「緋村宗祐」的杜宗祐,開始在嘻哈音樂媒體「嘻哈龍虎門」實習,主持熱門街訪節目《耳機糾察隊》。今年,來自AKB48 Team TP的偶像林潔心也在《大嘻哈時代2》中大放異彩,未來更將接下杜宗祐的主持棒,前往各地街訪。作為新一代的嘻哈囝,他們都將在這個新的大嘻哈時代,探索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VERSE(以下簡稱V):想請兩位簡單分享一下對彼此的第一印象。

杜宗祐(以下簡稱杜):我最早是在Instagram上看到潔心翻唱Mirani的〈Remix Achoo〉,本來還有點不以為意,越聽到後面越嚇傻,覺得太強了。嘻哈圈的女生算是稀有動物,唱得好的更是跟日本進口的壓縮機一樣,非常稀少。也很開心有機會一起錄節目,那算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林潔心(以下簡稱林):一開始只是和宗祐在Instagram上面互相追蹤,印象比較深刻是看《大嘻哈時代》,知道他是政大黑人音樂社(以下簡稱政大黑音)的成員,也滿喜歡他的作品。我的創作都是想到什麼就直接輸出,很羨慕他可以做到那麼有深度。

V:當初怎麼開始接觸饒舌音樂?又是怎麼從聆聽到投入創作?

杜:我跟台灣很多嘻哈囝一樣,都是從熱狗MC HotDog開始聽,然後再陸續認識蛋堡、頑童⋯⋯到了高中,學校有嘻哈研究社,學長就推薦我們聽Eminem、50 Cent、Dr. Dre等。大學加入政大黑音之後,同學們都會寫一些東西,加上社團有分戰隊的制度,也會透過作品互相交流,就順其自然開始創作。

林:我以前是一個宅宅、女團咖,加入AKB48 Team TP就是希望成為日系偶像,但過程並不順遂,漸漸發現自己可能不太適合偶像這個職業。那段低潮期,我在YouTube上聽到Lil Peep和Juice WRLD的歌,是屬於比較有旋律的饒舌。他們透過音樂抒發很多人生的困頓,我有被療癒的感覺,就試著模仿他們,把自己的情緒寫成歌。

V:你們心目中有沒有一位最喜歡的饒舌歌手?

杜:國外應該是Kanye West,我覺得世界上就是要這種瘋子!有人來搞破壞才能創造很多生機。台灣的話一定是國蛋,他真的太厲害了,你聽不下去爸媽的說教,但可以聽得進去國蛋對你說教。

林:我也很喜歡國蛋!另外我想到的是Mirani,她是韓國嘻哈選秀節目《Show Me The Money》裡面的參賽者,是很帥氣的女生。

V:還記得自己第一首上傳的原創作品是什麼嗎?

杜:我第一首歌是有上傳到StreetVoice上的〈承上啟下〉。那是為了政大黑音的成果發表會寫的歌,我跟三個朋友一起合作,在講政大黑音學長學弟之間的傳承。

林:應該就是〈等我回家〉。偶像這個職業還是有滿多限制,粉絲只會想要看他們想看到的,有時候我內心真實的想法他們不一定能夠接受,所以過去真的滿少發作品的。

V:宗祐是《大嘻哈時代》的選手,潔心則參與了《大嘻哈時代2》, 當初怎麼會想報名參加選秀節目?

杜:我是在Facebook的社團上看到節目的資訊,社團的同學們一窩蜂地都去報名,我當然也要去。那時候大家都沒有想太多,第一次上台的時候還穿著朋友送的衣服,根本搞不清楚錄影是什麼,要怎麼跟鏡位。第二季就有滿明顯的差異,大家都是準備好才上台。

林:我其實有報名第一季的海選,但第一輪就被刷掉了。

杜:什麼!妳有參加?

林:對啊,不過還是有些收穫,有人聽到我做的歌。我原本沒有想報名第二季,是經紀人一直推著我,甚至還幫我跟公司談好,讓我去參加。

V:參加節目之後,對兩位都帶來很大的影響,能不能和我們多談一些。

杜:參加比賽之前會有點「嘻哈病」,覺得只有嘻哈才是最real、最酷的。經過節目洗禮之後,才發現嘻哈只是很多種樂風或文化當中的一個類型而已,現在就不會再用嘻哈本位思考,會去欣賞不一樣的音樂和專業。我其實靠著《大嘻哈時代》獲得很多紅利,不管是在「嘻哈龍虎門」主持節目,還是最近嘗試做幕後的工作,就算我不認識別人,但大家都認識我,就會很自然地給我機會。

林:參加節目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轉捩點。我終於在團裡從「研究生」轉成「正式生」,這也讓我更篤定要往饒舌音樂的方向發展。以前我是比較畏畏縮縮的女生,是在接觸嘻哈文化,甚至參加節目之後,才開始變得有自信,可以大方表達自己的想法,甚至透過音樂鼓舞其他人。

杜:沒錯,之前有一個前輩雞腿飯也跟我說:「嘻哈音樂聽了就是要讓人有自信。」shout-out腿飯哥aka東區俠盜獵車手。

V:宗祐下一階段的發展,會稍微退到幕後一些嗎?

杜:參加《大嘻哈時代》之後,我一直在想,這個產業除了做歌,應該還有超多事可以摸索。我在嘻哈龍虎門學到很多,裡面的哥哥們都有自己的專長,包括寫文章、做影片、當DJ等,如果我堅持只做饒舌歌手,就不會有機會學到這些。

我一直堅守「Lobby Boy」的哲學,像是《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裡面的主角,他就是一路從門童幹到總經理。我想從開始寫文案、敲通告開始,慢慢累積、找到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說不定我可以去做別人的專輯企畫,這也是一種創作,而且產業會需要這樣的人才。

V:有越來越多曝光之後,不管是YouTube還是社群媒體,多少會有一些負面的評論,你們會看那些留言嗎?怎麼消化這些評論?

杜:可能因為我比較沒有攻擊性,嘻哈龍虎門也很保護我的形象,所以比較少負面的回饋。我現在比較少發文,但一不經營,粉絲或觸及又會不斷下降。Instagram越來越像是一張名片,捨棄掉它就會失去很多機會,我常常會陷入這種焦慮—如果不發點什麼,好像我就不存在了,社群真可怕。

林: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不論是公司還是大眾,對於偶像還是會有一個潛在的框架。這次上節目,就有一波粉絲轉為黑粉,他們會在限時動態上寫得很難聽,然後標註我,我覺得已經有點走火入魔了。我現在能夠分辨哪些人是真的喜歡我的粉絲,哪些是只想看到某個樣子的我。

V:潔心會覺得嘻哈比較真實,而偶像是包裝出來的嗎?

林:兩邊都很真實,都是我想做的事,嘻哈讓我可以更有自信去做偶像的事情,反過來說,偶像的經歷也讓我的音樂作品更多的故事性,它們彼此是加乘的關係。其實嘻哈和偶像並不衝突,衝突的是大眾對這兩個角色的想法。

V:你們覺得身處這個「新娛樂世代」的優勢是什麼?

杜:網路會把不同世界的人放在一起,像我和潔心原本是不同圈子的人;或是我現在很喜歡聽電子音樂,也是因為網路才認識喜歡聽這類音樂的朋友。我們的選擇和機會也變得越來越多,但就會需要慎選,我好像越來越能了解媽媽小時候跟我講的話:要分清楚到底是對你好,誰是對你不好。

林:現在比較可以讓別人知道你內心的想法,和觀眾的距離會比較親近。如果沒有這些網路或社群這些媒介,觀眾只會看到自己想看的,但如果跟事實有所落差,我們也沒有機會去說明或者讓大家看見另外一面。


V:最後想請兩位送給彼此一首歌。

杜:我推薦HUSH的〈娛樂自己〉,是我最近很喜歡的一首歌,也跟今天聊的內容有關。做音樂一定是要先娛樂自己,如果一直去迎合別人到後來真的會滿硬的。

林:其實我跟宗祐沒有認識很久,那天一起去街訪,看到他只要聽到比較有律動感的音樂,隨時隨地都可以自己跳舞,所以我想推薦〈HOP ON THE TRUCK〉,聽到這首歌,就完全可以想像他在舞動的畫面。


欲聽推薦歌單請掃Spotify Code

● 杜宗祐 aka 緋村宗祐
《大嘻哈時代》第一季選手,現於在音樂媒體「嘻哈龍虎門」服務,擔任主持人、企畫、編輯,同時是一個即將延畢的可憐大四生(我會努力讀書的)。

● 林潔心
日本AKB48台灣姊妹團「AKB48 Team TP 」一期生、《大嘻哈時代2》選手。目前除了偶像、音樂創作者,還多了一個新身分:嘻哈龍虎門《耳機糾察隊》第二季主持人。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17封面故事「大娛樂時代」,更多關於台灣新娛樂的故事請見雜誌。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温伯學 攝影/蔡傑曦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文字/温伯學 攝影/蔡傑曦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文字/温伯學 攝影/蔡傑曦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文字/温伯學 攝影/蔡傑曦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文字/温伯學 攝影/蔡傑曦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文字/温伯學 攝影/蔡傑曦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文字/温伯學 攝影/蔡傑曦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文字/温伯學 攝影/蔡傑曦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核稿/郭振宇
文字/温伯學 攝影/蔡傑曦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核稿/郭振宇
文字/温伯學 攝影/蔡傑曦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核稿/郭振宇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温伯學
  • 攝影/蔡傑曦
  • 編輯/郭振宇、温伯學
  • 造型&妝容&髮型/Kris Lin & Eddi Hsu & Cheng(Hairmosa)
  • 核稿/郭振宇
温伯學

温伯學

1998年生,淡江大學中國文學系畢,曾任《VERSE》編輯,每日聽歌、寫字,治腸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