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路人咖啡:鑲進高雄日常的自由空間

進擊的高雄|餐飲篇

路人咖啡:鑲進高雄日常的自由空間

高雄的「路人咖啡」,直面著騎樓、由海報牆、老傢俱和綠色植物所圍繞,形成了流動的自由空間,並在一杯杯平實的好咖啡之間,再現著高雄人的日常。

路人咖啡一號店的門口。(圖/邱睦容攝影)

2020年,旅遊網站Big 7 Travel公布台灣25間「最棒咖啡館」,上榜前三名分別落腳在台灣三個城市,似乎也透露了所在地的氛圍——居首位的台北「興波咖啡」,有著首都咖啡館裡來自世界冠軍的手藝;台中「mojocoffee」追求極致的咖啡外也供應城市空間的遼闊。

而高雄的「路人咖啡」,直面著騎樓、由海報牆、老傢俱和綠色植物所圍繞,形成了流動的自由空間,並在一杯杯平實的好咖啡之間,再現著高雄人的日常。

開放交流

2015年春天,在夥伴阿迪的一通電話下,主理人耕豪毅然決然辭掉才剛開始半年的警察工作,來到高雄開咖啡館。「坦白說,一開始我們並沒有想要營造出藝文或文青咖啡廳的形象,採取的策略就是比較平價的咖啡品項,只是想要好好地當一個咖啡的供應者。」面對著外界認識路人咖啡「藝文據點」的形象,耕豪很直接地澄清。

但或許因為耕豪是樂團成員,有許多音樂人朋友,又或者咖啡定價實在親民,很快聚集許多文化圈的朋友。在剛開店那幾年,路人咖啡為藝文好友舉辦過不少活動,在二樓的狹長的榻榻米上,曾經出現過實驗劇場、影展放映、作家分享會,以及各式音樂表演。甚至耕豪自己的樂團「最後大浪」,就曾在騎樓下快閃起來——當鼓棒落下,鄰居的阿公阿嬤都跑出來看!

路人咖啡主理人李耕豪。(圖/邱睦容攝影)

各個圈子的朋友在此交會的藝文氛圍,不是耕豪與夥伴的預設目標,他更在乎與努力維持的價值,是自由。「維持交流的氛圍,就是開放。畢竟文化和藝文就該是一個沒有禁錮的狀態,而路人就像是園丁,專注把環境養好。」在耕豪眼裡,這份「自由」體現在對於客人的態度,不用有門檻,士農工商都可以來。

而對於藝文表演者來說,這裡提供一個起步階段的實驗場所。所以,客人咖啡喝著喝著,就會接觸到過去從未關注的各種資訊;不清場、沒門票的表演舞台,演出內容也可能打動原本只是想要來咖啡館讀書的大學生。

「他們也可能對於表演不為所動,無論如何,就是要雙方給他『撞』下去。」撞下去,彼此不再是路人。這個「橋樑」就產生了。

耕豪參與的樂團「最後大浪」,曾在騎樓下舉辦鬧熱的快閃演出。(圖/李耕豪提供)

安身立命

「高雄是一座生存指南明確的城市。」談起高雄的氛圍會誕生出什麼樣的咖啡館時,耕豪先是給了這樣一個答案。

「南部沒有那麼高的門檻和壓力,比如開個小店,如果沒開或沒賺錢,放在那邊,對於老闆而言也沒差,就維持著他的生活型態,以創業的角度來看,超怪,但以生活的角度來看,這就是生活的樣子。」耕豪補充道:

「在南部,有很多東西不需要轉型,這樣就夠了。台北太多工、人太分心了,而在南部的生活就是一直線,上班下班放鬆,賺錢就是維持生活,沒有競爭沒有鄉愁,要的是自由。」

這樣的觀察也反映在路人咖啡的客人樣態上。總是有人一臉睡眼惺忪來到路人「開機」後,才開始思考今天接下來的工作事項;二樓的室內座席也不見滿滿帶筆電的工作者,反倒有人閉著眼、靜靜地盤腿而坐。這裡也不是一個需要預約才能「搶」到位子的咖啡廳,可以隨興所至,想到便和朋友們喝一杯的所在。

路人咖啡位於前金區的2號店,用烘豆的氣味與市場共存。(圖/李耕豪提供)

咖啡與一座城市是共體而生的,路人咖啡精確地鑲嵌進了高雄的城市生活,而擁有著閒適步調的港都,也創造出了路人咖啡。

拿過去在台北咖啡廳工作多年的經驗比較,耕豪形容,台北就像是一個大型的線上遊戲,店裡的客人隨時有人會「登出」,或者因為換公司,因為返鄉,或種種因素而消失在生活視線中,流動的很快。然而南部就是大家安身立命的地方,在這裡過活、有機會就買了房子,繼續待在這裡,他們很少會消失。

對於路人來說也是的,高雄是選擇要安身立命的地方。

被記憶的味道

只是當年一個想脫離警察生涯的決定,就讓路人就走了七年之久,最讓耕豪意猶未盡的,是日常所見的不變風景,卻在日復一日之間,留住了某些客人從少年長成父親的年歲,或著保存了他們某部分的家鄉記憶。

「或許是有點年紀了吧?我喜歡被意料之外的狀況喚起你回憶的那種感覺。像是一組客人突然出現在面前,抱著小孩來打招呼,原來已經生小孩當爸爸了;又或著農曆年時,平常住在中北部的客人會固定來敘舊,聊聊自己的生活狀態。」

路人咖啡位於三民區的3號店,設計明亮、潔白,嘗試面對不同客群。(圖/李耕豪提供)

七年來,路人從騎樓下的1號店,再開枝散葉長成了四間店,每一間店都呼應著高雄的不同面貌。前金區的2號店,用烘豆的氣味與市場共存,也用咖啡打入市場呼吸節奏;三民區的3號店,有著潔白明亮的設計,也是面向不同客群的嘗試;而高雄流行音樂中心的快閃店,則是與高雄近年來文化設施蓬勃的發展共襄盛舉。

「如果可以,我想開十間在高雄的咖啡廳,而且只在高雄。」

讓喜歡路人咖啡的人,到高雄哪裡都可以很方便地就喝到,用路人咖啡來交個朋友、成為一個話題,或開啟他的一天。未來若有路人4、5、6、7、8、9、10號店的出現,在高雄的交流圈就更大更廣,藝文圈和不是藝文圈的人就能更輕易地撞在一起,這樣就可以了。

自謙只是整個咖啡廳生態系中的邊緣物種,路人咖啡只想穩穩地,為願意來到這裡的客人們提供好咖啡,以及一杯咖啡之外的交流可能,然後長長久久地,成為高雄被記憶的味道。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邱睦容 攝影/邱睦容 圖片/李耕豪提供 編輯/蘇曉凡 核稿/李尤、梁雯晶

回到專題:大船出港,進擊的高雄三部曲

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
  • 文字/邱睦容
  • 攝影/邱睦容
  • 圖片/李耕豪提供
  • 編輯/蘇曉凡
  • 核稿/李尤、梁雯晶

TOP